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一凡:“反俄天然气联盟”?搞不起来

据美媒报道,拜登政府正与卡塔尔探讨加大对欧洲供应液化天然气(LNG),并准备推动更多中东国家参与其中,以“对冲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在美西方与俄罗斯围绕乌克兰、北约东扩等问题激烈交锋的背景下,美国此举意在推动欧俄在经济与能源方面“脱钩”,将欧洲盟友进一步聚拢在美国对俄战略打压的政策轨道上。有俄媒说,华盛顿筹建反俄天然气联盟,准备对俄打能源战。

同其他商品一样,全球能源在疫情冲击、经济回暖、供应不畅等因素影响下,供需失衡和价格飞涨趋势一时难以缓解。而欧洲国家在供应紧张和俄西方矛盾冲突不断的情况下,越来越多地以地缘政治视角看待欧俄天然气关系,将问题简单“甩锅”俄罗斯,而刻意忽略天然气资源随行就市的内在逻辑。

事实上,美国并非首次以推动欧俄能源“脱钩”来强化对盟友的战略绑架。冷战期间美国就曾阻扰意大利、奥地利、西德等欧洲国家与苏联建设通气管道及相关技术合作;特朗普时期美国不断威胁欧洲国家停止“北溪-2”项目并实施多重制裁;2019年美国也曾劝说卡塔尔积极向欧洲供应LNG,以减少欧洲向俄罗斯购气。这次,美国希望通过在盟友间“牵线搭桥”,“四两拨千斤”地干扰欧俄能源合作。但鉴于天然气行业的客观条件,美国“以气制俄”很难奏效。

天然气的运输需要依仗大规模的相关基础设施,跨区域运输的成本和技术挑战较大,因此长期以来未能形成全球性市场,而是依托天然气资源在全球的地缘分布形成数个区域性市场,比如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组成的天然气市场以及俄罗斯、中亚及欧洲市场板块。

随着行业不断发展,越来越多天然气通过LNG船在世界各地流通,天然气市场的国际化程度也不断提升,世界液化天然气市场的短期交易份额从2009年的16%上升到2020年的40%。但因压缩成本问题,液化天然气难以达到管道天然气的供应和价格水平,在各国天然气供应中只能起到补充性角色。

目前,市场供需关系是全球LNG贸易的主要影响因素。东亚地区经济影响力持续上升,作为新兴能源市场又缺乏与传统天然气市场的对接,不断增加的需求推动其成为全球LNG消费主力,也承担着比欧洲、美洲消费者更多的“亚洲天然气溢价”。卡塔尔约3/4的LNG销往亚洲。欧洲各国为了保障过冬大幅增加LNG进口,但与管道供应的俄气相比,液化天然气仍然性价比欠缺。从供应能力看,俄罗斯2021年上半年占据欧盟天然气进口的46.8%,卡塔尔仅占4.3%。卡塔尔2020年天然气产量为1713亿立方米,而俄罗斯2020年对欧出口量即达1564亿立方米。

液化天然气的价格受全球供需状况影响也更大,2021年欧洲LNG到岸价格从1月的250美元升至9月的1000美元,上升幅度远高于管道气。推动卡塔尔天然气市场“由亚转欧”,意味着欧洲国家必须较亚洲给予卡塔尔更优厚的价格条件,同时卡塔尔LNG基础设施和稳供应链相关努力不仅将花费数年时间,相关成本也将平摊到供气价格中,使其面对俄罗斯管道气的竞争力进一步削弱。因此,通过LNG来挤压甚至取代俄气在欧洲能源市场的地位,进而达到遏俄、推动欧俄脱钩的目的,无异于天方夜谭。

不过,美国此举给全球能源市场带来的负面因素却不容小视。一方面,增加LNG供应本就是欧洲出于“保障能源安全”而进行的“供应多元化”努力之一,相关举措一定程度上将进一步增强欧盟“控制对俄依赖程度”的意愿,也将迎合部分中东欧国家的反俄态度。在德国新政府已经实质性暂停“北溪-2”开通运行的背景下,无论政治环境还是合作意愿都不利于欧洲同俄罗斯深化能源务实合作,双方围绕能源问题的博弈与相互指责可能成为常态。

另一方面,美国此举实质是为达到地缘政治目的而对市场进行政治干预,严重影响能源生产者、消费国和投资者对于未来的预期,不仅无益于解决当前的全球性能源供应紧张,同时也将给市场和供应能力注入更多不确定性。另外,美国“以气制俄”的动作背后不仅反映了地缘竞争考虑,实质也是服务于美国能源产业的私利。在全球能源供应趋紧的背景下,美国已从向欧洲推销美天然气的考量,转向促进中东盟友冲在前面,以保证本土用气供应。

正如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一位能源学者所言,无论以政治手段强推LNG还是完全寄托市场调节,都无法解决欧洲的能源危机问题。欧俄恐怕必须回到长期性能源互信与合作的轨道上,避免相关问题政治化,才能有效解决能源供应问题。(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学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