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德瑰:日本远交近攻怎样影响地区局势

岸田内阁正在接待越南总理范明政和防长潘文江等政要来访,双方重申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太”和反对使用武力改变现状。有外媒说,日本借机拉拢越南对抗中国。其实,岸田内阁成立以来已与多国首脑视频会谈,都将中国作为主题之一。日本外交越来越显示出明显的远交近攻特点。迄今为止,首相岸田和外相林芳正已分别同美国、英国、印度、印尼、新加坡、丹麦等多国领导人通话,就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太”等问题进行沟通。尽管日本与中国和韩国也有线上会谈,但相互关系依然没有显著好转迹象,中日韩三国首脑会谈机制已经连续两年停顿,短期内也看不出有恢复的可能。

东北亚的局势持续紧张。日本政府近年对中、韩两国态度强硬,在对华方向上积极跟随美国构筑战略包围圈,对韩则实施高科技制裁,是导致这种紧张的主要原因。本来,中日韩三国持续多年的首脑会谈取得不少成果,不仅促进了自贸谈判和经济文化交流,还在首尔成立了中日韩合作秘书处,但2019年12月最后一次三国首脑会谈后至今没有重启迹象。作为轮值主席国,韩方最近有意借助三国机制改善日韩关系,但日方态度消极。疫情虽然一时增加了障碍,但复杂的内外政治原因才是症结所在。

日韩之间的矛盾主要集中在历史问题和领土问题上。两国关系的恶化源于韩国大法院对强制劳工赔偿案件的审判结果,日方认为韩方判决违反1965年的“请求权协定”,称该问题早已解决,韩方判决违反国际协议。这次日方态度十分强硬,认为韩方如不解决劳工判决问题,就不恢复日韩会谈。中日之间,主要是因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借口中国巡航大肆鼓噪“中国威胁论”,并配合美国在人权、涉海等问题上大做文章,还在外交战略上积极构建旨在包围中国的所谓战略同盟,试图协助美国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域内外力量加入反华“大合唱”,阻止中国崛起。

日本强硬对外政策的背景是美国日益露骨的对华遏制政策。日本自民党右派极力推动其代理人安倍晋三选边站队,他们敌视中国,认为跟随美国遏制中国符合日本国家安全利益。对于不愿选边站的韩国,日本自民党右派借助美国的反华政策,怂恿日本政府对韩国进行打压,旨在迫使韩国放弃打历史牌的“反日”政策。

但实际上,日本右派的立场在对韩政策上与美国相左。日韩关系的恶化影响了美国试图在东北亚拼凑美日韩三国反华机制的企图,反华包围圈在朝鲜半岛出现缺口,这不符合美国的战略设想。

日本的政治自战后以来一直存在两条路线,一条是鸽派吉田茂的“轻军事、重经济、日美协调”路线,一条是鹰派鸠山一郎、岸信介的“修改宪法、重新武装,摆脱战后体制”路线。岸田派是前者的继承,安倍派是后者的继承。近年来,安倍代表党内鹰派(也就是右派)推行修改宪法、摆脱战后体制路线,使日本政治越来越右倾化。此次岸田文雄的上台则意味着自民党鸽派重新掌握了日本政治的主导权,岸田组建领导班子过程中逐渐排斥安倍的控制,提拔自己的亲信。如果在明年参议院选举中获胜,岸田领导的宏池会站稳脚跟,内外政策可能会有调整,不会长期受右派控制。

日韩关系在强硬的右派影响下暂时难以改善,但美国不会对日本右派阻碍日韩关系进而阻碍美日韩机制的形成坐视不管。11月16日,美国召集日本外务事务次官森健良、韩国外务省第一次官崔钟建商讨对华政策和半岛政策,目的原本是继续拼凑美日韩反华同盟,但会谈结束正要举行三国联合记者会之际,韩国警察厅长官金昌龙登上独岛(日方称竹岛),日方表示抗议,并且双方都拒绝参加联合记者会。日韩副外长的“默契”,使美日韩机制的拼凑努力再次受挫。

2007年,福田康夫曾主张强化日美同盟和亚洲外交的共鸣,但之后,麻生、安倍和菅义伟内阁都表现出“向美一边倒”倾向,岸田第二次组阁,力排众议,不顾安倍、麻生反对,提拔宏池会二号人物林芳正出任外相,“岸田-林”体制能否在站稳脚跟之后摆脱右派束缚,放弃当前这种惯性的“远交近攻”战略,重启中日韩合作机制,进而在复杂的国际大变局中真正维护日本的安全与经济利益,同时也为地区稳定乃至世界和平做出更多贡献,人们拭目以待。(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