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皓:大选之后,中加关系会迎来转机吗

加拿大第44届联邦大选尘埃落定,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再次获得少数党执政地位。自由党获得158个下议院席位,未达到组成多数党政府所需的170席位;原联邦最大反对党保守党获119席,比2019年减少2席,再次成为最大反对党。在新一任政府治下,中加关系可能迎来转机吗?

此次联邦大选的最大看点:一是参与联邦竞选的党派高达24个,客观上造成分票。二是虽然自由党守住了基本盘,但也没有新拓展,这对仍在执政的自由党来说,至少不能说是“胜利”,而是“劳民伤财”。疫情之下的加拿大经济早已困苦不堪,如何振兴国内经济,缓解失业率是新政府仍将面对的难题。三是对华政策成为竞选辩论主题之一,这是过去大选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反对党对特鲁多“优柔寡断”对华政策的攻讦赢得诸多深受疫情困扰的加拿大选民的认同和支持。“3Ms事件”(孟晚舟、Michael Kovrig、Michael Spavor)在此次大选中影响了选民的投票倾向。四是华裔候选人人数下降。2011年23位参选;2015年25位;2019年40位;2021年19位参选,9位胜出。参选人数的下降既是因为疫情,加拿大的亚裔仇恨更多针对的是华人,华裔候选人外出宣讲时听众非常受限;也是由于中加关系的恶化导致选民对华裔候选人的支持率下降。

大选后,获胜的自由党将继续组成少数党政府。然而,“西敏制”下的少数党政府从来都是不稳定的,来自反对党的掣肘将使新政府如履薄冰,时时需防备反对党在下院投出对政府的“不信任案”。特鲁多需要以逐案合作的方式与议会其他反对党合作,平衡和抵御来自最主要反对党——保守党的进攻和设障。

第44届新政府组成后,中加关系会有转机吗?中加关系重建是否能够顺利推进,这是两国外交议程设置上的重心。特鲁多在大选前承诺将在大选后“接回”两位在中国的迈克尔,但孟晚舟的“归国”仍是中加关系“解扣”的前提。加拿大方面希望美国解除对孟晚舟的指控,从而使它可以从中美竞斗中脱身,但具体如何操作,仍取决于加拿大决策者的外交智慧。

但从2018年1月到2020年12月三年间的中加进出口贸易指数来看,中加贸易量并未受到两国政治关系恶化的影响。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中加进出口贸易量略有下降,但很快保持稳步前行,并在2020年11月达到一次小高峰增长,三年来中方在进出口贸易量上始终处于顺差。经济关系的稳定发展是中加政治关系的压舱石,也是加拿大不同于澳大利亚的一个明显实证。同样,作为“五眼联盟”成员国的加拿大,是唯一没有对华为5G采取封堵的国家。

可以预见,特鲁多在此届政府期间仍将在中加民间关系方面做足功夫,在如环境保护、能源合作等可能合作的领域采取逐案合作的方式保持中加关系“不脱钩”。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政治安全的脆弱性上升,相信中加两国政府将采用积极方式对话,求同存异,实现合作。(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加拿大中心主任、教授,中国加拿大研究会会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