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鹏:从根本上摒弃“第一学历”标准

一些企业招聘时把“第一学历”作为首要门槛,有的甚至明确提出“本科非‘985’‘211’高校毕业生不招”……“第一学历”这个事情,往小了说,是教育偏见、职场歧视;往大了讲,或对转变我国劳动力结构、加快人口红利转向人才红利造成阻碍,将影响我国人口高质量发展进程,进而影响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

教育部已多次澄清没有第一学历的说法,但为什么“第一学历”这种本不该存在的审视标准仍然根深蒂固地存在?事实上,“第一学历”作为衡量标准持续存在于各个行业领域,无论是用人单位的招聘,还是考研申博,面对数量众多的求职者或者报考生简历,如何做到快速筛选优秀人才?于是,“第一学历”成为首要衡量标准。因为有一种观念认为,“第一学历”相当程度上代表一个人能力甚至是智商的高低。由此,人们都挤破头冲向名校,但名校的席位是有限的,最终开始“内卷化”:歧视催生内卷,内卷的结果又是加深歧视,如此恶性循环。

由于“第一学历”的存在,人才的上升通道可能会被过早地“锁定”。如果“第一学历”的偏见不能被消除,那么最后很可能大量人才被埋没,人才越来越集中于所谓“教育出身”好的群体,而那些最开始没有进入这一梯队的青年人,由于预料之中上升通道的收窄和发展前途的黯淡,可能会选择“躺平”。目前,国家正在推进“双减”工作,未来的中考将会有相当部分的初中生面临进入高中或职业学校的选择,这将对一大批孩子和家庭形成极大压力,在整个社会还没有扭转传统教育观念的时候,这将是一个残酷的现实。

人才,强国之根本、兴邦之大计。在劳动力优势逐步弱化的情况下,我国人口红利必须加快向以高技术人才和高技能人才并进的人才红利转变。而高层次人才不等于高学历人才,未来要推进与加快现代产业体系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我们不仅需要高技术人才,更需要一大批高技能人才。一些地区新兴产业培育不足、新旧动能转换滞缓,往往与高技能人才大量缺失相关。由于高技能人才的大量缺失,中西部地区在承接中高端产业的时候,往往陷入“人才困境”。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摒弃“第一学历”的衡量标准,给新阶段的人才成长更加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正确的舆论宣传和及时的政策引导至为关键,不仅仅是教育部门,更需要多部门联动,以真正切实可行的对策措施,从根本上彻底解决所谓“第一学历”的问题。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迅速发展,要有高质量的人才群体来支撑中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进而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未来中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还需要有一大批优秀的“行业状元”,而这些“行业状元”决不能以所谓的“第一学历”作为衡量标准。教育的目标是让人们按照自己的兴趣、专长和天赋追求一个适合自己的学习道路,使个人才华得到最充分发挥,更重要的是敬业和乐业的精神。只要是付出劳动、付出努力,每个人都能取得优异的成果,我们才能从容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才能更好地适应新阶段下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要求。(作者是广西社会科学院经济发展与战略决策研究学部主任、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