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乌克兰危机,美俄谁都输不起

近日围绕乌克兰问题,美俄剑拔弩张。7日美俄领导人两小时聚焦乌克兰危机的视频会晤无果而终,12日布林肯在G7外长会议上又以犀利言辞警告俄罗斯,美与俄之间就乌克兰危机所爆发的冲突大有上升态势。该怎么看当前的美俄关系和欧洲安全态势现状与走势?

首先,美俄围绕乌克兰之争难以化解的根本原因是,美主导的欧洲安全架构中没有与俄罗斯实力和地位相匹配的合理位置或空间。

过去30年来,美国强力排除了任何在欧洲建立广泛性包容安全的合理主张,以冷战时期在欧洲遏制苏联的军事联盟北约为支柱,构建起冷战后整体挤压和驱逐俄罗斯的欧洲安全架构。俄罗斯曾有的以与美合作途径实现融入“欧洲大家庭”乃至“西方共同体”的夙愿,已被美国以东扩的北约展示出的蔑视俄罗斯“欧洲属性”、大国地位与尊严的断然行动所击破。

20世纪大战(含冷战)后持久和平之维系,必须基于以宽容平等的态度对待战败方。事实证明,这一点并没有被美西方所汲取。将俄罗斯视作冷战战败方并对其严厉惩罚和冷酷无情剥夺,构成美西方在冷战后构建欧洲安全秩序中的最突出特征。如俄罗斯不以更强力手段反击,必定始终处于被贬损位置。俄罗斯不会接受此剥夺其重大安全利益的欧洲安全秩序持久存在的任何合法性。持续数年的乌克兰危机恰恰构成俄罗斯与美西方欧洲安全秩序对抗的最后屏障,也是最关键一环。

其次,乌克兰危机是涉及欧洲安全构建方向的格局性重大问题,美俄在这场危机中谁都输不起。

欧洲是否能实现统一、完整与持久和平,关键挑战是其能否真正容纳俄罗斯,而这又决定性取决于北约东扩会否停止以及乌克兰能否永久中立这两个关键要素。对俄罗斯而言,历史上与现实中持续扩张的北约是其最致命安全威胁,它持续削弱乃至最终剥夺俄罗斯的欧洲国家身份并持久蔑视俄罗斯的大国地位。阻止北约继续东扩,可以说是俄罗斯最重大安全利益所在。

当前可行的确保欧洲持久安全的解决之道是,乌克兰不加入北约而是保持永久中立地位,这是乌克兰最大限度保持领土与主权完整性的关键前提,也是化解俄美深刻冲突的唯一合理方案,大致基于此考虑,俄罗斯签署了2015年的明斯克协议。但观察北约过去30年演变历程可以看出,北约绝无任何改变成员国资格“门户开放”既定政策的可能性,这意味着吸纳乌克兰、格鲁吉亚以及更多国家加入,是北约不变目标。美国与北约不会接受“中立乌克兰”的选项和当前乌克兰决策层不以中立而是以彻底倒向西方为政策取向,这导致深陷重归欧洲之路绝境的俄罗斯只能尽最大努力与北约撕扯乌克兰。当前难以避免被肢解悲剧的乌克兰与上世纪40年代末被分区占领的柏林和走向分裂的德国极其相似。可以说,乌克兰的分裂是冷战后欧洲再陷分裂的标志,欧洲安全构建最终以北约与俄罗斯之间新冷战出现的现实而告终。这不能不说是出悲剧。

第三,美对俄外交的欺骗性和对欧洲安全构建的短视性,是导致当前美俄互信缺失与欧洲极度混乱的重大缘由。

美国利用苏联深陷困境与俄罗斯在上世纪90年代自戕式倒向西方的热情和政策,大搞害惨了后者的“口头承诺”外交。1990年布什政府的国务卿贝克向时任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口头承诺“统一后德国留在北约后该组织将不再东扩”,当1997年美国启动冷战后首次东扩时,依然活跃的戈尔巴乔夫就提醒美国曾经做过的承诺,克林顿政府却以其是前任决定、且口头承诺无效的理由而予以驳斥。上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总统克林顿向时任俄罗斯领导人叶利钦间接做出尊重俄关于北约不得跨越吸纳波罗的海国家这一红线的口头承诺,以此换取当时的俄罗斯签署理解北约东扩的《北俄基本法》,但小布什政府对此承诺嗤之以鼻,任内完成了包括吸纳波罗的海国家在内的两轮东扩。在俄罗斯眼中,“口头承诺外交”已是美惯于耍弄俄罗斯的 “欺诈虚伪”代名词,这也恰恰是当前俄罗斯坚持美国/北约就乌克兰中立和不得在乌克兰部署攻击性武器必须与俄罗斯签订具有法律约束力文本的关键缘由。

同样重要的是,冷战后美国以急迫捞取胜利果实的市侩心态,通过煽动欧洲边缘区域危机及制造中东欧等国的“恐俄症”,以五轮扩大进程吸收了14个中小国家加入。这种完全漠视“大国协调”这一确保欧洲持久安全的重大原则和“捡芝麻丢西瓜”做法,人为导致俄与欧洲国家以及美俄之间持久对抗与欧洲大分裂。以制造危机或敌人来凸显美国全球首要地位的这一老毛病,再次表明其自身正成为区域与全球麻烦制造者的悲剧现实。

总的来看,乌克兰危机是涉及欧洲安全向何处去的根本问题,美国不会停止东扩进程,被逼入墙角的俄罗斯除了全力反击没有他法。这预示着新冷战格局在欧洲已然定型的结局,乌克兰自身持久动荡和最终的分裂将会是其难以改变的宿命。(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