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峰:国际社会应就美国在阿罪行追责

提及过去20年来美军在阿富汗的种种侵犯人权行径,可谓劣迹斑斑,包括美国媒体在内的国际舆论屡有报道。美国不仅给阿富汗人民的生命财产和社会稳定造成严重破坏,留下千疮百孔的“烂摊子”,而且犯下明显的战争罪,给世界带来无尽的“后遗症”。国际社会应就阿富汗问题对美国追责。

长期以来,战争罪被公认是最严重的国际罪行之一,国际相关法律文件也都明确规定要对此予以打击和制裁。根据1998年《罗马规约》第8条规定,在包括军事占领及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情况下,行为人明知受害人有受保护的地位,但实施了“故意杀害、酷刑或者不人道待遇和生物学实验、严重伤害、破坏和侵占财产、强迫在部队服役、剥夺公允审判权、非法驱逐出境或迁移或非法禁闭、劫持人质”等八种严重违反1949年《日内瓦公约》的行为,其中任何一项即可构成战争罪,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另外,《罗马规约》还进一步规定了上述八种侵害行为以外的其他侵害行为,总共26种,其中包括“攻击平民、攻击民用设施、过分地造成附带平民伤亡或破坏民用物体或自然环境、使用窒息性或禁止类型弹药、损害个人尊严、性奴役、性暴力”等,只需任何一种行为,即可构成战争罪。

20年来,无论以反恐为由杀戮阿富汗无辜平民和孩童,还是在审囚时动用种种非人道酷刑,无论使用号称“炸弹之母”、可将半径300米—500米内氧气燃烧至只有1/3浓度的GBU-43巨型空爆弹,还是焚烧侮辱塔利班人员尸体甚至性侵囚犯,驻阿美军都在战争罪上难辞其咎。2008年,驻阿美军对阿西部赫拉特省阿齐扎巴德村空袭,造成50名儿童和19名妇女在内近百名平民遇难。2010年,驻阿美军士兵组建“杀戮小组”,出于所谓“娱乐目的”射杀无辜平民,并割下遇难者手指作为战利品。2012年,美军士兵罗伯特·贝尔斯枪杀驻地附近村庄的16名平民,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儿童。据国际慈善机构“救助儿童会”新近披露,阿富汗20年间有近3.3万儿童在战争中丧生或受伤。今年8月29日,就在从阿富汗撤离前夕,美军为报复喀布尔机场恐怖袭击案实施无人机空袭,袭击和之后的爆炸致平民一家9口死亡,最小的只有两岁。这是在全世界的高度关注之下,美国在阿富汗欠下血债中的最新一笔。

为掩盖驻阿美军的劣迹罪行,美国政府不仅矢口否认,还粗暴阻挠国际机构对美军在阿战争罪行的调查工作。2020年,在国际刑事法院决定调查美军罪行后,美国宣布对发起调查的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实施制裁。美国还以自己不是《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缔约国为借口,宣称国际刑事法院无权调查美方人员,并诬蔑国际刑事法院是“腐败的机构”,充分反映出当前美国拉拢盟友强调所谓“基于规则的多边主义”,其本质是“丛林法则”叠加“强权政治”的一种“伪多边主义”。

翻开史书,不难发现“战争是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这个被众多历史学家认为“世界史上最好战”的国家,在战争、奴役和杀戮中诞生、壮大并成为如今的超级大国,建国240多年的历史上,仅有16年没有打仗。据不完全统计,从二战结束到2001年,世界共发生了248次武装冲突,美国发起的就有201场,占81%。二战后迄今76年,除福特和卡特之外的所有美国总统在任期内都发动或进入过战争。可以说,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建立在“美军、美元、美债”基础上,打仗是华盛顿维护所谓“实力地位”的最大利器。美军之所以能够“独步天下”,靠的主要是先进武器和科技,加上它无人可及的战争经验。

当今百年变局之下,美国政客迷信武力、推行“民主制度输出”注定失败。现在,阿富汗人民正遭受美国遗留的苦难,而华盛顿的政客只顾盘算自身利益得失,挖空心思推卸责任,全然不反躬自省,不反思自身罪行,甚至还在为维护党派利益和霸权地位喋喋不休,内斗不止。但公道自在人心,世界不会忘记美军在阿富汗的罪行。阿富汗人民承受了深重灾难,面临不确定的未来,美国不能一走了之,必须为此担责。

在此,笔者呼吁:待阿富汗主权政府正式成立后,国际社会应支持其对20年的阿富汗战争进行全面调查,并由公正的第三方对美国种种罪行进行追责,不仅要依法惩处那些具体的基层人员,而且根据《罗马规约》第28条规定,对那些对暴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知下属将要实施或已实施罪行而没有采取制止措施的军事指挥官也进行追责。给世界人民一个交代,给阿富汗人民一个交代。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作者是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