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记者无国界”这出戏演员比观众多

总部位于法国的“记者无国界”组织,今年5月18日启动了一个名为“新闻信任倡议(JTI)”的认证程序,该程序自称旨在通过识别和推广“值得信赖的新闻来源”来打击虚假信息。这个在线程序要求媒体先做一个格式标准的自我评估,公之于众,最后再经第三方评估申请认证为“可信赖的新闻来源”。支持JTI的基本都是西方的新闻和社会机构,包括美国大互联网公司和“台湾新闻工作者协会”,中国和俄罗斯的新闻机构均未参与其中。

“记者无国界”将JTI描述为“改变游戏规则的透明度工具”,然而互联网传播基于的是另一种与传统媒体不同的逻辑,传统媒体在影响力下降的情况下能否通过增加可信度的识别标签来夺回公众的眼球和影响力,这值得怀疑。JTI的设想2018年就已出现,今年5月正式启动后基本没有在传播界产生实际反响,以至于现在连通过互联网搜索有关该计划运行的任何消息都不容易。

老胡之所以捡起这个几乎无人问津的话题,是因为“记者无国界”组织非常反华,它搞这个JTI时,显然也考量了中国因素,希望这个在线程序一旦产生影响力,能够形成阻挡中国声音进入国际舆论场的又一屏障。它的失败是注定的。

“记者无国界”等西方组织充满意识形态狂热,对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满怀敌意,它们现在无论搞什么往往都会把损害中国作为目标之一。它们想要塑造的世界就是一个与中国势不两立的精神王国,它们会通过各种“规则”和“标准”的制定及改写,划出一道世界与中国的鸿沟,以展示中国与所谓“普世价值”格格不入的“自我孤立”。

其实“记者无国界”是当代世界最恶劣的撒谎者之一,它一直致力于构建一个围绕中国的谎言联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国蓬勃发展的巨大现实构成了对“中国道路是错的”这一指控的强大否定。他们每年排的全球“新闻自由度”榜单都将中国列到最后几名的垫底位置,然而中国舆论场总能够及时发现曝光各种问题,并且形成推动解决这些问题的民意呼声和压力,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舆论场整体上对推动解决国家的问题几乎无所作为,“新闻自由度”这个概念早已在他们那里空心化了,成了西方颜面的口红。他们把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到垫底是一种自我打气,是自嗨。

西方舆论界在当今世界的一些根本问题上用立场先行代替客观性,不惜颠倒黑白。新冠疫情在西方国家反复酿成人道主义灾难,西方舆论机构却集体将抗疫成功的中国列为攻击的头号靶子。还有美国等几个不断发动战争的西方国家把已经几十年未战一次的中国指责为对世界和平的“威胁”。不仅美国军舰以反复穿越台湾海峡的方式宣示“航行自由”,连英国的军舰也万里劳师加以效仿,明明这是挑衅、贱招,却要冠以“规则”的美名,西方媒体的眼珠子和良心一起被挖掉了吗?

“记者无国界”是对中国抹黑最多的西方组织之一,他们几乎支持了针对中国的所有攻击。他们一定觉得与小国作对好玩的程度不够,而咒骂中国可以有足够多的听众,可以出要多大有多大的风头,掀前所未有的意识形态巨浪,形成“这下可有事干了”而且会得到整个西方支持的“事业”。

“记者无国界”搞不定互联网,老胡前面说了,互联网虚假信息所依赖的传播逻辑不是一个西方非政府组织所能修改重置的,该组织真正有兴趣和更容易找到政治和经济赞助的是对中国发难。他们的做事起点可能五花八门,但他们对于西方、尤其是对于美国的政治交代最终都要落在制造针对中国的舆论铁幕上,这是他们对于西方统治集团的“时代价值”。

JTI这出戏到现在似乎搞成了演员比观众多的尴尬场子。但“记者无国界”这样的组织脸皮很厚,它将像野狗一样时不时出没在中国前方的路上,所以我们的行装中不能少了一根打狗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