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建平、邓凯帆:美式“甩锅”于今为甚,害人害己

面对此次全球新冠疫情的空前冲击,美国政府没有充分体现出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应有的责任担当和组织效能,反而肆意甩锅,企图将自身政策失误造成的巨大损失诿过于人,甚至不惜以病毒溯源为借口,对他国进行政治攻击,将美式“甩锅主义”表现得淋漓尽致。

客观来讲,美式甩锅主义由来已久,于今为甚,其中有着复杂的根源。

第一,政党竞争为美式甩锅主义提供直接动力。作为美国政治运行的动力机制,政党竞争的本意是要借此将获得更多支持的人和政党送上权力岗位。对竞选者而言,在实际竞选中,攻击对手往往具有相对更大效果,由此导致日益功利化的竞争策略,即想方设法将对手塑造成各种问题的罪魁祸首、自己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为此不惜造假,污蔑甩锅对手。

第二,制度运行失衡使美式甩锅主义的泛滥难以遏制。美国的制度运行如今出现越来越多的失衡现象,不仅难以遏制政党竞争的劣质化,也难以确保三权分立的有序运行,因而也难以遏制甩锅主义的泛滥。作为国会内部两党竞争的另一战场,国会与白宫的较量更加复杂,并波及到司法运行。“帝王般的总统”和“帝王般的国会”轮番出现,对于涉及民众重大利益的很多议题,两党之间、府院之间相互杯葛,导致久拖难决,决而难行。为了避免民众批评,更需要甩锅对手。

第三,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是美式甩锅主义的文化根源。美国的整个制度设计和运行是建立在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文化基础之上的,并形成一套合理化自身行为的理论体系。在这种文化环境之下,将自身问题归咎于他人不会遭遇多少内在或外在的道义压力。而且在群体政治中,这种自我中心很容易极端化为种族主义和霸权主义,即认为自己是文明的、正确的、正义的、合理的,其他族裔或国家是野蛮的、错误的、邪恶的、不合理的,因而是疾病、失业、犯罪、恐怖主义、战争和环境变化等众多问题的根源,由此证明对其他族裔的歧视排斥甚至灭绝、对其他国家的干涉和战争,都是合理正当的。

第四,社会两极分化加剧美式甩锅主义的盛行。近年来,美国民粹主义再次兴起,甚至出现左右翼民粹主义并起的态势,对美国内政外交产生巨大影响。从根本上讲,这是美国社会两极分化的必然结果。经济结构决定就业结构,就业结构决定收入结构,收入结构决定立场结构。面对社会两极分化带来的立场观点对立,甩锅变得更为必须。

从个体角度看,华盛顿的甩锅策略可能具有暂时的实用价值,但从整体来看,美式甩锅主义最终逃脱不了既损人也害己的结局。

第一,危害美国自身。甩锅只会自我麻痹,无助于问题的解决,最终将危及自身。美国在此次疫情中就不断甩锅,但并没有因此减少自己的损失,它的抗疫成效完全可以用“不及格”来形容。即便如此,美国政府还执意搞病毒溯源的政治闹剧,企图继续甩锅中国,根本目的就是服务其对华战略竞争的需要。结果就是,挤占大量本可以用于改善民生、改进基础设施、应对疾病和气候变化等方面的资源,也阻碍了缓和内部两极分化、种族对立等问题的行动,最终危害自身。

第二,破坏国际互信合作。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安全和发展都不可能离开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互信是必要前提。拜登政府上台后将修复盟友关系作为优先的外交议程,但从实际操作来看,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并没有本质区别。最典型案例就是美国抢走法国跟澳大利亚900多亿美元的潜艇合同。虽然法国最后不得不接受现实,但它对澳大利亚的愤怒和对美国的幽怨不会轻易消除,必会影响对美国的信任与合作,以及跨大西洋联盟的未来。

第三,累及全球治理改善。作为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和战后全球治理机制的主要创立者之一,美国理应为改善全球治理做出更大贡献。但基于狭隘的自我中心和零和思维,美国一些政客不愿意正视内部治理问题,不愿主动承担全球治理的领导责任,反而肆意甩锅他国和国际组织。

随着越来越多国家走上社会化大生产道路,维持一个自由开放稳定的国际秩序对于各国的发展和世界和平日益重要。美式甩锅主义的做法无助于自身问题的解决,更是对世界的不负责任。(作者分别是武汉大学国际法治研究院教授、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博士)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