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中国对西方运动员搞监控?荒诞!

北京冬奥会奥运村23日预开村,首批“村民”开始入住。而就在几天前,美国、澳大利亚和荷兰等少数国家的奥委会向参加北京冬季奥运会的本国运动员施展抹黑中国的伎俩。他们发出所谓“警示”,呼吁本国运动员不要将个人手机和电脑带进中国,理由是“以免个人的通话和上网信息被中国当局监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随后给出有力回击,“有关国家提出关于中国所谓‘网络安全’的问题,完全是倒打一耙,无中生有。”

这里的“倒打一耙”是非常精准的表达。因为比对其本国情报机构无底线、无节制、无边界滥用网络监控能力的真实案例,这三国根本没资格指责中国。美、澳、荷这些国家,本身有着非常醒目的不良记录,其中尤以美国为甚。

在互联网诞生之前,从联邦调查局创始人胡佛开始,美国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个标准的“监控国家”,不受美国宪法保护的外国人和实体,在美国境内以及境外,都是美情报机构天然的监控对象。20世纪40年代,在没有总统指令、没有国会授权的情况下,美中情局实施“三叶草”行动,监控所有打进和打出美国的国际电报;在“国家安全”名义下,非洲裔民权领袖、知名艺人、普通美国公民,都是美国政府监控的对象;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至今,美国情报机构有“梯队”“上游”“棱镜”等多个覆盖国内外的监听系统,实施大规模无差别的信号情报拦截。无论是美国公民,美国盟友,还是所谓美国“竞争对手”,无一例外地有成为美国政府监听对象的风险。

澳大利亚情报机构是“五眼联盟”成员,所以其在监控方面一直扮演着美国打手的角色。从国家整体的政策自主性来说,如一些影视作品所展现的,澳大利亚像是配合美国对付自己最大贸易伙伴的无脑工具人。澳大利亚奥委会在政治与国家安全问题上的发言,可以视为华盛顿的传声筒与扩音器。

荷兰这个欧洲国家虽然看上去是人畜无害的,但和一般人脑海中的印象不同,荷兰与美国在情报领域的合作与交流,在监控技术的研发与改善等方面,都有着远超外人想象的密切关系。这种合作甚至可以追溯到美国革命时期。至于当下,美国对荷兰的信任以及合作的密切程度,通过一个简单的例子便可知晓:美国中央情报局臭名昭著的(被动)引渡飞行航线中,也就是所谓的“酷刑航班”,荷兰就是关键节点之一。

此外,人们现在可能已熟悉了美国主导的“五眼联盟”,但其实还有个欧洲版的“五眼联盟”。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名为“Maximator”的欧洲五伙伴信号联盟就持续在信号情报拦截与密码分析等领域展开合作,这里“五个小伙伴”就是丹麦、瑞典、德国、荷兰和法国。

在微观层面,笔者作为亲身经历者之一,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无论是在入境时关“小黑屋”、偷翻包箱,还是在出境的时候于候机区强行入侵式检查手机、笔记本电脑等电子产品,又或是在下榻宾馆强行以“请吃饭”名义进行变相的安全审核,以及审核结束之后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进行吊销签证的操作,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才是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一。而且,美国联邦调查局是进行这些丑陋操作的典型代表。

无论是奥巴马政府,还是特朗普政府,在此问题上并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笔者认为,真正说起来,去美国的所有人才真正需要注意,千万不要带自己常用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美国的情报机构不仅会进行“合法的全面监控”,而且会当面搜走你的设备。此外,他们还有充分的“法律依据”要你提供开机密码,然后“合理合法”地把你全部的数据都拷贝下来。或许,正是因为美西方国家对此类卑劣行径轻车熟路,所以才很自然地“推己及人”,认为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也一定是和他们一样的存在。

通过对这些事实的简单梳理和回顾,可以发现上述这些国家的奥委会发出相关“提醒”和“警示”,充满了21世纪特有的赛博朋克式(Cyberpunk,“控制论、神经机械学”与“朋克”的结合词)的魔幻现实主义荒诞剧色彩。一群整天监控全球的卑鄙无耻之徒,用自己不可告人的经验去寻找各种借口,然后抹黑那个他们看不顺眼的“全球互联网领域竞争者”。

如果,再比照这些国家情报机构自身进行无差别监控的斑斑劣迹,那些抹黑中国政府“在冬奥会无差别地搞监控”的胡话甚至还要求全世界所有受众无差别、无异议地全盘接受与认可,这已超出了“政治正确”的范畴,真正就是病得不轻。(作者是复旦大学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究基地主任、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