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晓兵:核不扩散底线不容突破

美英澳宣布成立新安全联盟,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美英助澳发展核潜艇。这是美英两个核武器国家和澳大利亚这个无核武器国家在盎格鲁-撒克逊小圈子内私相授受核武器运载工具、核技术、核材料的行为,有悖国际核不扩散条约的宗旨和核心义务。

首先,它造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运载工具扩散。尽管核潜艇不是核武器,也不是核爆炸装置,但它具有运载核武器的潜力,属于重要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运载平台。目前世界上仅有6国拥有核潜艇,即中、美、俄、英、法、印,这些国家同时也都拥有核武器。可见,核潜艇与核武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次,它扩散了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裂变材料。《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三条第二款规定,缔约国不得将特殊裂变物质提供给任何无核武器国家,除非受到各种保障措施的约束。由于核潜艇所用核材料涉及军用,国际原子能机构无权监督。这客观上为澳大利亚制造核武器创造了条件,要知道历史上澳大利亚曾有过原子弹制造计划,而英国第一次核试验是在澳大利亚进行的。

再次,它可能造成铀浓缩技术扩散。美英核潜艇均使用高浓铀,而澳大利亚铀矿储量丰富。如果美英向澳转让铀浓缩技术,助其实现核燃料自给自足,那么与21世纪初曝光的国际核黑市交易相去无几。

第四,它将冲击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既然澳大利亚这个无核武器国家可以堂而皇之地借发展核潜艇获取核材料,其他无核武器国家也可能起而效仿,由此带来的扩散风险后患无穷。难怪有美国核军控专家说,“这是一个可怕的先例。”

最后,它还将刺激地区军备竞赛。澳大利亚水下攻击能力的强化,对周边国家来说绝非福音。澳大利亚在印太地区的和平记录并非白璧无瑕。在朝鲜、越南、阿富汗这些不义战争中,都曾有澳军身影。周边国家基于自身安全考虑,可能被迫步入军备竞赛的恶性循环。

结合美英最近核武器政策变化,不能不说它们所作所为非常令人失望。拜登本人与军控渊源颇深,竞选期间就宣称要降低核武器在美国安全政策中的地位。但上台大半年过去了,核武器的作用可有丝毫降低吗?所谓“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也还停留在美国部分在野人士的呼吁,被拜登政府正式采纳的前景并不乐观。

英国也是如此。今年3月,英国大幅调整核战略,在核军控方面出现大幅退步,不仅将核弹头上限从180枚增至260枚,还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和核武器透明度。

求和平、谋发展、防扩散,可谓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人心所向。美英澳挑战核不扩散底线行为显然有悖人心,也有悖规矩。(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