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和丹:第2758号决议不容挑衅

1971年10月25日,包括索马里在内的23个成员国向第26届联合国大会提交了一份提案。该提案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并允许它在这个世界机构中享有恰当的代表权。在这个历史性的日子里,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获得通过,联合国历史上第一次听到发展中国家的声音。当我们庆祝第2758号决议通过50周年时,我们记起团结力量的重要性,同时也坚信,这一来之不易的结果,不容挑衅。

这一了不起的成就主要是由几个非洲国家带头积极倡导和开展运动而取得的。它们对中国表现出的团结,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们在反对外国统治、殖民化和帝国主义方面共同历史经验所推动的。

中国于1945年10月24日作为创始国加入联合国,并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此之前,中国是1944年起草《联合国宪章》的4个国家之一,并被授予第一个签署《联合国宪章》的荣誉,以表彰其长期以来的反侵略斗争。

然而,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被阻止重新取得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在接下来的20余年里,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恢复在这个世界机构中应有的代表权所做的努力一直受到阻碍。直到第2758号决议的通过,这要归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断增加的朋友,特别是非洲朋友。回顾历史记录,索马里作为当时最积极的支持者之一,在这一努力中表现突出。

索马里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以前。摩加迪沙自中世纪以来一直是海上贸易的中心,是海上丝绸之路货物贸易的重要港口。这些友好关系生动地铭刻在郑和的记录中。根据一些历史学家的记录,建于13世纪的阿居兰国的索马里人,可能是第一批与明朝建立外交关系的非洲人,他们在600多年前向永乐皇帝赠送了一头长颈鹿和熏香。同时,摩加迪沙的索马里学者、探险家赛义德可能是第一个学习和翻译中文的非洲人,他14世纪时前往中国的故事在著名旅行家伊本·白图泰的日记中有详细的记载。

索马里在1960年12月获得独立后仅几个月,就成为第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东非国家。从那时起,索马里对一个中国原则的坚持就一直是响亮而坚定的。索马里代表在联合国毫不避讳地谴责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不公正行为,并热切主张恢复中国作为其人民法定代表的席位。更重要的是,索马里在两个不同场合提出了两项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权利的提案,并且是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的23个共同提案国之一。

回顾自1960年9月索马里加入联合国以来,索马里代表在联合国大会和联合国安理会的发言记录,我发现索马里代表没有错过任何机会表达他们对中国强烈而坚定的支持。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对一个当时占世界人口1/4的国家在世界机构中得不到充分的代表表示失望。

1961年10月6日,时任索马里代表团团长的阿卜杜拉希·伊萨首次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就曾断言:“我认为,继续无视一个对6亿多人居住的广阔土地行使主权的政府的存在是不合适的。”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索马里驻联合国的代表每次上台发言时都会提出这个问题,质疑拒绝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政府参加审议的做法是否合理。

在1967年9月27日的联合国大会第22届会议上,阿卜杜勒拉希姆·艾比·法拉大使提到,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排除在其联合国的合法地位之外是“不合逻辑的,违背了国际社会的利益”。

而在1968年10月23日,索马里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哈吉·法拉·阿里·奥马尔在联合国大会第23届会议上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缺席使得许多国际问题的解决难以取得进展。”

1969年10月7日,索马里总理穆罕默德·哈吉·易卜拉欣·埃加尔在参加联合国大会第24届会议时,再次提出:“当我们把一个国家排除在我们的决策机制之外时,我们不能要求这个国家尊重我们的权威。”

也许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联合国之外,索马里的代表也在全球媒体上直言不讳地倡导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以及其他联合国机构的合法权利。1971年,索马里驻联合国特使阿卜杜勒拉希姆·艾比·法拉大使在接受CBS中东记者米切尔·克劳斯关于同一问题的采访时,郑重强调:“我国政府或其他任何政府都无权指挥中国人民应该如何处理他们的内部事务。台湾就是中国的一部分。”

从那时起,这种全天候的友谊、团结互助以及对彼此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相互尊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加牢固。今天,中国已跻身索马里的最大贸易伙伴之列,并且是索马里学生出国留学的热门目的地之一。与此同时,过去60年,中国坚定不移地支持着索马里。

如今,随着索马里在恢复重建的道路上不断前进,索马里人热切地希望与他们的全天候朋友在各类合作倡议下实现重大的发展里程碑,例如中非合作论坛、“一带一路”倡议以及中方最近提出的全球发展倡议。(作者是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校聘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