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彪 刘彦彤:美国是阿富汗系统性危机的根源

随着阿富汗局势的巨变,阿富汗的人道主义危机引发广泛关注和担忧。总体来看,阿富汗面临的人道主义危机根源很深,在塔利班掌权后,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叠加,再加上近两年疫情和干旱等问题,进一步扩大了包含粮食危机、难民危机、女性权利危机等在内的人道主义危机。所以,阿富汗面临的是一场综合性、系统性危机,而且和美国有直接关系,如果美国不积极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和义务,危机很难得到真正的解决。

表面上看,阿富汗难民是继委内瑞拉难民和叙利亚难民之后的第三大难民群体。但由于政治原因和难民的反复跨界流动等,联合国关于阿富汗难民的数据存在较大误差。事实上,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已经超过350万,在伊朗的也已达350万,阿富汗境内还有350万流离失所者。所以,阿富汗难民实际上已是世界第一大难民群体。尽管联合国等一再发出警告,但是国际社会普遍没有真正意识到阿富汗人道主义危机的严重程度和可能的长期负面综合影响。

自8月中旬以来,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的坎大哈儿童病房里,营养不良、肺炎和脱水的儿童数量增加一倍多。与2020年同期相比,坎大哈周围的严重和中度急性营养不良儿童增加了31%。国际移民组织总干事维托里诺本月初结束对阿富汗的访问后指出,人们“身无分文,处于崩溃状态”。

自塔利班接管政权以来,联合国和多个国际组织一再警告阿富汗经济正处于崩溃的边缘,这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人道主义危机。阿富汗今年的GDP可能下降40%。预计小麦将比去年减产31%,小麦短缺246万吨。阿富汗的电力缺口也在进一步扩大,并且由于长期拖欠电费,正面临着中亚国家切断电力供应的问题。这个冬天对于阿富汗人民来说将格外寒冷。

阿富汗的安全局势也并未真正得到大幅改善。2020年“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共发动60次袭击,但是今年截至11月中旬已达334次。此外,阿富汗境内的绑架、抢劫、谋杀等犯罪事件自8月中旬以来也呈现激增的状态。

截至第三季度,包括中国在内的部分国家和人道主义组织已向近1050万阿富汗人提供援助,但还有至少1000万阿富汗人需要援助,而且目前的各类援助都不是长期、稳定、可持续的。尽管其他国家承诺了一定的援助,但离实际需要还有很大差距,且兑现情况和实际利用效率也不容乐观。可以说,阿富汗从来没有出现过权力真空,却经常出现关注和援助真空,而这些真空又常常会使其他努力最终前功尽弃。

塔利班近期宣称其获得约270亿阿尼(约2.8亿美元)的收入,将一次性发放政府雇员过去3个月的工资。但这笔钱的覆盖面很窄,只包括在塔利班上台后有机会上班的一部分政府雇员。而且据联合国表示,阿富汗每月需要高达2.2亿美元来养活近2300万挨饿人口,所以塔利班的这笔资金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美国声称2021年已经向阿富汗提供4.74亿美元人道主义援助,但这些资金主要发生在8月之前。美国也没有说明其中有多少到了阿富汗人民手中,有多少流回美国,又有多少甚至连到阿富汗洗个澡都没有,而只是被从华尔街的一个账户划到另一个账户。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近日再次公开表示:“尽管美国完成了从阿富汗撤军,但我们将继续在那里打击恐怖主义”,并表示美国将采用“超视距”作战方式。这表明美国的撤军只是为了减少在阿富汗的投入,但是它的总体目标并没有改变,即掌控阿富汗局势走向并继续保持对周边地区的影响力。

美国仍然冻结着阿富汗约95亿美元的资金,这也影响着阿富汗人道主义危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表示,由于缺少流动性,阿富汗银行系统崩溃的经济成本以及随之而来的负面社会影响“将是巨大的”。正如阿富汗人声称的:这是存放在阿富汗中央银行的普通人的资产,美国冻结资金制裁的是阿富汗人而不是塔利班。美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特别代表本周将在多哈与塔利班官员进行会谈,预计也将谈及有关阿富汗被冻结资产的问题。

美国称,阿富汗人道主义危机在撤军前就很严重了,意图辩称现在的人道主义危机不是由于美国撤军引发的。巧合的是,塔利班也宣称当前的危机是美国撤军前的延续。这恰恰说明在过去20年,美国并没有将阿富汗的经济发展、改善民生作为主要任务甚至是次要任务。而且,美国不负责任地甩包袱式撤军,又加剧了阿富汗的政治和经济危机,使得当地的人道主义危机进一步扩大并加速爆发。作为阿富汗事务的操纵者,美国可以说是阿富汗系统性危机的根源。(作者分别是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阿富汗研究中心教授,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