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美国对华外交破坏性持续增强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副国务卿舍曼以及国防部长奥斯汀等高官近期频访亚洲国家,并就区域与全球议题较为系统地阐明主张。这些迹象表明,拜登政府执政后对华及对亚太政策的评估进程已基本结束,当下正密集地将评估结论核心要素付诸实践。其中最显著的特点,可以说是“在中国之外考虑对华外交”。

首先,拜登执政团队持续强力否定中国核心诉求,当前推进“印太战略”的一个主要招数就是聚焦于将中国周边国家推离中方,这已被美国执政精英视为政策目标成功与否的关键。拜登团队认定,持续在众多关键议题上制造“中国威胁”的舆论氛围,不断强化中美之间纷争性议题的尖锐程度并全力激化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的摩擦点,将在区域秩序构建、纷争议题解决中,帮助美国达成拉拢他国而孤立中国的目标。

至少当前阶段,拜登政府认为对华外交成功与否,关键不是寻求中方在美方施压议题上的妥协退让(美方已经清楚这一目标难以达成),而是通过对相关涉华纷争议题加以渲染和激化,将亚洲国家推入追随美国对华全面战略竞争的轨道之中,进而使美国得以从实力和格局的优势地位渐趋拖垮中方。因此,中国周边甚至更大地域范围内的中间国家,实际成了美国“印太战略”优先争取和关注的对象。

其次,拜登执政团队表达的“不寻求遏制中国”并遵守一个中国政策立场,并非旨在寻求稳定与中方关系,而是着眼于使中国周边国家相信美国不是中美纷争挑起方,以使它们更易于接受美国的“印太战略”布局。

纵观美方公开的“印太战略”相关政策文件或声明,无不以边缘化或诋毁中方来树立美方在亚太区域主导性地位。美国过去数年来一系列触碰一个中国政策红线的法案落地及涉台、涉港的其他众多危险举措,表明华盛顿并未也不会切实考虑中方根本关切。美方之所以作此表态,主要原因之一是它在与大多数亚太国家沟通中认识到,后者根本不乐见中美冲突,也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如在此背景下仓促与中方摊牌,美方必成孤家寡人,毫无胜算。

美方所谓“负责任”的涉华表态,实际不是迎合中方,而是为了抚慰盟友伙伴以及它想拉拢的国家。美国试图通过持续炒作或挑起对华纷争,完成对盟友伙伴利益与观念的根本转变过程,最终达成以实力优势地位再塑中美关系格局、进而迫使中方屈服或与中方摊牌的局面。当下美方的一些所谓“和缓性”言行,并非预示其乐于建立持久稳定的中美关系,相反,它始终在为接下来更具冲突性的对华政策做着准备。

再次,美国以盟友伙伴网络为基础构建亚太安全架构的设想早已广为人知,而其将中国隔离于此架构之外的实现路径,当下也正逐渐清晰起来。美国防长奥斯汀27日在新加坡的演讲对此做了较为明确的回答,那就是将美国既有的亚太联盟体系与东盟等诸多不包括中国在内的区域组织串联起来,以不断扩大与强化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最大限度将亚洲国家纳入美国主导、等级层次分明的亚洲多边安全制度架构。之后,华盛顿甚至可能推动将体现此架构的价值观,落实为联合国认定的“国际规则”。

四方机制可以说是美方旨在削弱排挤中方的亚太总体安全架构成功与否的核心节点。这也是为什么拜登团队高官线上线下与印方联系不断,而且美方还在推动尽快召开该机制的首次线下首脑峰会。美方不会真去认真考虑中方安全关切,其亚太政策首先是着眼于将盟友伙伴调动起来,加入到排挤和边缘化中方的进程之中去。

因此,拜登政府对华政策根本不存在其吹嘘的所谓“价值观重塑”义务或“构建利益共享秩序”的责任等。这些都是华盛顿营造的不切实际的幻想。相反美方非常现实,就是试图以“从中国之外考虑对华外交”的方式,将大多数亚太国家拉到自己一边。

只是,美方取得成功的概率极低。一是因为美国过去30年在世界各地强势介入带来的灾难和动荡触目惊心,其“全球混乱播种机”的名声使珍视稳定与繁荣的亚太多数国家很难选择跟随美国。二是美国拉拢的多数亚太国家与中国有着紧密的经济纽带,它们更有可能成为限制美国对华极端政策而非为美国所用的力量。三是中国周边外交政策得当有力,周边大多数国家对中国的信赖与期许远高于美国。四是美国自身内部政治与社会分裂严重,现有亚太政策的连贯性及对亚太国家实际贡献遭到普遍质疑。

美国政策精英规划设计的对华政策,依然建立在其臆想的理念基础之上,严重脱离美国自身与国际形势现实,这些政策明显将给地区带来混乱。对应美方的套路,当下中方也应继续将巩固和强化与周边国家关系作为工作重点。美方在亚太地区的破坏性举措,也可能会因预期多数国家的抵制而有所顾忌。(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