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霄鹍 吴世文:美国深陷虚假信息泛滥困境

近来有报告指出,美国在疫情虚假信息输出方面高居全球第一,是“全球第一虚假信息国”。分析发现,美国的疫情虚假信息泛滥下隐藏着一条两党共谋、政府助推、媒体与社交平台增值放大、公众不自觉参与的螺旋联动链条,致使其疫情公共信息供给源头污染、信息矫正机制失灵、受众无助盲从。这种政治化操纵严重违背了疫情公共信息科学性、公共性和共享性的原则,导致其虚假信息泛滥并借由其媒介势力外溢,在全球制造了信息疫情和信息灾难。

一是,政治优先压制科学主义,美国疫情公共信息供给与传播源头被严重污染。

阻止疫情大流行,是一项涉及人类生命健康的严肃、科学的行动,政府等公共机构责无旁贷。然而在选票政治规则的驱动下,这一突发公共事件成为美国两党政治的斗争场域和霸权工具。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均选择操纵疫情信息供给的诱导策略来更快地收割民意、达成党派政治意图。这种政治优先的大前提使美国疫情信息公共传播高度政治化,并且被前后两届政府大肆推行。

总统作为美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社会意见领袖,向来是重要的公共信源。不过,前总统特朗普在疫情期间的表现令全球咋舌。2020年,康奈尔大学科学联盟做了一项研究,通过对1月1日至5月26日期间全球英语媒体发表的3800多万篇有关疫情的文章分析发现,超过110万篇含有虚假信息。其中,特朗普的相关言论占全部虚假信息的近38%。拜登政府上台后,人们寄希望于这一状况可以得到改变,但拜登政府仍然放任“阴谋论”、污名化等疫情虚假信息的传播。

纵观美国政府和政客的表现,政治化的疫情公共信息供给带有鲜明的组织化特征,背离了科学精神和客观准确原则,使疫情公共信息源头受到严重污染。种种政治化议题设置和虚假信息释放对全球不负责任,扰乱了全球的抗疫秩序和公众认知。针对美国政府持续炒作政治化的病毒起源调查,科学杂志《自然》的官网发文抨击说,有关“实验室泄漏”的谣言让许多科研人员感到不安,渲染该论调不仅会干扰有关病毒起源的研究,而且还会阻碍各国在抗击疫情上的合作,并助长网络欺凌和对亚裔的歧视。

二是,意识形态极化背离新闻专业主义,媒体平台成为疫情虚假信息的放大器。

从疫情这类公共信息的生产与传播上看,媒体作为社会瞭望者,本应该扮演把关人的角色,为公众提供基于专业主义的真实、客观、全面和准确的信息。这是公众消除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的重要依靠。但是很遗憾,美国疫情虚假信息泛滥,美国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难辞其咎,它们背离新闻专业主义的做法放大了疫情虚假信息的传播。

受党派政治左右的传统媒体与政治力量共谋,放任了疫情虚假信息的生产与传播。在疫情报道中,一些美国媒体为了抓住受众市场,迎合反智主义浪潮生产与传播疫情虚假信息的情况屡见不鲜。有研究发现,在福克斯新闻网中,捏造“新冠病毒实验室制造论”“口罩无用论”的言论比比皆是。

分析还发现,新闻记者片面追求报道的“平衡性”,也会制造和传播虚假信息。美国记者在呈现主流科学观点时,为了兼顾观点的平衡,会或多或少提及虚假信息。一些读者会因此记住虚假信息,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虚假信息的传播。

在真假信息混杂时期,媒体应当扮演着辨真假、正视听的重要角色。不过,美国的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显然对疫情虚假信息的矫正远远不够,矫正机制失灵。此外,传统媒体推出了事实核查,寄望于挽救新闻的真实性。但在疫情公共信息高度政治化的背景下,事实核查可能成为一种新的信息垄断方式和霸权工具。

三是,反智主义借机流行,虚假科学俘获受众市场。

美国政客与政府散布疫情虚假信息,将疫情信息的公共传播政治化,不仅有着自己的政治诉求,而且本身是一种反智主义的行为。在社交媒体时代,这些疫情虚假信息被大肆扩散,激发非理性行为与情绪,最终使得美国国内的反智主义借机流行。

不难发现,反智主义在疫情中被唤醒,它盛行的后果是,人们情愿接受煽动性的信息,而不是听从专家的意见。反智主义在社交传播中不仅体现为网民信任与转发来自政客等意见领袖的疫情虚假信息,而且他们个人的社交信息生产会受到反智主义的激励,从而推动网民自觉不自觉地加入到疫情虚假信息生产者的行列,推动疫情虚假信息增值,这形成一个连锁反应,撕裂美国社会,并危害全球社会。

综上而言,政治优先的人为操纵,疫情虚假信息合谋传播,反智主义借机炽盛,这是三个互为动力的漩涡,使美国始料未及地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这使人感叹,“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新闻界”的传统在美国已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自我而不负责任”的传媒业,这值得深思和警惕。(作者分别是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