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乃军:中国人均预期寿命超美说明啥

最新的中美人均预期寿命数据显示,中国人均预期寿命超过美国,达到77.3岁,而美国为77岁。这一方面是因为我国相关统计数据的增长,另外一方面也是美国自己出了问题。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2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与2019年相比,2020年美国人均预期寿命缩短1.8岁,死亡人数增加52万。

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什么是“人均预期寿命”,这是一个是通过统计计算出来的变量,它不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指标(例如出生人数等),也不是简单的算术平均值(死亡人年龄的均值)。如果用文字来描述,计算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的方法就是:对同时出生的一批人进行长期追踪调查,分别记下他们在各年龄段的死亡人数,直至最后一个人的寿命结束,然后根据这一批人活到不同年龄的人数来计算人口的平均寿命。也就是用样本内这批人的平均寿命来假设一代人总体的平均寿命即为平均预期寿命。当然这种统计只能局限于理论中,实际生活中要跟踪同时出生的一批人的完整生命过程有很大的困难。所以在实际计算时,往往利用同一年各年龄段人口的死亡率水平,来代替同一代人在不同年龄的死亡率水平,然后计算出各年龄人口的平均生存人数,由此推算出这一年的人均预期寿命。因此,人均预期寿命与统计年度的各年龄段死亡率水平有关。只要人口中高龄老人增加,高龄年龄段老人死亡率降低,那么计算得出的人均预期寿命一定会提高。

1980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是67岁左右,美国当时是73岁,而近几次人口普查的结果显示,正是因为我国人口整体的死亡率、尤其是老年人死亡率显著下降,人均预期寿命才得以显著上升。数据上升背后是我国医疗卫生、营养保健、精神、物质、文化、心理、社会保障等方方面面的进步和发展。同样道理,为什么美国人的预期寿命在2020年下降了1.8岁?那是因为当年美国人死亡率尤其是老人死亡率与2019年相比有所上升。

相关数据显示,新冠肺炎自2020年开始成为导致美国人死亡的新因素,是位列心脏病和癌症之后的第三大死因。2020年,美国死亡人数为330多万人,较2019年增加近53万,其中因新冠相关原因死亡人数为35万多人,占总死亡人数的10.4%。

新冠带来的还不仅仅是直接死亡,除新冠之外,心脏病、意外伤害、中风、阿尔茨海默病、糖尿病等因素导致的死亡数量2020年均呈上升趋势,原因是新冠的治疗挤占了医疗资源,其他疾病尤其是突发疾病得不到很好的救治,慢性疾病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

这其中美国老年人口的死亡率上升是降低人口预期寿命的关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虽然各个年龄组的突破性病例发生率相似,但死亡率因年龄而异。未接种疫苗的老年人最有可能死于新冠,接种疫苗的80岁及以上人群的死亡率仍高于未接种疫苗的50岁以下人群。新冠病毒的影响再一次放大了社会群体中“老年群体最脆弱”的认知。因为同样面对新冠病毒的威胁,老年人相比青壮年群体呼吸系统本来就有更多的问题,也有更多慢性疾病,免疫力也相对更弱一些。

反之,我国一系列的防控措施,基本维持了极低的感染率及尽可能保持在最低水平的死亡率,也就保证了新冠疫情没有提升2020年我国的死亡率统计。我国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其实就是要给最脆弱的老人、儿童、慢性病患者等群体以最大的保护,从而也削弱了新冠疫情对人均预期寿命计算的影响。

保护好最脆弱群体本来就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体现,正如罗尔斯的《正义论》中所描述的:正义的第一原则要求平等地分配基本权利和义务;正义的第二个原则是当社会和经济出现不平等,只要其结果能给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最少受惠的社会成员带来补偿利益,它们就是正义的。我们看到,不仅仅是新冠疫情暴发这两年,一直以来党和国家都十分重视对老年群体的保护,在医疗、健康、养老金、社会保障等政策上向老年群体倾斜。在养老保险的高龄老人倾斜补贴、老龄补贴、高龄老人医保补贴、护理保险等各个领域加大对老年人的保护,保证了老年群体生活质量的提高,从而极大提高了老年人口的存活率,降低了死亡率,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间我国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和健康状况也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也正是因为社会最脆弱群体受到保护,才使得广大人民群众没有了后顾之忧,实现了社会保障从保护到安全的本质要求。“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未来中国人民的预期寿命还将继续上升,这本身就是制度优势带给我们的自信。(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