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俄以“堡垒”对冲西方战略威胁

伊朗总统莱希于1月19日访问俄罗斯,这是莱希去年上任后的首次出访,也是普京今年在克宫会见的第一位外国元首。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此次访问非常重要,两国领导人将共商在经济领域、国际政治以及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中的合作关系。有媒体评论说,对俄罗斯来说,这是进一步巩固战略态势对抗美西方制裁。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则于18日前往基辅对乌克兰表示支持,并称本月21日将再次会见俄外长拉夫罗夫。在俄美外长会见前夕,莱希访俄这个时间点的选择,显然带有很深的战略意味。在与美西方博弈持续升级的态势下,俄罗斯正结合过去与美西方博弈的经验,合理利用自身资源和优势,形成差异化工具,来对冲美西方在金融、经济和安全上的威胁和挑战。

实际上,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逐渐总结出具有俄罗斯特色的常态化反制裁模式,使其在西方制裁和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压力下也能保持经济社会较为平稳的发展。摩根士丹利全球战略部总监鲁奇尔·夏尔马日前在《金融时报》撰文称,普京为俄罗斯打造了一套坚不可摧的“俄罗斯堡垒”(Fortress Russia)战略,很有可能会削弱西方的威胁与威慑。那么这套战略下的工具主要包括什么?

首先,是开发独立的支付系统SPFS。2014年,俄罗斯央行开始开发金融支付系统SPFS作为美国主导的SWIFT国际银行间结算系统的替代方案,第一笔交易于2017年 12 月执行。截至2020年底,已有400多家俄罗斯银行和来自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德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瑞士的23家外国银行与SPFS建立了联系。

其次,是增加外汇储备。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增加外汇储备并试图开始“去美元化”,目前外汇储备已超过6200亿美元。

第三,在安全领域,面对乌克兰加入北约的诉求以及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俄明确表达出自己的底线,即“两个坚决不能接受”:坚决不能接受北约直接出现在俄罗斯边境周围;坚决不能接受西方国家在俄罗斯周边国家设立军事基地。

第四,在外交及对外战略领域,俄罗斯也出其不意,努力获得对美西方谈判的主动权。尽管新年伊始与美西方开展密集的安全会谈均以僵局告终,但俄恢复了与北约的常设制度性联系,向美国及北约组织亮出了自己的安全诉求与红线。在欧安组织框架下开展会谈,显示了俄罗斯非常愿意通过外交手段来处理争端的国际形象。

与此同时,俄罗斯另一个卓有成效的反击美西方制裁围堵的策略是,强化一系列坚强有力的双边同盟及伙伴关系:一是借助美西方对白俄罗斯局势的干预,实质性推进俄白一体化;二是借助哈萨克斯坦骚乱事件,通过集安组织快速出兵维和,防范西方势力在哈掀起“颜色革命”;三是借助领导人访问,争取俄伊两国在面临美西方共同制裁背景下的会谈获得“丰硕成果”。

由此可见,面对乌东局势以及北约东扩的压力,俄罗斯通过确保金融体系安全,策划外交谈判与安全对话,构筑牢固的安全同盟与伙伴体系,三管齐下,正有效化解美西方带来的挑战与压力。

在俄罗斯的政治精英看来,今天的全球政治呈现出四大趋势和深刻变化:其一,新冠疫情持续肆虐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其二,西方正在失去其五百年统治的根基;其三,二战后形成的西方主导自由经济秩序崩溃;其四,全球力量对比发生根本性变化。对此,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世界政治与经济学院院长、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名誉主席谢尔盖·卡拉加诺夫提出,“俄罗斯必须成为强而有力的堡垒,以应对这个非常危险和不可预测的世界”。

要看到,俄罗斯并非想陷入大国对抗的陷阱中。17日,拉夫罗夫称“我们没有通过与中国交好来反对任何人”。他向美西方强调,俄与中国发展伙伴关系是独立自主的,不是出于美西方对两国的遏制和打压而缔结的,同时也不会建立军事同盟对抗或损害美西方的战略利益。笔者认为,经历冷战之后,俄罗斯已经很清楚保持地区安全和全球稳定,推动全球合作与共赢是多么重要。(作者是上海市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长,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