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希望记者们都能牢记自己的分际

德国电视一台、二台的记者近日对德国《焦点》杂志抱怨中国的防疫政策妨碍她们对北京冬奥会的报道,称受到“监视和跟踪”,手机被窃听等等。其说法显然是没有根据的。

首先,中国为防疫所采取的管理措施是必要的,既是为了保护参与冬奥会的运动员和记者的安全,也是为了保护本地居民和社区的安全。在新冠疫情全球肆虐的当下,为举办好本届冬奥会,中国的付出是巨大的。中国社会一直在实施严格的防疫措施,形成了与西方在这方面的强烈对比,这是出于对人民生命安全的高度负责。现在这些必要措施居然被一些人无端说成是为了限制记者报道,当然是毫无根据的。中国在冬奥会期间所采取的、相对于西方一些国家更加严格的闭环管理措施,不可能因为个别记者不负责任的抱怨就改变。个别记者刻意冲撞中国的防疫措施,企图制造一些“事件”。这种恶意行为逾越了记者的基本分际。

这也事关新闻工作的基本准则问题。事实是一切新闻报道的前提。对记者来说,采访新闻最重要的方面就是追求基本事实的真实。要想获得真实,需要记者无论自身持有怎样的观点,都必须秉持更为客观的态度,不能肆意扭曲和裁剪事实。记者当然不可能不批评,但这种批评必须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之上。没有了真实,新闻工作也就失去了基本前提,新闻工作者也就彻底逾越了自己的分际。近些年来,随着西方一些势力的反华态度越来越激烈,一些记者热衷于扭曲事实,进行刻意的、带有强烈攻击性和主观偏见的报道,以此来取悦那些已经失掉了客观性的受众,进一步加深他们的“刻板印象”。

这些记者先入为主地认为中国的制度与西方国家不同,因此就天然地缺乏“自由”,社会处于恐惧之中。他们按照这种预设的“期待视野”来看待中国的一切,在报道之前就已经用这样的方式来解释和了解中国的一切。中国的任何状况,都从这样的方向上加以引申和解释,从而直接形成对于中国发生的真实事实的随意剪裁和任意理解。由此,中国社会的形象就变得极为扭曲。一方面迎合某些势力对于中国的恶意解释,另一方面也让一般西方公众看到一个明显背离了真实的中国。这种状况正随着西方一些人的反华遏华冲动而变得越来越极端。

更有甚者,一些记者无视所在国法律,公然以冲撞本地社会的方式,把新闻工作变成了一种“作秀”表演。诸如对于中国防疫规定的刻意冲撞,显然是把报道新闻的记者,急切地变成制造新闻事件的主角。自己制造一则违反社会秩序的新闻,来凸显所谓“勇敢”面对“专制”的“英雄”形象,然后自己再加以报道渲染,在西方博取一些极为廉价的喝彩和掌声,由此背离记者的职责,变成起哄架秧子的煽动者。这些人的恶意情绪远大于对事实的客观认知,主观抹黑的强烈愿望远大于了解和尊重事实的态度。让本来以事实为前提的新闻报道活动,变成了一种具有挑衅意味的行为艺术。对于新闻工作基本准则的尊重已经被抛到脑后,报道新闻本身就是要以扭曲的事实让人难堪,以片面的叙述来压抑真实,来制造他们所供职的媒体所需要的虚假新闻,让新闻工作堕落为一种制造事端的政治秀。

我们可以看到,近年来,一些西方记者在中国受到了不少民众的自发抵制,就是因为这种不公正的报道方式引发了反感。中国公众会认为,不管事实究竟是怎样的,西方记者都会用一种扭曲事实、先入为主的方式来报道,把一切在中国发生的事情都“套”到没有“自由”的刻板认知之中。而且,这些人逾越记者分际的极端行为,不但不会因为背离真实而受到自己社会的指责,反而可能得到鼓励。这必然引发中国社会的反感和抵触。

客观地讲述中国,真实地反映中国的现实,这是报道中国的重要前提,没有了这样的前提,观点必然会扭曲事实。北京冬奥会即将来临,我们希望记者们能够牢记自己的分际,真实地展现本届奥运会。(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