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学:美国搅局无妨中拉合作推进

美国官员日前赴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巴拿马考察基础设施项目,被外界普遍认为是,要与中国 “一带一路”合作相抗衡,为拉美国家提供替代选项,提高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但是,众所周知,新冠疫情让拉美国家遭受重创,许多人在担忧,拉美或许会陷入又一个“失去的十年”。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并非真心帮助拉美,而是将中美“竞争”推到拉美,实在不合时宜。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在拉美国家实施其外向发展模式的过程中,“中国因素”已经作出了不容低估的贡献。这一贡献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中国为拉美产品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由于中国在国际市场上进口了大量初级产品,维持了国际市场上初级产品的高价格水平,这对严重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拉美国家来说无疑是非常有利的。而且,在最近一二十年,拉美国家的非传统出口产品(即除初级产品以外的出口产品)在中国市场上的份额不断扩大。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多个拉美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与此同时,拉美国家对中国的出口也经常性地刷新历史最高纪录。

第二,中国在拉美的投资弥补了拉美国家的资本短缺。受文化因素和经济因素的影响,拉美国家的储蓄率不高,资本积累能力很弱。因此,无论是基础设施领域还是产业部门,投资不足导致的问题很多。中国虽无力彻底消除拉美的投资不足,但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弥补其资本短缺。从南美洲到中美洲,从加勒比到墨西哥,中国在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项目随处可见,为拉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但是,美国对中国在拉美的存在日益表现出忧虑、戒备和抵触的心态。例如,在特朗普当政时,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居然扬言,“门罗主义”并没有过时,收回了奥巴马政府的公开承诺:“门罗主义”一去不复返了。美国既用恐吓、胁迫的手法对待拉美,也在拉美与中国之间进行明目张胆的挑拨离间,甚至用“美洲增长倡议”等“胡萝卜”引诱拉美远离中国。

美国的这种手法不能说完全是徒劳的。例如,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哥伦比亚和巴哈马5国不愿意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尽管它们并不拒绝在“一带一路”的“五通”中加强合作。再如,在美国的胁迫下,与台湾保持所谓“邦交国”关系的拉美国家无法独立自主地制定外交政策。当美国得知巴拉圭希望通过在抗疫领域加强合作等方式积极探讨两国建交的可能性后,国务卿布林肯立即致电巴拉圭总统,表示美国坚决反对巴拉圭求购中国疫苗。

但是希望与中国加强双边关系的有识之士为数不少。例如,巴西前总统罗塞夫不久前写道,“拉美决不能盲目服从美国……我不认为我们能保持中立。我认为在这种关系中,我们可以拥有更高的谈判地位。因为我们的大陆拥有最大的能力来养活世界,我们拥有能想到的所有矿产资源,从用于制造电池的贵金属到石油:别忘了阿根廷有很多石油矿藏;不要忘记巴西有盐下油储备;不要忘记委内瑞拉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国;不要忘记墨西哥的重要资源储备。”这位左翼政治家还说:“我们的立场不在美国那边。我们的立场是独立,是与中国在一起。”

正如一些分析人士所言,中国并不是有意与美国竞争拉丁美洲地区的影响力。中国也不希望拉美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中国甚至希望中国、美国和拉美三方开展“三赢”的三方合作。因此,不论“美国因素”会在多大程度上损害中拉关系,中国对拉美的政策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拉美的疫后重建中“中国因素”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作者是上海大学特聘教授、上海大学拉美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