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耀:创新引智政策,应对人才“脱钩”

继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在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年会上宣布中美即将启动“快捷通道”后,中国美国商会刊文称中美“快捷通道”项目自1月7日起开通,该项目期望为在华美资企业工作的外籍商务人士及其家属来华提供更多便利。新冠疫情持续蔓延下,该项目实施为中美增进人员流动带来一抹曙光,也将为中国适度放开与其他国家商务领域等国际人员流动提供借鉴参考。

目前,新冠病毒仍在肆虐,航班熔断、国家出入境政策收严等现象或将不时出现,给中外人员流动带来很大不便及不确定性。同时,随着中美一些高新技术领域出现“脱钩”,部分领域人才流动也将受到限制,一定程度上出现人才流动“脱钩”。后疫情时代全球人才竞争将更加激烈,各国都在争相出台新的人才吸引政策,我国要改变在关键核心技术上长期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更需加大力度吸引国际优秀人才。

近期,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 (NSF) 的国家科学与工程统计中心(NCSES) 联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教育部和国家人文基金会,发布了2020《美国博士学位调查统计报告》。该报告称自2010年以来,博士留学生毕业后留美工作的意向一直在上升。到2020学年,有73%的博士留学生打算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2020学年,来自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的博士生90%攻读的是S&E领域(即科学与工程领域),非S&E领域中国留学生不到700人,另外有超过81%来自中国内地的博士学位获得者意向留美工作。据美方统计,2021年5月至8月中国有85000人拿到了美国留学签证。目前在美中国留学人员超过30万,仍然是美国第一大人才来源国。

值得关注的是,在美国不断吸引并留住海外科技人才的同时,我国近年来仍存在外籍人才流失现象。不久前,中国美国商会刊文称,近10年来上海外籍人才数量从20.8万下降到16.3万。

科技竞争是中美竞争的关键,而中美在人工智能、量子科技、基因工程等前沿技术领域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美国二战后快速崛起的一个关键原因便是前沿技术领域国际顶尖人才的大量汇聚。因此人才竞争也涉及国际引才能力的比拼。当前国内人才培养周期较长且存在一定局限性,而科技创新存在窗口期,国际引才取长补短是更高效实现创新突破的方式。

近年来,为吸引国际优秀人才来华发展,我国陆续作出许多政策性调整,包括成立国家移民局、调整绿卡政策等。但目前来看,从政策落实情况,相关体制机制改革力度、深度及进度,到国民观念、社会环境等,都需要在中央统筹下进一步深化制度性改革,解放思想,完善配套政策,营造更加开放包容、便利宜居的社会环境。

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各地可考虑到国际留学、商旅人士出入境必要需求,适时为符合条件人士提供更多的“快捷通道”。这一定程度上可以体现疫情之下城市的温度及城市政策制定及实行的专业化、国际化。同时,中美之间商业领域“快捷通道”也可考虑借鉴应用于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商务、人才往来。

同时,在大力吸引国际优秀人才方面,我国也可以给予更大力度的政策优惠。近年来,中国正在为国际人才创新创业提供一个更加开放平等的环境,包括更加便捷简化的签证申请、更加人性化的停居留管理、绿卡的普惠国民化待遇、打造国际化居住环境等等。北京、上海、粤港澳大湾区在人才体制机制改革方面已经形成的经验,可以在更多城市推广复制。

为进一步建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优势,可试点开通海外直接申请“绿卡”的渠道。目前中国的“绿卡”发放主要是对已来华一定时间的符合条件者予以“追认”,不利于吸引包括海外华人在内有意来华创新创业的优秀外籍人士。北京在推进“两区”建设中,可试点建立技术移民体系。中国驻外使领馆也可以设立移民处,宣传优秀国际人才吸引相关政策。可允许有意来华发展的外籍高技术人才,尤其是国际优秀人才在海外线上申请在华永久居留。同时,还可继续放宽华人回流限制,尽快推出“华裔卡”,为海外华人优秀人才申请长期居留和永久居留提供便利等。

随着国际技术竞争更趋白热化,要从根本上实现我国科技发展从跟跑向并跑、领跑的转变,需要在全球人才竞争中更加主动开放、积极作为,向世界展示我们开放包容的友好姿态,广聚优秀人才来中国创新创业、不断加强中国与世界的挂钩。(作者是全球化智库【CCG】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