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假新闻已被网络霸权国武器化

2022年伊始,一场具有显著“颜色革命”特征的暴乱在哈萨克斯坦发生。尽管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各方共同努力下,这场最初来势汹汹的骚乱以更加出人意料的速度得到妥善处理。在此过程中,人们充分感受到数字时代大国战略博弈的显著特征,即在全球网络媒介平台泛滥的假新闻、假消息,这种泛滥已经超越传统意义上治理谣言和虚假信息的范畴。

人们越来越清晰地发现,美西方等网络霸权国坚持冷战思维,谋求用网络在内的多种工具,威胁他国政治稳定,甚至试图阴谋颠覆他国政权,在网络空间扩展自身期望的霸权秩序。俄罗斯相关机构的研究显示,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至少有2.9万条以上关于哈萨克斯坦局势的虚假信息在网络空间传播,其中超过75%来自与美西方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所谓非政府组织的相关账号。

除了“颜色革命”,在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和挑战中,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坚持使用“新闻专业主义”标签,自我标榜坚持客观、理性、中立报道原则的美西方主流媒体,表现出非常自觉和明显的与西方政府立场合流,不惜坚持使用错漏百出的所谓“情报”,所谓“匿名来源提供的可靠信息”等,在美西方国家内部,乃至全球舆论场,用假新闻作盾牌,阻挡民众对美西方国家应对疫情整体性挫败的反思和追责,并通过用假新闻“指鹿为马”进行陈腐的内部矛盾外部化转移。彭博社等更是通过编造误导性的所谓科学评价体系,尝试强行将治理疫情表现极差,并持续让民众付出生命代价的美国政府树立为所谓全球抗疫的标兵。

对于这些现象,一些左翼研究学者清晰指出了其本质。墨西哥城市自治大学教授海因茨·迪特里希在题为《美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无情战争》一文中说:“没有必要再来讨论在抗击这场大流行病的过程中孰是孰非的问题,因为事实是清楚的……但在充斥着西方资产阶级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后真相世界,公共政策的表述基本上不受事实影响。在西方大国精英对本国公民发动的全球阶级斗争以及在全球软实力控制和统治权之争中,假新闻是一种重要的侵略武器。”

同时,人们日趋感受到西方国家的虚伪性:一方面,霸权国及核心盟友不遗余力地在全球范围谋求用虚假消息威胁他国安全,颠覆美西方不喜欢的主权国家的合法政府;另一方面,持续不断地强化西方国家政府自身对网络空间安全与治理的主导能力。2022年1月6日,华盛顿邮报用正面报道框架报道了位于北欧的瑞典成立自己的心理战防御机构,以有效应对和管控所谓虚假消息对美西方国家构成的安全挑战。2021年9月11日,美国国家安全局前局长、美军网络司令部前司令、退役海军上将罗杰斯,颠倒黑白地试图夸大所谓中国网络攻击能力持续开展行动的威胁,继而要谋求进一步扩大美军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也就是努力在全球网络空间完善和巩固美国及盟友主导下的霸权秩序。

需要注意的是,美西方国家从政府到媒体,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将假新闻武器化,具有某种结构性的动力机制。如今东西方的整体力量对比趋势不利于西方,西方国内政治制度的结构性缺陷不断凸显,西方政治精英普遍缺乏解决国内真实困境的有效治理能力。在这些大背景下,在战术层面主动发挥美西方在全球舆论场的存量优势,将假消息武器化,就成为一种顺理成章的选择。这是短期内成本相对最低,在特定场景下机会性收益最高的“理性”选择。当然,假新闻武器化,本质是对美西方软实力积淀优势的“一次性提现”,从中长期看,它将成为美西方走向相对乃至绝对衰退最具象征意义的证据之一。

应对这种假新闻武器化的攻势,对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来说,是推进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一种另类外部动力。最大限度地提升线下治理能力,用充分能动的态度积极提升和完善线上生态化的治理机制,最终构建符合新时代要求的线上-线下闭合的治理能力体系,将是回应假新闻武器化的有效选择。(作者是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