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宪举:天然气并非“武器”,俄欧各有所需

俄罗斯总统普京13日表示,俄不会利用天然气作为武器,而是已准备好帮助缓解欧洲能源危机。为什么普京要回应“俄罗斯将天然气作为地缘政治武器”的说法呢?起因是最近一段时间欧洲大陆出现天然气短缺危机导致价格飙升,一些企业停产甚至关闭,人们担心将面临一个“寒冷的冬天”。在这一背景下,西方舆论开始散播俄罗斯“天然气威胁论”。

与此相关的指责五花八门。有欧洲国家指责俄罗斯“故意减少”对欧天然气供应,以迫使美欧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让步;一些欧洲政客指责俄没有向欧洲出口足够的天然气,应对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负部分责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不久前在布鲁塞尔接受采访时则声称,俄罗斯有着将能源“作为政治武器”的长期历史。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俄罗斯是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之一,也一直重视与欧洲的合作。2019年俄天然气产量为7422亿立方米,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2018年俄出口量为2450亿立方米,居世界首位。欧洲对俄天然气的依赖很大是客观事实,其中德国、意大利、法国、斯洛伐克等国尤为突出。近几年俄出口天然气约占欧洲天然气市场的三分之一,有的年份甚至超过40%。可尽管2009年1月初俄罗斯和乌克兰天然气争端曾短暂影响欧洲一些国家,令它们心有余悸,但俄政府一直严格遵守与欧洲的天然气合同,对这一点欧盟心中有数,否则也不会支持“北溪-2”项目。

为了避免再次爆发与乌克兰的天然气争端,并着眼于长远,加强与德国等欧盟国家的天然气合作,俄罗斯不顾华盛顿的阻挠干扰,坚持完成了“北溪-2”天然气管道建设。按照规划,这条管道每年可向德国等欧洲国家输气550亿立方米,俄将获利10亿美元以上。而德国、丹麦等国则可弥补因关闭核电站、减少煤炭带来的能源缺口。

其次,具体到这次欧洲出现天然气严重短缺的原因,一是随着不少国家解除疫情封禁,企业复产带来消耗量上升;二是冬季来临,欧洲民众对能源的需求量激增;三是这几年欧洲不少国家因经济不景气而削减天然气进口,导致储备大量减少。目前欧洲天然气的储存库容量不足60%,已降到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反映了欧洲国家对天然气市场的严峻形势估计不足,准备不够。

第三,俄罗斯已经加大了对欧洲的天然气供给。在紧迫的形势下,一方面,有欧洲国家要求俄罗斯立即增加天然气供应量,最好是它们要多少,俄罗斯就给多少;另一方面,一些西方批评人士称,俄罗斯“故意不向欧洲市场供应额外的天然气”。对此,俄总统普京回应说,前些年欧洲一些国家从长期供应合同转向现货天然气购买“是个错误的决定”。

今年以来,俄向欧洲大陆输送的天然气已比去年增加15%。现在欧洲国家要求进一步加大供应,俄罗斯也已经准备按需输送更多天然气。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在天然气价格飙升之际,俄方“随时准备增加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在天然气市场发生的价格急剧升高中,俄罗斯“绝对没有起到任何推波助澜的作用”。

由此可见,所谓“俄罗斯应对欧洲天然气危机负有责任”的说法,实际是一些人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坦率地讲,俄罗斯对与欧洲之间的天然气合作更看重信誉和长远效益而非短期眼前利益。正如普京所说,“即便在冷战时期,苏联也继续履行合同向欧洲大陆输送天然气”。

也正是由于俄罗斯在天然气领域的良好信誉,中俄在天然气供应方面有着长期合作。今年9月3日中俄合作的阿穆尔天然气加工厂首套氦提纯液化装置投入生产,开始了天然气领域的更高级合作。此外,中俄在北极亚马尔半岛合资开发液化天然气的项目也取得进展。

至于沙利文的那些“暗示”和对俄罗斯的历史指责,显然有离间俄欧天然气合作的意味。美国觊觎欧洲能源市场由来已久,在制裁“北溪-2”项目遭到失败后,美国对破坏俄欧天然气合作耍一些花招,也就不足为奇。(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