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德文:贫困是人类共同非传统安全威胁

“毕节发布”微信公众号近日证实,某境外媒体记者持续潜入贵州省毕节市,非法采访报道该市脱贫攻坚方面的负面信息,并在境外炒作。该媒体的非法活动被当地机关干部举报。人们不禁要问,非法采访报道脱贫问题与危害国家安全行为,是如何联系起来的呢?

当前,世界各国都在不同程度上面临非传统安全带来的挑战。与传统安全不同,非传统安全并不指向军事威胁导致的国家主权安全,而主要表现在因经济、信息、生态、环境、宗教、传染性疾病等因素导致的,对国家生存和发展构成重大威胁的安全问题上。在人类历史上,贫困问题一直是世界各国,尤其是欠发达国家和地区最为重要的非传统安全问题,因贫困所导致的人道主义危机,也是国际社会共同关注的话题。中国倡导将生存权和发展权作为基本人权,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发声,这是在人权领域对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西方国家的有力反击。

近代中国的积贫积弱,给人民带来了深切而痛苦的记忆。因此,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能像中国共产党一样,将强国富民当作自己的初心使命,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像中国一样,举全国之力、持续几十年将减贫视作政府的基本职责。某种意义上,脱贫既是民族复兴的使命要求,也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内在要求。概言之,“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这是改革发展的根本依据。

脱贫是一项艰苦卓绝的事业,不仅取决于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发展水平,还取决于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和文化。迄今为止,全球的贫困问题仍然严峻,广大发展中国家还在为脱贫事业努力。即使在一些发达国家,绝对贫困也未能完全消除。而中国在生产力水平不算很高的情况下,消除了绝对贫困,为全球的减贫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获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赞誉,也鼓舞了广大发展中国家和人民。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和治理效能的有力证据。

在这个意义上,一些对中国不友好,对中国的政治制度抱有成见的机构和人士,千方百计抹黑脱贫攻坚成绩,也就不足为奇。脱贫攻坚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在实施过程中,客观上难免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中央和地方党委政府采取了巨大努力解决脱贫攻坚过程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这是广为人知的事实,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实上,过去一些年,新闻媒体也对脱贫攻坚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广泛的监督报道,那些报道在一定程度上对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起到了重要作用。

但是,新闻采访报道需要坚守职业操守和道德。某些反华媒体断章取义,甚至编造事实,说得轻一点,是违悖新闻伦理。不少接受过那些媒体采访的干部、群众和学者,都反映自己的某些话被抽离语境、断章取义和刻意歪曲。以至于,有些学者对一些外媒采访采取了不信任、不合作的态度,这最终损害的是新闻机构的公信力。更有甚者,一些境外媒体报道明显有攻击中国的意图,在新闻事实的择取中带有意识形态偏见,甚至不顾新闻伦理、不核实信源,对捕风捉影的虚假信息如获至宝,其报道其实已经偏离了新闻自由,成了意识形态斗争的棋子。

中国致力于为境外媒体记者依法依规在华采访报道工作提供便利和协助。但中国是一个正常的主权国家,对新闻采访活动也有相应的法律法规要求。一些外媒打着所谓的新闻自由旗号,不顾有关法律法规非法进行采访报道活动,这就有可能危及我国国家信息安全,有关部门采取必要措施,是合理合法的。

某种意义上,中国在脱贫攻坚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瑕疵,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中国的党和政府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治国理政的根本宗旨,将“实事求是”作为行为准则,一向欢迎建设性的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是因为,我们举全国之力开展脱贫攻坚,并不是为了获得表面上的声誉,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一件有益于人民,有益于全人类的伟大事业。并且,我们也坚信,我们取得的脱贫成果,经得起历史检验,经得起包括外媒在内的新闻媒体的监督。但凡是对中国国情有点了解,对中国的党和政府秉持基本的客观态度的人,都不会抹杀中国脱贫攻坚取得的伟大成就。

人类共同的非传统安全威胁是贫困问题。一些境外媒体刻意寻找中国脱贫负面信息,鸡蛋里挑骨头,其心可诛。如果这些媒体有基本的职业道德,应该更多关注的是中国人民在反贫困斗争中所取得的经验,为全人类消除绝对贫困贡献力量。(作者是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