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隆:北约与俄罗斯会在黑海打起来吗

北约和俄罗斯在黑海海域的军事角力近期明显加剧。北约强化对俄前沿威慑,军演频次和规模都创下历史新高。俄方则提出北约举动构成重大挑战,并加强了在黑海的军事部署。笔者认为,在双方剑拔弩张的军事活动背后,存在多元化的战略诉求。

对美国而言,推动北约集体行动是凝聚“反俄”价值观和设置“遏俄”议程的重要工具。作为坚定的“跨大西洋主义者”,拜登致力于重塑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一方面通过暂停“关税战”和航空补贴争端、为“北溪-2”项目提供制裁豁免等措施,缓和欧洲对美“信任赤字”,并加强美欧对俄政策的顶层协调;另一方面还通过在俄乌边境对峙中加大对俄施压,延长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措施缓解欧洲安全焦虑。

在此背景下,对“俄罗斯威胁”的妖魔化成为美国为北约“强行续命”的关键,而黑海作为俄罗斯西南腹地与克里米亚问题的核心区,自然成为北约对俄遏制的前沿地带。10月,北约成员国防长就“欧洲—大西洋地区威慑和防御概念”及其战略实施计划达成一致,提出需做好应对俄罗斯从波罗的海和黑海方向同时发动攻击的准备。

对欧洲而言,亟需推动北约的军演常态化对冲俄罗斯的所谓“混合战争”威胁。在欧洲看来,俄罗斯正利用经济、能源、信息等非军事手段开展对欧“混合战争”。例如俄总统普京曾表示,只要德国批准“北溪-2”项目,可立即增加175亿立方米的对欧天然气供应量。部分欧洲国家指责俄罗斯故意“减供”发起对欧“能源战”,利用“北溪-2”项目重绘欧洲能源版图,巩固俄欧能源长期合作模式和自身主导地位。

另外,欧洲还提出随着俄白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联盟国家军事学说的批准,俄罗斯进一步加强对白俄罗斯的控制,甚至鼓励白俄政府利用移民问题在欧盟边境上制造危机。俄暂停常驻北约代表处工作,中止北约驻俄军事联络处和信息处活动的措施,也导致欧洲亟需借助北约军演对俄进行“非对称”反击。

对俄罗斯而言,可借黑海战略攻防谋划跨大西洋关系重塑下的地区政治安全新格局。黑海地区曾先后爆发“俄格战争”、克里米亚危机和俄乌冲突等重大事件,是俄与西方博弈和斗争的“前沿阵地”,具有极为重要的地缘战略价值。面对近期美防长密集访问格鲁吉亚、乌克兰和罗马尼亚,强化军事支持和防务合作的新动向,俄希望通过强硬行动威慑北约与格、乌等地区国家建立“事实盟友”关系的冲动,阻止美以罗马尼亚为中心组建环黑海“军事集团”,从而保护自身西南侧翼安全。

同时,去年的白俄总统大选风波、纳卡冲突等西南周边乱局,也显示出俄对所谓“后苏联空间”的掌控力衰减。在白俄反对派领袖季哈诺夫斯卡娅流亡立陶宛、土耳其间接支持阿塞拜疆取得地缘优势后,与北约“黑海角力”可展现俄罗斯维护地区国家安全与政权稳定的领导者形象,增加相关国家对俄的战略向心力和体系依赖度。

不可否认,从近期活动和强硬表态来看,北约和俄罗斯的“黑海角力”确似激化。但综合多方因素来看,“黑海角力”引发地区安全拐点甚至导致“热战”的可能性极低。

首先,较之年初俄乌边境的重兵集结,以军演和海空侦察为代表的“黑海角力”尚处于可控范畴。虽然北约和俄罗斯在黑海的军演规模与频次增加,但相关活动既未触及克里米亚等主权和领土问题,也未出现严重违反军事行动准则的情况,双方强化军事活动的主要诉求并未背离宏观政治目标。通过军队在宽阔海空区域的“时空重合”与可控式对峙,既可对外展示各自战略决心,又可相互进行压力测试与底线试探。

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与北约在黑海的军事力量对比存在失衡。虽然俄计划增配数艘“戈尔什科夫”级导弹护卫舰以缓解黑海舰队的大中型作战舰艇不足问题,但总体处于防御态势,无意主动激化冲突。

其次,美俄对话需求间接限制“黑海角力”的进一步升级。美国务院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纽兰10月访问莫斯科,成为拜登政府上台以来访俄最高级别官员。为促成此访,两国机动调整制裁“黑名单”,展现出为保持沟通的战略灵活性。现阶段,双方正筹划召开第三轮战略稳定对话,并积极推进网络安全对话。美俄元首还计划举行新一轮会晤,“黑海角力”进一步升级并不符合双方创造相对良好对话氛围的意愿。

最后,俄罗斯与北约在现阶段无意突破对方“红线”,仍然希望延续“遏制—反遏制”的博弈逻辑。例如,虽然北约不断加大对乌克兰的军援,但在俄最为关心的乌加入北约问题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再度重申,北约成员国尚未就此达成共识,并强调乌不受北约集体防御条款的保护。

另外,虽然俄罗斯已“事实切断”与北约的沟通渠道,但仍与美、德、法等主要成员国保持接触,防止因战略误判导致严重后果。更何况,土耳其、保加利亚等其他黑海国家仍希望在欧洲和俄罗斯之间寻求平衡,不希望地区安全现状遭到破坏。可以预料,北约与俄罗斯在黑海频繁相互“秀肌肉”和“打嘴仗”的状态仍将持续。(作者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