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弘:美乌军事合作难逾“红线”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正在美国访问,其间两国签署了国防战略伙伴关系协议。这对美乌关系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标志着双方在安全方面进入战略伙伴水平。协议明确了两国国防领域的合作优先事项,其中包括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改革问题。

这可以被看做美乌军事关系发展的一个新阶段。美国仍是当今世界最强的军事大国,它也一直被欧洲国家视为最重要的军事伙伴和制衡俄罗斯的关键因素。乌克兰危机后,基辅不仅奉行一边倒的亲西方政策,将加入欧盟和北约写入宪法,还努力加强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在加入北约问题上,美方立场十分重要,因此乌克兰一直将改善和提升军事关系作为对美外交的重点之一。

这次美乌签署国防战略伙伴关系协议,虽然没有规定双方的军事盟友义务,但美国重申支持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立场,而且还在技术层面规定了两国军事合作的细节,确立建立两国军事热线。美国防长奥斯汀透露,拜登政府将额外给予乌克兰6000万美元军事援助,其中包括供应“标枪”反坦克导弹系统。在美俄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扩大对乌军事援助将增强华盛顿与莫斯科博弈的筹码,巩固美国在欧洲的战略影响力。乌克兰获得的也不仅是军事援助,更多的还有安全方面的信心以及外交支持。密切与美国的军事伙伴关系,对于泽连斯基来说无疑是一个重要外交胜利。

不过,美乌军事合作又始终存在一条战略上的“红线”。尽管近年来两国军事安全层面的合作不断升温,但这种关系一直存在一个难以超越的“透明的天花板”,那就是至少在短期内北约不能接纳乌克兰。冷战虽已结束三十多年,但美俄仍保留着数量足以毁灭整个地球的核武器,维持核安全始终是美俄关系中的重要内容之一。美国虽然重视乌克兰在地缘安全上的独特作用,但也深知乌克兰问题涉及俄罗斯所宣传的战略“红线”,相关各方深知一旦乌克兰加入北约,很可能会招致莫斯科的强烈反应。

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一向表态爽快,但做事谨慎。从特朗普到拜登,美国始终不愿直接介入乌克兰事务,而是更多地将欧盟推到前台与俄罗斯进行博弈。乌克兰一直希望邀请美国加入解决顿巴斯冲突的“诺曼底模式”谈判,但华盛顿一直不愿正面回应。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华盛顿不希望因乌克兰问题激化美俄关系。拜登多次强调,需要维持美俄关系的“稳定和可预测性”。毫无疑问,美国与乌克兰的军事合作也必须遵循这样一个原则,即避免触及美俄关系“红线”,因而也不会在短期内接纳乌克兰加入北约。

在美国匆匆忙忙从阿富汗撤军的背景下,美乌签署的国防战略伙伴关系协议更多的是形式意义,实质意义还有待观察。另外,美乌军事合作不会改变欧亚地区的地缘力量对比,更大程度上是拜登政府的“外交秀”,没人知道该协议能在多大程度上有助于解决乌克兰东部冲突问题,更不知道它能否有助于改善欧洲的地缘安全环境。(作者是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