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冠杰:英国万亿出口目标卡在了哪

英国自脱欧后立刻着手全球战略部署,尤其试图重拾贸易立国的传统和特色,大力推进“全球英国”战略。作为将贸易置于“全球英国”核心地位的体现,英国际贸易部最近发布“英国制造,销往全球”的出口贸易战略文件,设定2030年出口额达到1万亿英镑的宏伟目标。

事实上,近年来英国政府一直致力于拓展对外贸易。卡梅伦执政时期就已提出2020年实现出口万亿目标,并试图通过打造中英“黄金”关系完成这一任务。2018年8月特雷莎·梅政府制定《出口战略》白皮书,目标是把出口贸易比重从GDP的30%提高到35%。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在2019年大选宣言中也承诺要增加出口,促进经济繁荣。

为推动贸易出口,英国政府煞费苦心设计谋划。今年9月,英国联合美澳签署AUKUS协定,置国际规则和“大国”颜面于不顾,从法国手中硬撬走数百亿军贸大单。毕竟,在英国看来利益才是永久性的。

为实现新的万亿出口贸易战略目标,英国际贸易部这份出口战略文件提出12点计划,通过启动出口支持服务计划、充分利用欧洲地区发展基金、加强政府间关系建设等措施,竭力联合其他部门推动英国企业向外发展。英国科技产业基础好,金融服务业底子厚,按理说实现万亿出口目标只是时间问题,但为何英国现在表现得如此急于求成?这和英国的全球定位和认知有关。

首先,英国政府认为当前的世界已迈入全球竞争的全新时代。这种竞争不只是某一领域的竞争,而是全方位、系统性的竞争。既然美国这盏“民主灯塔”正变得忽暗忽亮,英国自认为它必须捡起接力棒,以便向世界证明自由贸易和西式民主才是人类优越的发展制度。而要证明这一切,就必须向世界推广自由贸易的理念,还必须把贸易促进繁荣和稳定的理论变成现实。

其次,英国政府还认为当今世界充满巨大机遇。这种机遇是全球经济重心向印太地区转移的结果。到2050年,印太地区在全球经济增长中的比重将从当前的50%增至56%,届时全球中产阶层消费者将达35亿人,其中50%以上生活在印太地区。另外,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E7)的进口需求将与七国集团(G7)持平。面对这种经济增长和进口需求的诱惑,英国无法无动于衷,只能把握机遇积极融入。只有充分参与和接触,才能塑造未来的国际机制并从中获利。出于这种动机,英国今年2月正式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其中一个考量就是希望积极融入印太的举措能为实现“全球英国”尤其贸易目标铺平道路。

最后,英国出口贸易的历史发展轨迹让英国政府把万亿出口目标设定在2030年代。1999年,英国出口贸易额为2494.61亿英镑,2011年增至5127.7亿,从2500亿到5000亿实现翻番耗时12年。若按这一增长速度计算,从5000亿到1万亿再翻番约需24年,时间正好在2035年左右。当然,实现这一预期目标的前提是英国对外出口持续增长,不考虑出口额大幅下滑的情况。然而现实情况却是,2019年英国出口额达到6992.5亿英镑,2020年则回落至6009.73亿英镑。要想实现万亿出口目标,英国政府必须加倍努力克服各种阻力。

积极嵌入印太地区是英国实现万亿出口目标的关键,而中国则是这一地区最重要的国家之一。近年来,中英关系“政冷经热”现象正在加剧。2020年,中英货物贸易额在新冠疫情影响下仍增至924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但同时,英国却以所谓“人权问题”等为借口频繁干涉中国内政,甚至试图展示军事威慑能力,致使中英关系“黄金时代”褪色。虽然在以利益为导向的英国看来,把中国定义为“系统性竞争对手”和抓住印太地区经济发展机遇并不矛盾,但这也为英国实现万亿出口目标埋下风险。倘若英国放下意识形态偏见,与中国一道追求经济发展和谋求人类幸福,到本世纪30年代中期实现万亿出口目标或许不费吹灰之力。若非如此,英国的万亿目标可能只是个梦想。(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学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