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源:美国阿富汗“反恐战争”的三大失败

美国在阿富汗“反恐战争”终于以撤军宣告结束。盘点起来,是由于三大失败而告终结的:

第一,不义之战:美国国家政治的失败。美国在阿富汗首先遭受的是政治层面、即国家霸权主义政策的失败。反恐行动一般都是针对恐怖主义的警察和治安范畴,一旦上升到战争层面,就到达另一个领域,即战争性质和战争规律在起作用。“9·11”后,美国对外政策不思改弦更张,反而把一般性反恐行动变成一场缺乏说服力的国际战争,在联合国授权之外,意图以单纯军事打击的胜利挽救国家政治层面失败的命运,终于在20年后遭受到顾此失彼式的失败。

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有句名言:“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进而言之,和平政治也是战争政治的延续,战争政治与和平政治二者不断轮换交替运动,造成世上所见的战争和平周而复始的巨型景观。当一个国家在高层政治层面失败之后,那么无论此时军事力量有多么强大,下一层级的军事失败是必然的命运。

任何重大历史事件都会对未来走向产生影响。任何政策都是由人制定的,所造成的蝴蝶效应对历史进程发生的作用往往是可以预期的,美国的建制派、军事-工业-石油-金融集团出于实现自身利益所作出的轻率战争决定,经传感放大后已经造成严重后果,甚至改变美国和世界历史的进程。可以预料,在美国阿富汗撤军之后,失败的战争政治会继续影响和平政治的运行,直至孕育出美国下一场霸权主义性质的对外战争。

第二,久拖不决:美国军事层面的失败。美国在阿富汗漫长“反恐战争”中遭受到无可辩驳的军事失败。作为以反恐名义入侵阿富汗的美军,经过多年苦战,在撤退的最后关头还遭到两起人体炸弹袭击,这是一个莫大讽刺。不仅如此,作为海洋霸权的美军,在阿富汗的山地、高原、戈壁、荒漠等复杂地形表现出不适应,与塔利班游击队形成20年战争胶着状态,美军因无能而杀良冒功成为普遍现象,甚至庞大的后勤运输车队进入这个内陆国家,要以交保护费形式通过塔利班控制区,才能对各地美军据点实施补给。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总结道:“游击队只要不被消灭就是胜利,正规军只要不能全胜就是失败。”按照这种表述,阿富汗战争中的美国在军事层面无疑是失败的。

美军情报战大失水准。美国拥有200多个特务组织和情报搜集体系,也拥有最先进的情报监控技术,每年投入近千亿美元,每天都在实时搜集海量数据,然而分析判断能力明显不足,在阿富汗战争中屡屡闹出丑闻。在撤军最后关头,美军在喀布尔机场还根据情报实施无人机轰炸,却把一家平民杀死。

美军军事能力退化得令人吃惊。美军屡屡出现战役规模的慌张低能、进退失据,司令部计划和作业基本功不足,指挥官战役级谋划实施能力、指挥能力明显变弱。组织混乱、不负责任的撤军则更像是儿戏,此次阿富汗撤离行动已成为西方军事史上最大的自我羞辱之一。

第三,千年帝国坟场:美国地缘战略的溃败。从小布什时期开始实行雄心勃勃的“大中东计划”,意味着美国作为最大的海洋霸权国家,致力于整合全球的中原战场——即大中东以及世界岛的心脏地带中亚地区。所以美国在2001年、2003年纠集盟国以“反恐战争”为名,分别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意在“逐鹿中原”,遂勇敢跳进阿富汗的千年帝国坟场。

但是,意愿与能力是两回事。对于美国来说,阿富汗周围没有任何可靠的盟国,进出阿富汗都要经过其他国家的领土或领空,政治和经济成本高得惊人,这就意味着成本-收益-损失比例不配套,及时止损才是上策。这个道理美国经过20年才领悟到。 简单说,美国作为海洋霸权国家打进世界心脏地带,但又被打出去了,这一进一出注定是一场打回海洋霸权原形的地缘战略失败,这个失败和震撼将是历史性的。首先,美国战争士气和军事能力开始双双退化,意味着进攻势头减小。按照阿富汗战争的疲态,未来美国在战争中能否在保持海空优势前提下,以大规模、高强度、长时间的攻击能力,侵入欧亚大陆500公里,成为一件相当困难甚至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再者,败战之国何以言勇:阿富汗战争政治上的惨败,势必影响美国和平政治的推行,导致美国现在施行“印太战略”失去地缘政治说服力,显得黯然失色。

人们由此会问:既然美国连阿富汗这样的世界岛弱国都无能为力,未来又靠什么打赢对欧亚大陆大国的战争呢?(作者是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