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德瑰:日本军费破“上限”暴露危险冲动

日本防卫省提出的2022年国防预算高达约500亿美元,并有可能突破在日本国内被视为标准的GDP1%上限。这暴露了日本继续试图扩军,甚至要在事实上摆脱和平宪法制约、脱离和平发展轨道的危险趋势,值得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警惕。

日本在二战后海军全军覆没,陆军全部复员,战犯被审判,海军省和陆军省均被撤销,成了一个被解除武装的战败国。但因二战期间日美两国都布设了大量水雷,日本的扫海部队被保留下来,于是1946年在运输省下设了海上执法机关“海上保安厅”。这成了战后日本恢复武装力量的基础。

尽管新宪法规定了非军事化原则,但日本前海军将领却不断伺机恢复日本的武装力量。比如,1948年1月,在厚生省第二复员局工作的前海军大佐吉田英三等人开始秘密研究重建海军的问题。朝鲜战争爆发后,1950年10月,美国远东海军要求日本组建海上力量,原海军大将野村吉三郎、保科善四郎和吉田英三等人开始正式研究重建海军事宜。1951年,美国借给日本18艘护卫舰和50艘登陆舰艇,第二年,日本成立海上警备队,旋即与扫海部队合并。这就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前身。

尽管违反宪法第九条的非军事化原则,日本海上自卫队自1954年成立后仍不断壮大。到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后,日本海上自卫队被派到波斯湾扫雷,2001年被派到印度洋为美军提供燃料。现在,日本海上自卫队正在亚丁湾参加护航行动,显示出它已经是一支具有远洋能力的“蓝水海军”。2007年,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上级管理机构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日本自卫队早已经不再低调,宪法的规定形同虚设。

虽然没有航母,但不等于日本没有恢复帝国海军实力的“志向”。其实早在2000年,日本就着手建造航母了,由于航母是进攻性武器,所以日本是以能起落直升机的舰艇名义进行改装的。大型水面舰艇“出云”号的设计一开始就是按照航母标准进行的,现在实际上也是一艘名副其实的小型航母。日本明年还计划对大型水面舰艇“加贺”号进行改造,“加贺”与二战时期参加偷袭珍珠港的“加贺”号航母同名。沿用这一名称,意味着日本一开始就有把它打造成航母的意图。日本称“加贺”号为“多用途护卫舰”,不过是避免使用“航母”这一说法。

日本加强海上自卫队实力建设,声称是要“确保西南诸岛海域的安全”,建造航母则是为了掌握从领海到远海的台湾海域的制海权,增强先手攻击敌国基地的能力。二战期间,日本丧失制海权,导致战败,战后日本以贸易立国,必须确保海上运输线。在海上自卫队内部,早就开始使用“海军”的说法,比如2014年,海上自卫队建立50周年纪念仪式上,海上幕僚长石川亨就说:“我们今后将继承和发扬海军的优良传统”。

日本目前仍然推行无核政策,暂时不会走向核武装。但早在1957年5月,岸信介已经表示:核武器当然是进攻性武器,从宪法的自卫权角度解释,日本不可以拥有核武器。但他又说核武器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完完全全是防御性的,就不能说它违反宪法。1978年4月,日本内阁法制局长官真田秀夫说:关于核武器,如果是必要最小限度范围,宪法上是允许的,本来宪法对此没有禁止的规定。

日本渐进式的军备增长,背后动机是成为政治大国和拥有“军队”的普通国家,同时也配合美国的战略。今年4月日美首脑会谈发表联合声明,其中就包括日本加强防卫能力的内容。日本防卫费的主要支出包含了购买美国的武器,2022年度计划是购买12架F-35战机,并研制取代老旧的F-2战斗机和无人机。此次预算还包括改造已经部署在奄美大岛和宫古岛的反舰导弹,使其射程从200公里增加到1000公里,射程远远超过领海,已经突破专守防卫范围。

日本军费在GDP中的占比虽在1%上下,低于美国的3.7%、印度的2.9%,也低于中国的1.7%,但在世界军事强国排名中,每年拥有近500亿美元军费的日本排在美、中、印、俄、沙特、英、法、德之后,位居第9,是名副其实的军事强国。

为给自身突破专守防卫制造借口,日本肆无忌惮、连篇累牍地炒作所谓“中国威胁”。日方炒作钓鱼岛问题,介入台海危机,插手南海争端,构筑“四方安全机制”,引欧洲列强重返亚洲,频繁参加海上军演,重整军备加速军事大国进程,以所谓“积极和平主义”架空宪法和平主义,充当遏制中国发展的急先锋,积极扮演地区局势的搅局者,再次成为世界和平的破坏者。(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