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强:释放石油储备,各国都很谨慎

日前,美国拜登政府向中国、日本、韩国等主要石油消费国发出请求,呼吁各国释放石油战略储备以帮助抑制近期飞涨的国际油价。今年三季度以来,全球油价出现大幅上涨,布伦特原油价格强势突破80美元/桶。在此背景下,拜登政府为何急切地提出各国协同释放石油战略储备的要求,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笔者认为,虽然石油供应与地缘政治关系密切,但此次拜登政府的呼吁更多还是基于以下两个原因:减轻油价飞涨给美国国内民众带来的压力及降低国内通货膨胀率。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末美国汽车总保有量为27072万台,每千人拥有汽车量是837辆。如此高的汽车普及率使得美国民众对于油价十分敏感。截至11月17日,全美汽油价格平均为每加仑3.41美元(约0.9美元/升),较一年前上涨了1美元/加仑,其中加州平均油价更是高达4.69美元/加仑,美国车主“加不起油”和“加不到油”的尴尬局面并存。汽车高普及率以及暴涨的油价,已经严重影响到美国普通民众的生活。随着年末节假日的到来,美国民众出行需求量有进一步增加的趋势,因而美国政府必须想方设法减轻油价飞涨带来的负面影响以维持政府支持率。此外,原油价格上涨会助推消费价格指数,并直接拉高通货膨胀水平。10月份美国汽油的价格同比上涨了49.6%,消费价格指数同比涨幅则达到了6.2%,创下1990年11月以来最大同比涨幅。因而快速妥善地稳定国内油价,并以此为抓手来缓解通货膨胀问题,便成为了本届美国政府的当务之急。

虽然美国政府一直在积极呼吁全球石油战略储备的释放,但各国不一定会做出积极回应,全球协同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库存的可能性较低。首先,不同国家对于油价未来走势的判断有差异。其次,其他国家对于高油价的敏感性并没有那么强。一些国家对于未来油价可能持有较为乐观的态度,认为石油市场将很快从供不应求转为供需平衡。随着未来欧佩克逐步取消限产,石油价格也可能从80美元的高位逐步回落,因此各国释放石油战略储备以解“燃眉之急”的意愿不强。另一方面,其他国家由于汽车普及率与美国存在显著差距,公众整体上对于高油价的敏感性会弱一些。例如,日本的相关部门就表示,其石油战略储备只适用于能源供应严重中断的情况,而不会用来应对飙升的油价与通货膨胀,印度与韩国在此前也给出了相似的答复。

对于中国而言,石油战略储备起步较晚,考虑到当前我国石油超过72%的对外依存及动荡的地缘政治形势,目前石油战略储备量应该还是不足。国家统计局显示,9月份国家石油储备基地与部分社会企业库容储备的原油不足90天。为稳定国内油价,今年9月中国首次以轮换方式对市场投放了很小量的储备原油,共销售约60万吨。但统筹考虑当前的现实情况,我国石油战略储备对于国计民生发挥着压舱石和稳定器作用,主要将石油战略储备用于缓解供应危机和其他紧急情况的方针不会变,并将继续根据国内需求来达到石油战略储备的最优规模。(作者是嘉庚创新实验室研究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