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罗思义:美国刺激计划的后果凸显出来

中国2021年GDP增长8.1%,然而,众所周知,2021年第三季度中国GDP增速同比降至4.9%,第四季度降至4.0%,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此外,2021年中国经济还得益于异常强劲的贸易表现,这样强劲的贸易表现能否在2022年得以延续,不仅取决于中国的情况,还取决于全球的经济状况。

有充分理由得出结论,2022年的全球增长将弱于2021年。这既是由于整体经济形势,也是由于特朗普和拜登政府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带来的严重通胀副作用。如果通胀压力失控,美国将不得不大幅收紧货币政策,从而给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增长带来下行压力。除美国和中国外,欧盟也可能面临类似压力。因此,美国通胀压力的影响是世界经济的一个重大风险。

仔细观察这种危险,去年12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7.0%,这是40年来的最高水平。资产价格通胀更为严重。数据显示,到2021年10月,美国房价同比上涨19.1%,增速甚至超过次贷危机前的14.1%。但考虑到特朗普和拜登政府经济刺激计划的性质,这样的通胀是可以预见的。拿财政政策来说,2019-2020年美国政府支出占GDP的比重增长了9.7%,这是美国历史上除二战以外的最大增幅。美国的货币政策同样具有扩张性,M3货币供应量的年增长率达到27%的峰值,几乎是过去60年任何其他时期的两倍。

美国这种庞大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几乎完全集中在经济的消费部门。从2019年第四季度、即疫情前最后一个季度,到最新的2021年第三季度,美国的消费增加15710亿美元。相比之下,考虑到折旧因素,美国的净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20亿美元,仅相当于消费增长的1.4%。简而言之,巨大的需求增长被注入到美国经济,而供给方面几乎没有任何贡献。在美国经济没有大量闲置产能的情况下,经济的需求侧出现大幅增长,而供给侧方面没有显著增长,这意味着通胀飙升不可避免,而且它已经如期发生。

是什么导致经济政策如此严重的错误?从理论上看,认为消费可以拉动经济增长是一个错误的概念。因此,特朗普和拜登推出的一揽子刺激计划带来的消费大幅增长无助于改善美国经济的供给侧。从政治角度看,特朗普和拜登的经济刺激计划之所以完全着眼于消费,是因为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经济体。资产阶级不介意国家刺激消费,但不希望它干预投资,即控制生产资料。出于这个原因,美国唯一奉行以投资和供给侧为主导的刺激政策出现在二战期间。当时美国的首要任务是打败日本军国主义和纳粹德国。到1944年,美国79%的固定资产投资在国有部门。美国实现了史上最快的经济增长。从1940年到1944年,美国经济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这是世界历史上主要经济体所记录的最快的短期增长。但这种国家对经济的大规模干预有悖于美国私人资本的利益。过去30年,美国经济中工资相对于利润的比重一直在上升,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程度大幅下降。除了面临战争等致命风险之外,美国资本下定决心,绝不会再有大规模的国家主导型投资项目,即便这将导致美国经济增速放缓。

因此,由于混淆了经济理论和政治关系,特朗普和拜登推出几乎完全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经济刺激计划,这不可避免地产生前述的通胀后果。这种情况造成的通胀现在要求美国收紧货币政策,而这将导致经济增速放缓。

考虑到美国经济的规模,普遍预计美联储最迟将于3月启动货币紧缩政策,该措施产生的影响将不仅限于美国。美联储加息会对许多国家的利率造成压力,它还可能给美元汇率带来上行压力。这种结合将对一些国家产生经济上的负面后果。我们希望,世界各国能携手管控这些金融风险,包括通过IMF和G20。但尽管如此,这些风险仍将继续存在,而且无法保证会有足够的多边行动。

这种情况显然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中国2021年的经济增长达到预期,但在年末出现明显的下行压力。与此同时,中国的贸易有所放缓,世界经济出现一些负面趋势。因此,如果想避免世界经济的负面趋势,很难不得出这样的结论:2022年需要有国内刺激措施。但同样重要的是,要吸取特朗普和拜登经济刺激计划的教训,因此要注意到,刺激措施需要包括经济的供给侧,也就是投资。(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伦敦经济政策署前署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