赵璧:德国还防着美国一手

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到访华盛顿,这被认为是她任期结束前对美国的“告别访问”。在此之前,拜登5月底刚宣布放弃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相关欧洲企业的制裁,有人猜测默克尔会否在访问中作出让步,以回应美国“示好”,加快缓和德美关系。但结果是,“北溪-2”与对华政策一同成为德美首脑会晤的主要分歧所在。默克尔直言不讳双方对该项目“有不同看法”,丝毫不肯让步。

德国之所以在“北溪-2”项目上拒不迎合美国,首先是因为该项目对减轻德国的能源压力意义重大。德国政府今年3月宣布将在2022年前关闭境内所有核电站。德国是最早使用核电的国家之一,量多且密集的核电站不但保障了德国自身经济发展所需的电力供应,还使德国成为欧洲最大电力出口国之一。但德国民众始终对核电站泄漏风险担忧,迫于民众巨大压力,德国政府不得不宣布放弃核能源。

但德国政府之前早已确定2038年最终全面停止使用煤电,依靠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又比较高,导致目前德国电费价格高居全球之首,比全球平均水平高出163%。加上减排任务,各方权衡之下,天然气成为德国当前最佳能源选择。2020年德国总共进口约8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来自俄罗斯的进口占到总量约40%。按照德国预期,“北溪—2”建成后将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德国2022年全面废核后的电力燃料来源问题。

其次,德国认为“北溪—2”经济和政治风险更加可控。目前天然气在俄能源出口中独占鳌头,而俄罗斯对欧出口的天然气几乎一半要从乌克兰过境,乌克兰不但每年从中收取高达10亿欧元过境费,天然气管道运输也成为基辅应对俄乌关系的重要筹码。而“北溪—2”项目使俄罗斯可以绕过乌克兰直接从海底把天然气输送到德国。美国认为该项目建成后,俄罗斯会任意停止和减少通过乌克兰输往欧洲的天然气,以此作为向乌克兰以及东欧国家施压的“利器”。

但德方认为“北溪—2”不会影响乌克兰天然气过境国地位,并称会确保到2024年底不论是否使用过境乌克兰的管道,俄方都将向乌克兰支付过境费。事实上,未来乌克兰如果脱离天然气过境国地位,在能源转型过程中势必将要依赖美德两国的新能源技术,德国不但可以借此进入乌克兰的绿色能源市场,出口减排设备和技术的利润前景也相当可观。

最后,德国仍然寻求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德关系持续恶化,双方在经济、政治、外交和安全诸多领域龃龉不断。拜登上任后,德国事实上仍未放弃对“特朗普主义”在美国死灰复燃的警惕。而且在很多实质性问题上,拜登也并没展现出改变所谓“美国立场”的迹象。在总部位于伦敦的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一项最新调查中,只有19%的德国受访者视美国为有“共同价值观和利益”的盟友。可见,无论官方还是民间,德国对美信任度都已严重受损。而在“北溪—2”问题上,美国表面上以保乌反俄为借口,背后却藏着扩大美国页岩气和油气在欧洲销量的算盘。但对德国来说,购买美国所谓的“自由天然气”并非更好选择,不但成本更高,还会增加德国对美能源依赖。

默克尔在任期末仍未放弃打造欧洲在世界舞台上更加自信的形象。而欧洲要想在世界舞台上受到重视,就绝不能在决策上受到美国操弄或指挥。

在任期内“最后”访美之行中,默克尔在“北溪—2”问题上对美一硬到底,已经给继任者树立了标杆。无论未来总理是谁,德国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恐怕都将延续现有强硬立场和态度。(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