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志超:当西方遭遇莱希,冲突会升级吗

伊朗新当选总统莱希5日正式宣誓就职。次日,西方七国集团(G7)外长和欧盟就一起给莱希送上一份“厚礼”:一艘与以色列有关的油轮近日在阿拉伯海遭遇无人机致命袭击,对此,他们在一份联合声明中称,这是一次蓄意和有针对性的攻击,违反了国际法。“所有现有证据都明确指向伊朗。”伊朗上周六驳斥了这一指控,“我们强烈谴责这一毫无根据的声明……其中包含对伊朗毫无根据的指责”。

莱希与西方的首次遭遇战由此开启,并为伊朗与西方日后关系带来极大不确定性。

阿拉伯海商船遭袭事件是莱希上任之初面临的首场外交和安全危机。7月29日,一艘悬挂利比里亚国旗,由一名以色列富豪租借的日本船只在靠近阿曼附近的阿拉伯海域遭到袭击,造成1名英国人和1名罗马尼亚人死亡。美军中央司令部称,3架无人机袭击了商船,无人机及所用军事级炸药来自伊朗。以色列、英国一致同意美方结论并同声谴责伊朗。美国务卿布林肯威胁要对此事件做出“集体反应”。以色列表态更为强硬,呼吁对伊朗采取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反应,并放言已制定好对伊动武的方案。美以英三国还将此事国际化,在提交安理会讨论的同时,又推动七国集团集体声讨伊朗。目前各方都在揣测以色列和西方将对伊采取何种报复措施。国际社会普遍担忧伊朗与西方近期或将爆发新的军事冲突。

针对以色列与西方的威胁,伊朗政府毫不示弱,军方做出强硬回应,革命卫队司令萨拉米将军宣称已做好迎战准备。伊朗外交部指责以色列和西方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匆忙得出“毫无根据的结论”,这是西方和以色列在莱希就职前蓄意导演的一场阴谋,意图抹黑伊朗和莱希。伊朗的这一说法不无道理。仅凭美军中央司令部出具的调查缺乏公信力,难以令人信服。另外,近年来中东无人机扩散严重,越来越多的地区国家和武装组织都拥有无人机。仿造并栽赃他人并不是难事。目前还很难判断西方和以色列将对伊朗采取何种报复措施。从现实情况看,西方做出军事报复的难度很大,很可能是雷声大,雨点小。这是由西方对莱希总统和伊朗的纠结所决定的。

今年6月,莱希刚赢得选举,就被西方政界和媒体普遍贴上“极端保守派”的标签。对莱希上台,西方普遍的心态是失望,与当年民粹主义的强硬保守派内贾德胜选如出一辙。在西方看来,莱希的胜选不仅意味着西方所寄予期望的改革与温和势力连续失势,强硬保守派一枝独秀,伊朗内部发生“革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伊斯兰政权将维持稳固,还意味着西方将面临一个更难打交道的伊朗新总统,伊核谈判也将可能更加艰难,伊核协议处于险境。

其实,西方心知肚明,这次的商船遭袭危机实际上与伊核谈判紧密相关,是伊朗与美西方围绕伊核谈判激烈博弈的衍生品。善于搞边缘政策的伊朗,在从伊拉克到阿拉伯海和波斯湾的多条战线上与美激烈争斗,向美施压。今年4月,伊核谈判在日内瓦恢复,迄今为止已进行六轮,谈判也取得一定进展。后因伊朗总统选举,谈判于6月搁置。双方主要分歧在两个方面:美方超越原有《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框架,新增谈判议题,要求将地区问题和弹道导弹问题纳入核谈,遭伊朗拒绝;伊朗要求拜登政府解除特朗普时期对伊施加的全部制裁,并要求美方保证未来不能再次单方面毁约,而美方认为这是它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在当前谈判间歇期,美伊双方彼此对开出条件均已摸清,下一步关键在于都需要做出政治决断,谁先做让步和妥协。在谈判桌之外,地区较量成为向对方施压的重要工具。

目前来看,美与西方的处境相对比较尴尬和艰难。伊朗占据主动,时间似乎在伊朗一边。对莱希政府而言,虽然经济困难和疫情严峻,但制裁已非一时之痛,再延长一些时间也能忍受。对伊朗而言,政治、经济和外交上的最困难时期似乎已经过去。对拜登政府急欲摆脱中东泥潭,从中东抽身,急于重返伊核协议,伊朗心知肚明。对拜登政府而言,时间并不等人。重返伊核协议是拜登政府中东政策的标签之一,转眼一年已过半,能否重返伊核协议,前景并不明朗。伊朗核问题一天不处理好,美国就难以真正实现从中东抽身,难以全身心投身于与中俄的全球战略竞争中去。就这次的海上危机对伊朗发难,拜登政府不仅担心事态扩大,导致美伊危机升级,伊核谈判可能生变,还必须提防执意反对美重返伊核协议的以色列借此生事,致使危机升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保守派莱希的当选加深了美国和西方的焦虑。就在美以以及七国集团对伊朗发出威胁的同时,美国政府在莱希就职当日也向莱希发出和解信息,希望伊朗新政府尽快重返伊核协议。这些混乱信息真实反映了美西方对莱希以及伊朗政府极度复杂的矛盾心态。对美西方而言,莱希的当选带来多重不确定性,不仅增添了伊核谈判的不确定性,美国的中东政策、美西方与伊朗的关系走向也更加不确定了。(作者是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