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辉:俄在化解阿危局中角色愈益关键

德国总理默克尔日前在对俄罗斯进行访问时公开呼吁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塔利班展开斡旋,让德国在阿富汗的当地雇员有机会撤离阿富汗。这从另一个侧面表明,美国在阿富汗正陷入前所未有的麻烦之中,欧洲盟友显示出对其不满。而莫斯科将成为未来阿富汗和平进程中的关键方。

对美角色看法发生变化

“9·11”事件发生后,普京是第一个给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打电话的外国领导人。在随后美国开启阿富汗“反恐战争”之际,普京主动向美国提供了阿富汗反恐所缺乏的情报信息,默认中亚盟友向对抗塔利班的“北方联盟”提供军事援助,并一度默认美军在中亚盟友国家开辟反恐军事基地。

彼时俄罗斯支持美国在阿富汗反恐,是因为车臣恐怖集团也与阿富汗境内的恐怖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俄罗斯在支持美国在阿富汗反恐的同时,坚决反对其以暴力形式向阿富汗输出所谓的“民主模式”。当美国反恐战争初见成效,尤其2005年美国借机在中亚国家策动“颜色革命”之后,在俄罗斯推动下,中亚国家不再允许美国使用在本国的军事基地。

在特朗普政府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决定后,俄罗斯一直批评美国“打碎一切,转身走人”的不负责任做法。今年5月,拜登政府加速撤军,阿富汗局势急转直下,俄罗斯则批评美国溃败式的撤军“是祸乱周边国家安全的不负责任的行为”。俄外长拉夫罗夫呼吁国际社会开展联合工作,避免阿富汗乱局进一步扩大并演变成区域危机和冲突。

为确保与阿富汗有接壤的中亚盟友安全,俄罗斯加大了集体安全条约框架下与中亚国家的军事行动协调,确保盟友的安全无虞。面对塔利班在阿富汗北部地区的攻城拔寨,战火烧至中亚国家边境,俄罗斯发出警告,不排除必要时干预阿富汗局势,以守护中亚盟友的安全稳定。

与塔利班曾势不两立

俄罗斯对待塔利班的立场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塔利班运动”最初于2003年被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认定为恐怖组织。其骨干力量在抗击苏联的侵阿战争中崭露头角。塔利班崛起不久就给俄罗斯以下马威。1995年8月,为阿富汗拉巴尼政府从阿尔巴尼亚运送30吨弹药的喀山航空公司一架伊尔-76飞机在坎大哈被塔利班战斗机逼着强行降落。7名俄罗斯机组人员被俘虏,并被关押了一年多之后才得以逃脱。1996年9月,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俄罗斯拒绝承认,并关闭驻喀布尔大使馆。

塔利班还多次逼近独联体边界,1999年“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在塔利班的庇护下窜入吉尔吉斯斯坦,并试图渗透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不得不重新拾起中亚盟友与阿富汗边界的防务。2000年1月,塔利班承认俄罗斯车臣恐怖集团宣布建立的所谓“伊奇克里亚共和国”的独立,与之建立所谓的“外交关系”,并为流亡的车臣恐怖分子提供避难所。2000年2月,塔利班甚至呼吁穆斯林世界向俄罗斯宣战,以迫使其结束在车臣的反恐行动。

但随着塔利班宣布将与恐怖组织切断联系,从2015年开始俄罗斯对塔利班采取了现实的接触性政策。虽然俄罗斯迄今尚未将塔利班撤出俄联邦恐怖组织名单,但事实上俄罗斯已将塔利班定位为“阿富汗社会的组成部分,阿富汗国内重要的政治军事力量”。

俄罗斯还多次促成了塔利班与阿富汗其他政治派别在莫斯科的谈判。2018年,俄罗斯利用第二次莫斯科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的机会,促成了塔利班与阿富汗高级和平委员会的首次对话。在今年7月塔利班代表团访问莫斯科时,塔利班承诺不允许任何国家利用阿富汗领土攻击其他国家,与恐怖主义组织划清界限,保证阿富汗与邻国口岸的正常运行且不会侵犯中亚国家边境。

努力促进阿局势和解

5月之后,阿富汗呈现出大规模内战的态势。俄方支持开启由阿富汗所有政治和宗教力量参与的包容性的全国对话,希望在阿富汗形成包容性的过渡机构,并认为这是阿富汗局势正常化的重要步骤。

在塔利班控制喀布尔后,俄罗斯驻喀布尔使馆迅速成为阿富汗各派力量会谈的中心。当阿富汗第一副总统萨利赫前往潘杰希尔组织组建反塔利班联盟后,塔利班领导人请求俄方协助与潘杰希尔抵抗运动的领导人进行谈判,希望通过俄罗斯向潘杰希尔人民传达“和解的政治信号”。

普京这次与默克尔会谈时表示,当前塔利班已控制阿富汗大部分地区,国际社会应正视这一现实。普京指出,塔利班宣称军事行动已经结束,并承诺保护本国民众和外国人的权利,俄方对此将进一步观察。

美欧国家一直希望俄罗斯能够允许中亚国家为西方国家的撤军提供方便,并一度试图在中亚开辟新的美军基地。但在日内瓦俄美峰会上,普京坚决反对美国在中亚地区扮演任何军事角色。俄方认为,美国在中亚建立新的军事基地不符合该地区的安全利益。

针对美国希望中亚国家暂时接纳曾为美军工作的阿富汗人问题,普京公开质疑西方国家在此问题上搞双重标准:难民没签证不允许进入西方国家,却可以进入我们相邻的中亚国家吗?

不久前,拜登就阿富汗问题发表讲话时称,从阿富汗撤军是为了应对大国竞争,美国真正的战略竞争对手是中国和俄罗斯。显而易见,美国现在的眼中只有所谓的“中俄威胁”。而俄罗斯对阿富汗政策的核心目标在于“去美国化”和“去恐怖化”。美国及北约的撤军、塔利班与恐怖主义断绝来往的宣示,让俄看到了自“9·11”事件以来阿富汗不为美国所控和摆脱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威胁的机会。如果这两个目标能够实现,那么俄南部的地缘政治环境将得到极大的改善。但是上述目标的实现绝非朝夕之间可以完成的。(作者是清华大学俄罗斯研究院副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