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亮:“印太经济框架”与东南亚异调

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康达眼下正在东南亚访问,此行程包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外媒称,频繁派高官访问足以证明“东南亚是美国抗衡中国影响力的关键战场”。

实际上,自上台以来,拜登政府的东南亚政策一直饱受批评。在东南亚的失望情绪中,副国务卿舍曼、国务卿布林肯、防长奥斯汀、副总统哈里斯和总统拜登等先后访问或以视频方式与东南亚国家接触,华盛顿显然加快了政治“重返”东南亚的步伐。然而,在东盟和中国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及持续加强经济联系的背景下,拜登政府也自知与东南亚缺乏强劲的经济纽带,于是希望通过新建“印太经济框架”将东南亚纳入美国的全球经济影响力“版图”。

“印太经济框架”可追溯到今年8月哈里斯到访东南亚时所提及的拜登政府“印太新愿景”,其中涉及全球供应链等经济话题。10月底,拜登政府虽然没有阐述清晰的贸易政策,但在美国-东盟峰会之前宣布计划拨款最多1.02亿美元来扩大美国与东盟的经济联系。在美商务部长雷蒙多到访东南亚之后,拜登政府的地区经济政策—— “印太经济框架”逐渐浮出水面,美国打算在明年启动正式程序。这次康达的访问,一个重要内容就是通过“印太经济框架”来加强美国与东南亚国家的经济联系。

“印太经济框架”虽尚未启动,也并未有更多的细节呈现,但已有的迹象多多少少透露了其所包含的内容或关注的焦点。

第一,可以明确的是,“印太经济框架”并非TPP的翻版或意味着美国会重新加入CPTPP。

第二,“印太经济框架”涵盖的内容将围绕贸易便利化、数字经济和技术标准、供应链弹性、低碳和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劳工标准及其他领域展开。其中数字经济、技术标准和供应链等关键问题,或将成为雷蒙多所言“‘印太经济框架’超越TPP/CPTPP”的真谛所在。而美国目前已与马来西亚等地区国家在半导体等新经济领域的制造业供应链领域形成协议。

第三,“印太经济框架”或将倚重于双边渠道,美国-东盟自贸区并非重点,而与东南亚有关国家,特别是新加坡、马来西亚与泰国等新经济业态相对成熟的国家,通过“一国一策”来进行双边磋商并形成经济合作协议。

由此来看,拜登政府新建“印太经济框架”的关键在于内容和涉及领域之新,而在路数上并不新。

一方面,“印太经济框架”将在很大程度上继承特朗普政府的遗产,在这个概念下行“美国优先”之实,以双边“一国一策”的方式来逐一击破,并以此构筑起以美国在新经济领域供应链顶端的结构性框架。而地区则笼罩在美国的经济辐射之下,并继续成为美国主导的供应链结构的附庸。

另一方面,“印太经济框架”将在很大程度上复制美日印澳“四国机制”、美英澳“奥库斯”机制等地区战略与安全架构所具有的封闭、对抗属性。“印太经济框架”十分鲜明地强调了“第三国关切”的问题,因而其在本质上是拜登政府“印太战略”在经济领域的展现,并将服务于美国对华竞争的战略大框架。而在新经济等高精尖领域,构筑一个封闭、对抗性的供应链结构将是“印太经济框架”的重中之重。

对东南亚国家而言,它们不仅关注美国是否真有可行的“经济战略”,而且对拜登政府忙于“重建更好美国”也心有顾虑。此外,一个封闭、对抗的经济“小圈子”与东盟所坚守的开放、多边、自由在根本上是相悖的。▲(作者是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副院长,东博智库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