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飞:电影,该向海外讲述怎样的中国

有一位专门介绍中国文化的外国视频博主,曾在参加一次当地举行的“中国电影周”后感慨,中国明明有很多优秀的现代影视作品展现真实的中国,可参展的电影中古装片较多,讲“过去年代”的作品较多。

这位博主反映了一个也许早就存在的现象:为什么中国人生活在现代化都市中,中国电影也在世界电影市场上占据重要地位,拿到国外呈现的作品却偏偏是一些“过去的”和“悲情的”内容?她的想法代表不少电影观众的想法,也让我们开始思考:如何通过影视作品去了解他国,又如何选择影视作品让别人更好地了解我们的社会和国家?

正如这位博主在疑问中所举的例子,韩国影视剧在国外始终保持着较高的人气,是因为国外观众从中看到的是在理想中追求的生活,而中国对海外展现的作品则可能会让外国友人误解——中国人是不是现在还这么活着?对于亲历过中国现代社会生活的外国友人而言,我们国家的现实与艺术作品表现肯定不是一回事,对于非常清楚“中国人现在是怎么生活”的我们来说,这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尤其在2022年新年伊始,回望中国电影这些年的主流题材和市场反应,可能是我们把“如何对外展示民族风貌”这件事给弄“拧巴”了。固然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人类的共通情感以及对待具体事物的观感依然可以在差异之外寻找到共同点,例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都市化进程中传统和现代的对立与融合、对男女情感的美好期待以及对现实生活种种问题的深究和呈现。

在这些题材和影视作品中,我国的文艺工作者们已经用票房成绩和舆论热议程度说明了,中国人不仅能传说侠义于武林,也能传承文明于现代。

实际上面对他国,尤其是一些同样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文艺同行创作的电影,我也有着相似的感触,比如我一直认为伊朗电影在亚洲电影中较为独特,艺术性较高。像反映社会不公的《静谧的生活》、反映现代伊朗女性处理家庭和生活的《一次别离》、反映底层人民生活与城乡矛盾的《麻雀之歌》、反映传统民俗的《白草地》等。这些作品既有对生活的执着与热爱,也有对情感的渴望与无奈,其共通性能够与中国观众产生共鸣,也能让中国人充分了解到处于不同文化环境中的社会面貌与人文思想。

前两天受伊朗驻华大使及文化参赞之邀,赴伊朗大使馆参加了电影《海上丝绸之路》的观影交流活动,这是一部十年前拍摄的史诗级大片,展现了两千年来,伊朗与中国为了开辟海上贸易之路所历经的种种艰辛,观影时我深刻感受到了这千年的情谊之所以延绵至今,恰恰是因为我们之间都始终真诚地希望通过贸易和文化交流,真切地了解彼此。而活动结束后参赞先生也表示,希望电影能够成为连接两国人民的情感纽带。

人家是真诚的,我们也该是真诚的。当然,不是说我们弄虚作假,毕竟我们把自己认为的最好的、能够反映一些民族特质的故事讲给远方的朋友听,而忽略了我们正在发生的变化和精彩。这可能才是他国友人提问的关键。

他们显然希望能看到更多更“现代”一些的“中国故事”,故事中有万家灯火间的悲欢离合,也有高楼大厦里的啼笑皆非,更有人类共同拥有的为美好生活和未来理想而奋斗。从而能够把这种状态通过影视作品传递到其他国家和人民中去,与远方的人们一同分享共同前行中的朝气与欢乐。这或许是我们在听到疑问后该认真想一想、努力改一改的动力。(作者是监制、策划人、四味毒叔创始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