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锋:美欧联盟败走阿富汗的深层原因

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并实际控制了阿富汗政权,这不仅标志着美国及其盟国军队20年的占领终以失败告终,也意味着过去20多年美国及其盟国以人权名义干涉他国内政、凭借强大财政和军事力量在他国推行西方“民主化”模式时代的终结。即便如此,美欧一些政客和媒体仍在为失败寻找借口,制造话语掩护。曾任德国《时代报》副主编的欧洲意见领袖马提亚斯·纳斯甚至称,西方失败了,但不只是西方的责任,是全世界束手无策。

如此推卸责任显然是自欺欺人。美国及其盟国在阿富汗失败的根本原因,首先在于西方的文明傲慢和制度霸权使自己陷入自我设立的价值干涉主义陷阱。自“文明”概念在西方出现,西方就据为己有,并打着这个旗号对世界进行了一次次的征服。二战以来,特别是冷战以后,西方更是把“人权”“民主”等定义为国际关系和政权合法性的“普世价值”,不仅建立起所谓人权高于主权的国际干涉主义学说,还一再对不符合其利益、不屈从其欺压的弱小国家蛮横干涉。美国及其盟军全面干涉阿富汗的失败,就宣示了这种价值干涉主义的全面失败。

其次,西方给干涉主义冠以人权名义,却掩盖不了赤裸裸的霸权和扩张主义行为。20年前入侵阿富汗时,美国及其盟国信誓旦旦地要在阿富汗“建立没有塔利班的民主制度”,但20年后不得不败走时,美国政府给自己开脱的理由却是,进入阿富汗是因反恐,现已完成这个目标。前后说法迥异,但遮掩不住失败的现实,也暴露出干涉阿富汗根本上不是为了“人权”“民主”,而是为了自身地缘政治利益。

不仅美国,德国是跟随美国干预阿富汗最用力的国家之一。德国前防长施特鲁克给德国出兵找到的理由是,“在阿富汗兴都库什山脉捍卫德国的安全”。这一说法的深层逻辑,就是强国可以“自由地”定义自身主权空间,骨子里是霸权扩张主义。照此逻辑,德军从阿富汗失败撤退,是否也意味着德国安全政策已告失败?至少目前还没看出德国政客有任何反思,现任德国防长给人的印象是依然决心跟随美国“为价值观而战”,尽管她在面对士兵们追问他们为之流血牺牲的阿富汗战争有何意义时无言以对,面对那些因给德军干活而可能陷入灾难的阿富汗人无计可施。

第三,殖民者般傲慢的美欧盟军把阿富汗人当作“民主改造”对象和被改造的工具,误判形势,导致军事和政治上的“世纪惨败”。盟军占领阿富汗20年,投入大量金钱、武器和人员,其力量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要超过塔利班若干倍,但到头来,从华盛顿到欧洲各个首都,将军和政治家们居然都惊讶地称塔利班进军速度出乎预料。就在前几天,美方还认为塔利班不太可能很快夺取政权。德国政府坚持把过去逃到德国的阿富汗难民遣返回阿富汗,理由是阿富汗很安全,符合遣返条件。

在喀布尔“易旗”之际,一名曾为盟军工作的阿富汗人发短信请求一位欧洲议员,说他还在苦苦地等待着去欧洲。但这位以为给盟军做事就可以得到拯救的阿富汗人哪里知道,此刻盟军正竞相逃离,已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阿富汗人。在盟军眼里,我把海外的阿富汗裔精英运回来给你成立了政府,通过这些精英给你立法建立制度,把钱和枪给你,你就该给我好好干活,弄出个我需要的“民主制度”和现代化国家来。而现在我不得不败走,都是因为你无能,你腐败,你活该。在美国及其盟国眼里,阿富汗人根本就不是这个国家的主体。

过去20年里,美国及其盟军投入数以万亿计的美元,几十万士兵,不计其数的情报人员以及各式各样先进武器,到头来却连有尊严撤退的时间都没有,这对美国及其盟国情报、军事、官僚系统和政治高层而言,可谓又开了一个历史性和戏剧性的玩笑。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及其盟国军队在阿富汗的占领结束了,但给阿富汗带来的麻烦并没结束,并且还在给地区制造新的动荡。可能出现的大量难民,周边国家因此承受盟军在阿失败的后果,部分难民将经伊朗、土耳其叩响欧洲大门,将使困扰欧洲的难民危机雪上加霜。美国撤军后安全上就能高枕无忧?布林肯周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拜登政府上台时,塔利班的力量已经达到20年前,即“9·11”之前的程度。如果是那样,美国如何解释撤军的理由是“已经瓦解了阿富汗的恐怖主义结构”?

还应看到,美军在喀布尔的失败绝不是美军1975年西贡之败所能比拟的,盟军在阿富汗干涉势力空前强大,与塔利班力量对比空前悬殊,盟军的失败也因此空前惨烈,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教训更是空前惨重:民主和人权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若将此据为己有、唯我独尊,将其滥用为谋求私利的工具和武器,终究是要失败的。再者,美国及其盟国在阿富汗的失败也再一次充分证明,民族自决和不干涉内政的国际关系原则必须得到尊重和遵守。(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