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香港“支联会”垂死,布林肯拉布哀鸣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分别通过社交媒体发声,指责香港警方依据香港国安法拘捕“支联会”多名负责人,说了一些攻击香港国安法的陈词滥调。他们的表态透出有气无力的神伤,好像他们“不说不行”,但他们很清楚“说了也是白说”。

美英等西方国家热衷于干涉发展中国家内政,这被他们当作了自己的政治和文化特权,成了他们“世界中心地位”的一种宣示,也成了西方精英们的一种“精神福利”。他们每年编纂各种全世界的人权、宗教自由、新闻自由报告和排名,引导对相关事务的价值判断,这既推动了他们的国家利益,也是操作起来很舒坦的一件事。

然而他们在中国方向遭到空前的抵制,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挫折。香港可谓他们发起的“一大战役”,但他们在这里输得最惨,里子没得到,面子丢得精光。

加上美国从阿富汗惨不忍睹的撤军,西方的“对外干涉主义”愈发显得全局性岌岌可危。拜登总统针对阿富汗不得不说出美国“试图重塑一个国家是错误的”,其实这也是“对外干涉主义”的一次根本泄气。

实施对外干涉的基础是超级雄厚的实力。香港问题的本质是它回归后接受中央政府的管治,还是继续受美英的操纵,甚至做美国同中国战略博弈的杠杆。华盛顿和伦敦严重低估了中国崛起对香港博弈形势的影响,他们与在港代理人的嚣张表演触发了物极必反的临界点。

香港国安法是中国的力量和意志共同铸就的,它不仅惩治“支联会”那样的反中乱港势力,而且毫不客气地打击支持那些势力的美英等西方力量。这无疑是一次摊牌,中国这样做的义无反顾展现了这个国家强大起来以后的政治自信。

美英在香港的政治经营面对国安法时显出了不堪一击,这证明了香港是中国的土地、受中国管辖明确无误的事实。美英欲继续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控制香港是不自量力的幻想,他们的“香港时间”早就到了,赖着不走,就必须被赶走。

他们恨恨地想要“毁了香港”,但发现也做不到。他们在香港有很多利益,威风扫地了,但把那些利益也丢了,他们舍不得。而且香港的繁荣已经与中国内地紧密联系在一起,美英的决策者悲哀地明白了,即使他们自我断腕,在香港的利益不要了,也无法“杀死”这座城市。

布林肯和拉布能够做的只剩下掩盖美英干涉香港失败的窘境了。他们已经什么也改变不了,手上几乎无牌可打,但又不想被世界识破自己的失败,避免威信扫地的连锁效应,于是就多出点声吧。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事,华盛顿和伦敦今后很可能干得更多,以此冒充他们继续“在香港存在”。

香港国安法带来的变化实为中美博弈、竞争形势的缩影。历史的脚步比美英一些政治精英的思路走得更快,香港的很多反中乱港组织成为了历史,“支联会”正在成为历史,该组织猖狂的五大纲领已成时代笑柄。华盛顿和伦敦需顺应潮流,做时间的朋友。他们需重新认识香港,而且端详久了,会发现:香港是他们那些外部势力不服时与势,非要与历史较劲丑陋表现的一面镜子。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