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拜登严重降低了大国间战争威胁的门槛

拜登总统星期二参观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时强调中俄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日益增加的威胁,并宣称严重的网络袭击可能导致与主要大国间的“真正开火交战”。这不仅是警告,更像是对中俄发出的战争威胁。

众所周知,网络攻击的政治性质通常很难厘清,而美国又是网络攻击IP地址最大的来源国。拜登的话严重降低了大国之间进行战争威胁的门槛,让人担心美国的战争机器在由一个极不负责任的团队掌控。

就在星期二稍早时,美国防长奥斯汀在新加坡发表了一个演讲,他在全方位攻击中国之后表示,美国并不寻求对抗,他作为防长致力于与中国建立建设性、稳定的关系,包括加强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危机沟通。星期三,正在印度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新德里会见达赖的代表。

美国在对中国实施战略性“全场紧逼”,这让美方近来“不寻求与中国对抗”的表态显得十分虚伪。奥斯汀的演讲实际上把地区内所有国家分成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美国嘴上说不要求东盟国家选边站队,其实它通过拉拢和胁迫想要实现的恰是这个目标。美国当前这样表态不过是权宜之计,因为它眼下的确不具备这一能力,中国是东盟几乎所有国家第一大贸易伙伴。

美国的对华政策包含了最恶毒的地缘政治目标,但只要它愿意至少暂时不升级为包括军事冲突在内的战略对撞,我们就不妨顺势而为,维护中美关系的最后底线——和平。但同时我们须放弃任何幻想,为中美关系的恶化突破底线做全面的最坏准备,确保临危不乱,并积极积累战略主动。

加快扩大中国经济和市场规模是我们打破美国围堵的关键着力方向。它与中国的长期改革开放政策一脉相承,只需认真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能顺理成章实现。我们现在需要加强意识的是,发展好经济已是中国对美斗争的主战场,是今后一个时期最大的政治。中国的所有县市、所有行业事实上已经连接到对美斗争的大战略上,中国的GDP每接近美国一步,就是敲响一声美国霸权主义的丧钟。

光是经济远远不够,中国的国防实力是对美竞争最具直接威慑力的杠杆。无论台海还是南海博弈,中国都必须剥夺美方能够战胜中国的把握。我们的经济和技术能力已经让这个目标变得十分现实。

事实上,美军在台海战胜解放军的信心已经垮掉了,中国大陆的台海军事斗争准备对美台产生了不断扩大的真实威慑力。美国在南海仍试图展现优势,中国须全力促成该地区军事力量对比的可信扭转。

美国海军的水面力量优势会持续一段时间,中国除了奋起直追,更要加强部署在陆上但能在战时打击美军南海水面大型舰只的导弹力量。我们可以大规模扩充这一力量,一旦美国挑起南海军事对抗,让它在南海的所有大型舰只同时被中国陆上导弹瞄准。

美国前高官去年在《外交》杂志上撰文,鼓吹美国需拥有72小时消灭中国南海海军的可信能力,威慑中国。中国需反过来形成迅速消灭美军南海力量和附近军事设施的可信能力,针锋相对地威慑美军。

这一切是迫使美国在南海保持冷静的基础,对塑造地区国家针对中美博弈的态度亦很重要。美国虽是世界最大军事力量,但它在中国家门口打不过我们,这必须成为真实的区域形势,也成为区域国家的共同预期。

中国不与美国全面军备竞赛,但在中国近海,我们需要坚决做到在军事能力上压倒美国。中国的国防预算只占GDP的1.3%左右,美国是3.5%左右。中国有充足的后劲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要在不远的将来让全世界都相信,中国不去世界上挑衅美国,但美国如果来台海或南海同中国作战,解放军一定能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