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信:集装箱从南加州延伸到芝加哥,什么感觉?

2020年,全球经济因新冠疫情影响像是踩了刹车。今年虽有所复苏,却陷入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供应链大拥堵”。全球尤其是英美等西方国家供应链紊乱问题愈演愈烈,英国超市缺少卫生纸,美国肯德基“无鸡可炸”,圣诞节所需的大量货物积压码头,汽车企业大量减产。一些人将这场供应链混乱归咎于新冠疫情肆虐和供应链高度全球化的后果,大力鼓吹要将供应链转移到美国国内。但实际上,美国近些年在“美国优先”思想指导下采取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过度的金融刺激措施,正是使供应链变得更加脆弱的重要原因。

无论是拜登政府,还是之前的特朗普政府,他们畸形的经济政策都造成了全球供应链的动荡。特朗普时期高举关税大棒搞贸易战,拜登政府虽然采取了一些弥补措施,取消了对欧盟钢铁的惩罚性关税,但对特朗普政府向中国随意加征的涉及3000亿美元出口商品的关税却迟迟不愿宣布取消。截至目前,美国已累计将900多家中国企业和机构列入各类实体清单。此外,美国还试图构建一个独立于现有全球化供应链、以美国为核心、由美国选定卫星经济体的“链中链”。这些逆全球化的做法扭曲了全球供应链、增加了美国通胀的压力,极大损害了全球消费者的利益。

全球“缺芯”同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密切相关。美国不断将中国高科技企业纳入限制清单,以国防安全为由,严禁芯片等领域的高科技生产企业同中国企业的贸易往来,对美国以外的企业通过长臂管辖进行监督约束。但当民众对电子产品、汽车等的需求急剧上升时,芯片代工厂一时无法做出快速反应,反过来影响了美国企业的生产。正如《南华早报》、路透社评论称,美国对中国的科技战加剧了芯片紧张。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共有超过169个行业受到了缺芯的影响。一意孤行的结果必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政府过度的金融刺激措施使原先就已脆弱不堪的供应链更加摇摇欲坠。美国零售联合会预计,今年11月和12月的全美零售额将增长8.5-10.5%,达到创纪录的8590亿美元。美国对疫情期间失业人员的补贴延缓了劳动力回归工作的速度,目前其劳动力参与率已经降至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8月份美国共有1044万个职位空缺。明显滞后的劳动参与率加剧了供给与需求的矛盾。

由于美国疫情长时间没有得到较好控制,致使港口和物流受到巨大影响,码头难以正常作业,大量船只压港也造成了商品供应的紧张。美国已成为全球供应链最掉链子的重灾区。《商业周刊》报道,如果在洛杉矶港口外停泊的70多艘货轮上的所有集装箱首尾相连,足以从南加州延伸到芝加哥。世界银行和英国咨询公司HIS Markis最近公布的“全球货运港口绩效指数”报告显示,美国最大的洛杉矶港和长滩港几乎在全球351个顶级港口中排名垫底,而全球效率最高的十大港口中有9个位于亚洲。雪上加霜的是,美国物流工人极度紧缺,卡车司机缺口超过8万名。美国运输部长布蒂吉格表示,美供应链问题将持续到明年。

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最早控制住疫情,有序推动复工复产,成为全球供应链的中流砥柱。2020年中国全国港口货物吞吐量完成145.5亿吨,港口规模居世界第一,但从未出现像美国这样长时间的拥堵。中国通过自己的产能,为邻国的抗疫和复工复产做出贡献。截至10月27日,中国已向周边28个国家和地区提供多批次抗疫物资,提供新冠疫苗10批次共计近8千多万剂,派出医疗专家组10余批次。中国还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保持贸易运输通道畅通,推动沿线国家复工复产,为全球供应链的稳定提供了重要支撑。疫情之下,中国供应链的韧性和对全球供应链的不可或缺性日益凸显。

当前,全球化已经渗透到生产、流通和消费的各个领域。美国若继续逆潮而动,其经济势必会遭到更强烈的反噬。美国应该做的,是解决其国内治理存在的问题,而不是让全世界为美元霸权买单。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大家同在一条“发展之船”上。为今之计,各国应携手应对疫情带来的影响,相互配合、协同治理,尽快恢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运转,推动全球经济的稳步复苏。(国际问题学者 周信)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