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民营企业大可在中国安心发展

民企的发展,是我国改革开放后,贯彻党的基本路线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打开的大格局。改革开放40多年过去,民营企业的基本情况已不是国民经济“半壁江山”的问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上周的讲话中再次重复了民营经济的基本数据是“五六七八九”,即“民营经济为我国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市场主体数量”。

而且笔者在调研中感受到,在一些经济发达的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民营企业发展的结果是半壁江山已越,所谓“五九之局”渐多。国企的相对优势在于大规模、资本密集,那么随着产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与生产流水线结合的发展,国企提供的就业岗位可能还要萎缩,而民企却可以在这方面填补国企就业萎缩的缺口。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央强调的“六保”中的首位,是保居民就业,这支撑着全局的基本稳定,支撑着基本民生这一必须保证的目标,而其最主要的贡献,就是来自民营企业的发展和它们的就业支撑力。

直观地看,民营企业对于全局的意义和影响,应该使我们在战略思维上有进一步的提升:讨论中国的现代化问题、全局性问题,一定要注意怎么使民营企业在继续吃好定心丸的过程中,得到健康而可持续的发展。这方面的相关矛盾和纠结,也必须加以正视。

让民营企业吃好定心丸这个命题,绝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中央领导人在重要讲话中反复给出的信号和指导意见。基于实际生活中的调研,笔者认为,在民营企业发展这个问题上,怎样纠正一些偏向,以及继续支持民营企业积极创新发展,在当下已经明显形成必须正确结合、理性统筹的两大视角。

一方面是纠偏。最近一段时间,一系列针对互联网企业的纠偏和整顿措施在陆续出台,几乎涉及这些年冲到一线的所有头部企业。纠偏显然是必要的,必须纠偏,才有民营企业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但也要明确,所有的纠偏,都并不否定民营企业的已有创新成就,都是旨在使民营企业更好地创新发展。

另一方面,社会中存在的对民营企业认识上的一些非理性、出偏差的因素,也不可忽视。仍有一些观点陷于论事要贴姓社姓资标签的思维。这表现为现实生活中虽已确立了企业“竞争中性”原则,却迟迟未能真正形成与之必然相匹配的“所有制中性”环境,一些有影响的人士直接对“所有制中性”概念发起批判。这种氛围使民营企业在实际生活场景中往往被打入另册。有民营企业感觉受歧视,难定心,行为趋于短期化。因获得的安全感不足,为了求得安全感而脚踩两只船等问题也在发生。笔者做的一些调研里有很多案例,有的企业家直言:我早就做好了准备,味道不对、风头不利时,我可以拔腿就走。中央对此及时察觉、高度重视,陆续出台多项相关指导文件给民营企业吃定心丸。尤其是2018年11月1日,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有力批驳了“民营经济离场论”“新公私合营论”和“直接控制民企论”,肯定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这一明确定位,正是要使民营企业吃好中央给的定心丸。

打入另册可举出的另一现象,是融资领域不同所有制企业往往受到不同的实际约束和面临不同的风险性质。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之所以被称为带有长期病根特征的现象,客观讲,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技术性的问题。中国的一亿多家企业里,绝大多数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中绝大多数是小微企业。在融资方面,小微企业的项目单个看,普遍特征是风险度高、安全度低。一个比较成规模的、在商言商的商业性金融机构,如果支持这类小微企业的融资,一单一单做好每个具体方案,形成的综合成本是相当高的。它们天然地倾向于首先考虑锦上添花式给安全度高、风险度低的大企业融资。这是技术性原因。

对这种技术性原因怎么解决?当然也需要有综合方案,比如信息化、大数据、云计算支撑的技术手段,可以把在商言商的商业金融边界往外推来覆盖一部分中小企业贷款。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金融机构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融资方面的态度是不一样的。笔者接触到,在金融领域,一些银行业资深人士私下比较直言不讳地说,对待国企和民企的融资还是有区别的,因为对国企的融资是安全的,所谓责任终身追索,万一出了事情,风险不会升级,一般还是比较实事求是,就事论事。但对于民营企业,银行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追责时会首先投来怀疑的眼光,跟着要问银行工作人员跟民营企业家是不是搞了什么暗中的名堂?这就是性质升级的风险。因此,国企出了问题我们可以给它输液打点滴,大胆进行扶助、救急,但民营企业如果出了问题,可能态度就是让它们自生自灭。这种区别对待在现实生活中仍然存在,是需要正确解决的实际问题。

总的来说,从大局,从战略,从现代化客观要求和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等层面考虑,相关各方都有必要深刻领会中央指导精神,让民营企业继续吃好定心丸。(作者是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导)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