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为八国联军辩护是洋奴史观

文学创作可以天马行空,但是对于新闻、历史类文字,首先要求的是真实。例如一起历史事件的时间、地点、人数、过程等等都要是真实可信的,不能像神话故事那样随意编排。但是,客观真实并不等于全部,如何解释真实,甚至比真实本身更有影响力。市面上不时会有所谓“历史书”,为吸引眼球、标新立异,用一些与常识完全相反的观点立论,甚至为某种目的将不合理的事情合理化“解释”,歪曲历史。

今年7月,中国台湾省某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为《八国联军乃正义之师》的书,把列强侵华历史歪曲成“平息浩劫、解危纾难、人道救援”。从本书的内容可以看出,它是在阐述作者自己对于历史的“解释”,为了某种目的给八国联军侵华做道义上的辩护。

世界近代史上,西方有种种丑陋的行径。在西方社会,为他们各类不道德的丑陋、野蛮行为辩护声音不绝于耳。例如,为鸦片战争辩护的理由之一说,因为中国闭关锁国,不开放;还有狡辩说,清政府禁烟没收了西方人私人财产,侵犯了私人利益等。确实,站在英国人一边,有为自己不道德行为找种种理由的动机和行为,但中国人能接受这种理由吗?为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做道义辩护,某种程度上类似日本在靖国神社为它所有的战争行径做辩护,其狡辩的所谓理由当然不能被受害国家及人民接受。

不同在于,在英国、日本国内为鸦片战争、侵华战争等行为作辩护的是施害者自己,而《八国联军乃正义之师》的作者是一个以前是中国人,后来移民到了海外的华裔。一个受害人替施害者辩护,其自虐行为足以令人感到匪夷所思。曾经有一些移民海外的人接受某种言论的影响,认为存在一种“世界公理”,可以据此对历史事实做出评价和解释,比站在狭隘的民族立场、国家立场的解释更加公正客观。但是,事实上,即便有所谓“世界公理”存在,它的内容应该是什么,从来都充满争议,更何况西方的话语霸权总是把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原则当成所谓“世界公理”。至于写出《八国联军乃正义之师》一书的作者究竟出于什么企图为八国联军侵华辩护,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本书完全是颠倒是非,其背后的价值观是扭曲的。

《八国联军乃正义之师》一书没有在中国大陆上市。可喜的是,当它在中国香港上市不久,便被香港市民举报,从而使得该书在香港的书店下架。结合前几年香港的乱象,此举让我们看到香港民众的历史观、价值观正在拨乱反正,这一点令人欣慰。可悲的是,这样一本完全违背中国利益、丑化中国的书,居然能在台湾堂而皇之地出版,某些人还以“言论自由”为其辩护,说反对这本书的人是“玻璃心”。可见,台湾某些人在丧失中国立场、沿着洋奴媚态方向赤足狂奔得有多远。事实上,反对这本书对历史的“解释”,恰恰显示了中国强大的自信,面对强权的霸道话语不再唯唯诺诺,而是毫不犹豫地揭穿强盗逻辑,并提醒善良的人们予以警惕。

实际上,《八国联军乃正义之师》还涉及到一个非常重大的时代问题。近几百年来,西方构建了一整套话语体系,为他们的种种行径辩护,似乎他们代表人类的方向和整体利益。事实上,全世界的民众正日益看清,西方中心论完全难以自洽,充斥着无数谎言,毫不掩饰地为西方利益狡辩。因此,当今中国最需要的是,建立自身的话语体系以驳斥西方假公济私的话语体系,并使中国的话语体系更加符合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普遍价值和利益。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使得各种洋奴和洋奴史观成为历史垃圾,才能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拥有真正坚实的基础。(作者是文化学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