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彪:塔利班如何用行动证明反恐诚意

国际社会对阿富汗有一个共同期待,那就是希望塔利班“同恐怖势力划清界限”“恐怖组织不能在阿富汗领土上立足”,即彻底切断与恐怖主义的联系。9月23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G20阿富汗问题外长视频会议上指出:“一些在阿的国际恐怖分子正在策划趁乱坐大或向邻国流窜渗透。塔利班有必要切实履行承诺,同‘基地’、‘东伊运’等恐怖势力彻底划清界限并予坚决打击。”10月12日晚,王毅以视频方式出席G20阿富汗问题领导人特别峰会时建议:“采取零容忍态度,确保阿富汗远离恐怖主义。”

国际社会之所以对塔利班切断与恐怖主义的联系问题如此关心,主要是基于历史记忆和现实威胁评估。历史上,阿富汗曾经长期成为恐怖主义的孳生地和“天堂”,不仅使得阿富汗深受其害,也向周边地区乃至全球扩散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对国际安全构成严峻挑战。塔利班也曾为“基地”组织等提供庇护,严重恶化国际反恐形势。当前,在阿富汗仍活跃着20多个恐怖组织,且大多与塔利班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在新形势下有进一步发展壮大并外溢的可能。塔利班想要融入国际社会,获得国际承认和援助,就必须改变与恐怖主义的关系现状。

尽管塔利班多次表示,它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的领土去攻击中国等国家,不允许“东伊运”等组织在阿富汗有任何训练场、资金招募机构和士兵招募场所。但是要完成承诺,不仅要求塔利班有真实的意愿,也需要塔利班具有真正的能力。

主要由于不同派系间的矛盾,并在对极端恐怖势力、国际社会压力等的认知上存在较大分歧,塔利班内部在是否要切断与“基地”“东伊运”等的联系问题上意见不一。强硬派与保守派认为,在塔利班曾经所处的艰难时刻,一些极端恐怖组织都与塔利班进行过合作,因此如今应“对等地”向它们提供庇护,只有这样才能维持良好声誉。

从现实主义角度出发,塔利班也担心强行驱逐或者彻底清除极端恐怖组织会招致它们的激烈反抗,甚至有可能加入到敌对者阵营。再加上一些恐怖组织已在阿富汗深耕多年,深谙阿富汗的国情和行事准则,与地方势力盘根错节,对它们进行彻底的剥离或形成全面压制难度不小。

在塔利班掌控喀布尔后,“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已经开始更加明确地反对塔利班。“伊斯兰国”一方面严厉指责塔利班获取政权的主要原因和途径是“与美国达成了交易,并配合美国等异教徒完成了撤离”。另一方面,“伊斯兰国”明显增加了在阿富汗的恐怖袭击。8月底以来,它已制造多起骇人听闻的袭击事件。10月8日,昆都士发生的恐怖袭击导致超过200名平民伤亡。尽管塔利班声称在阿富汗的“伊斯兰国”只是“头疼”问题,不是严重威胁,自己“能够单独应对”,但袭击事件的接连发生,表明角色发生转变后的塔利班在应对恐怖主义袭击时力有不逮。

通常认为,在实行严苛统治的情况下,塔利班有望压制极端恐怖势力。但存在一个现实悖论:如果塔利班实行严苛统治,那就意味着其对国际社会的需要将大大降低,它也就失去切断与恐怖势力联系的动力;如果塔利班真正希望发展经济并融入国际社会,它就无法也不愿实行严苛统治,那么它就难以在短时间内压制极端恐怖组织。

因此,塔利班在切断与恐怖主义的联系方面,既存在意愿问题,也面临能力挑战。国际社会不能简单地寄希望于塔利班自己履行承诺,而应该有一定的监督机制与制约措施,同时也需要给塔利班一定时间。国际社会应该和塔利班一道就切断与恐怖主义的联系问题制订一个较为清晰的计划和路线图,并明确相关的监督与制约机制。

在这之前,需要塔利班切实做出改变,国际社会也需要最大限度地协调在对塔利班认知方面的分歧。卡塔尔副首相兼外交部长穆罕默德·阿勒萨尼在出席联合国大会时表示:不同的塔利班成员之间有变化,塔利班与20年前不同。这种观点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但非主流,塔利班必须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改变和在反恐方面的“诚意”。(作者是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阿富汗研究中心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