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宪举:中俄以扩大协作回击离间

近日,有海外媒体报道称,美国一些人在能源供应和抑制石油价格上涨问题上挑拨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而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在俄外交部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强调,“我们将继续加强与好邻居——中国的关系。现在俄中关系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具有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性质。可以说,这是21世纪国家之间有效合作的典范”。普京还直言不讳地表示,“当然,并非所有国家都喜欢(俄中之间的)这种关系。有些西方伙伴试图公开地挑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普京这一表态有力地回击了那些挑拨者。

普京高度评价俄中关系,是其一贯的立场和态度,而直截了当地指出“有些西方伙伴挑拨俄中关系”,也并非首次。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政府就曾把“离间俄中关系”作为一项重要政策,而且还在多个领域采取了系列措施,试图在俄中之间打入楔子。

自今年1月20日拜登入主白宫后,华盛顿继续把中国定为“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企图通过在台湾、香港、新疆、人权等一系列问题上制造抹黑效应及舆论攻势,竭力遏制中国的快速发展。一方面,美国拉拢、威逼自己的盟国及伙伴,对中国实行战略围堵;另一方面,美国一些智库还提出建议,“防止中俄打造同盟应该成为当务之急”,“拉拢俄罗斯比拉拢中国更明智”。一些欧洲国家的专家学者甚至渲染“中国的导弹威胁俄罗斯‘心脏地区’”“美国应该联合俄印日共同遏制中国”等耸人听闻且一厢情愿的观点。

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在这方面不遗余力。例如,今年5月,由曾在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任职的安德烈·泰勒和戴维·舒尔曼合作撰写的题为《中俄危险的融合》一文,先后在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 网站和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外交》杂志刊发。文章声称,“中俄两国走近,会导致美国的注意力和资源分散”,如果不解决俄罗斯对华的支持,美国则无法“管理中国的行为”。文章建议:“美国要向俄罗斯表明,与美国合作要比服从中国更可取,就算不能完全阻碍中俄合作,至少也要防止最坏的影响——结盟。”

《华盛顿季刊》9月22日的文章则罗列各种不客观、不友好的例子,歪曲和抹黑中国对外政策和俄中关系。作者诬称,“中国表面上与欧亚经济联盟进行合作对接,实际上通过与该组织成员国发展双边关系,破坏俄罗斯作为领导国的地位”,“俄中友好关系的高峰很可能已经过去”。

实质上,这些“西方伙伴”试图挑拨离间、唱衰和分化俄中协作,最终想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然而,对于它们的策略和阴谋,俄罗斯方面早已心知肚明。

2020年7月,当特朗普邀请俄罗斯、韩国、澳大利亚、印度出席“西方七国集团扩大会议”时,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随即指出,这一“想法是有缺陷的,因为讨论当今世界的任何问题都不能缺少中国”。

今年6月普京在与拜登会晤前夕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就直言批评美国记者试图挑拨、破坏俄中关系。他质问记者,“为什么总是企图把我们拉入一些你认为可用于美中关系讨论的议题”。普京说,俄罗斯认为中国并不是威胁,中国是非常友好的国家,“不像美国那样,将俄罗斯宣布为敌人”。

我们该如何应对西方国家挑拨中俄关系的企图呢?18日,普京在俄外交部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回答得很明确:“我们很清楚这一点,并将与中国朋友们一道,通过扩大政治、经济等其他领域以及国际舞台上的协作,继续应对这种企图”。简单说,面对西方一些人的挑拨,中俄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扩大协作。

在即将过去的2021年里,首先,中俄两国元首多次互动,就双边合作和国际形势交换看法。两国宣布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延期,传递积极信号。通过纪念该条约20周年的活动,进一步加深了两国人民的友谊。

其次,中俄关系经受住了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持续挑战,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在提供防护用品和药品、研制和接种疫苗等方面开展合作,尽量减少疫情造成的损失。

第三,中俄双边贸易将达到1300亿至140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田湾核电站新机组和徐大堡核电站开工建设,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累计输气超过100亿立方米。

第四,“西部联合-2021”和“海上联合-2021”军事演习加深了两国军队的互信合作,提高了联合作战的能力。除此之外,两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合作也可圈可点。

11月19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对媒体表示,普京总统应邀将于2022年2月初前往北京出席冬奥会开幕式并进行国事访问。继中俄“科技创新年”之后,中俄“国家体育交流年”即将开启。可以预计,中俄两国将如普京所说,以“扩大协作”来回答一些“西方伙伴”挑拨离间的企图。(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