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弘:俄开启与西方互动新模式?

从2021年末开始至今的俄乌边境军事对峙危机仍在持续。26日,美国方面表示在与北约盟国和包括乌克兰在内的欧洲伙伴磋商后,对俄罗斯的“安全要求”做出了书面回应,并再次呼吁美俄进行外交对话。同时,美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当天称,俄方仍然准备在2月中旬前对乌克兰使用武力。一边扣着扳机,一边又在寻求对话。这正形成俄罗斯与西方互动的新模式?

在美西方持续对俄地缘战略空间进行挤压后,莫斯科开启了风险等级更高的军事对峙反制模式——在乌克兰周边部署重兵,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美西方则不断炒作俄罗斯“可能入侵”。莫斯科为何会选择通过这种模式与西方打交道?其中有着深刻的历史和现实考虑。

首先,西方对俄罗斯的轻视,导致外交沟通越来越难。冷战结束后,美西方自视为冷战的胜利者,无论是在经济发展,还是在政治改革方面都热衷于扮演“教师爷”,对他国内政“指手画脚”。西方虽一度接纳俄罗斯加入“七国集团”,但并没有将其视为真正的集团成员。西方国家始终将拥有巨大核武库的俄罗斯视为主要安全威胁,且不断地蚕食和围堵俄罗斯的战略空间。西方一方面将吸纳华约成员国加入北约和欧盟视为消化冷战遗产,另一方面将吸纳“后苏联地区”加入西方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视为巩固冷战成果。完全无视莫斯科对于北约扩张的担忧,以及俄罗斯社会对“后苏联地区”的特殊感情和历史记忆。

进入21世纪后,西方还不断支持俄周边国家的“颜色革命”,鼓励这些国家倒向美欧。西方对俄罗斯的轻视最终导致双方信任水平不断下降,双方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爆发了激烈的地缘政治博弈。而且西方一些政客和媒体在描述俄罗斯及俄领导人时经常语带贬损之意,暴露出他们对俄罗斯的极不尊重、傲慢乃至敌意。冷战虽然已结束多年,但是在西方,冷战思维仍有深厚的土壤。

其次,战略耐心逐渐被消磨,促使俄罗斯改变与西方打交道模式。俄罗斯社会对西方一直存在着美好的愿望。冷战结束后,很多俄罗斯人从文化、政治制度和市场模式角度认为,自己理应是西方世界的一员。但俄罗斯在20世纪“拥抱西方世界”的实践并不理想,北约和欧盟热情地接纳了东中欧国家加入,甚至还把某些“后苏联国家”视为潜在的入盟和入约对象。而俄罗斯却仍然是西方眼里的“他者”,欧洲国家将俄罗斯加入欧盟比喻成“大象进澡盆”。

俄罗斯在一段时期里曾十分重视与美国的关系。例如,“9·11”事件后,普京第一时间向小布什政府发出支持信号,迅速表态全力支持美国打击恐怖主义。奥巴马执政时期,在经历了俄格战争之后,美俄领导人仍然努力“重启”关系;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之后,普京仍没有放弃改善与美国的关系。纵观冷战结束的30年,俄罗斯大部分时间将改善与西方关系作为外交的重心之一,莫斯科始终保持着巨大的战略耐心。

但美西方对俄罗斯的外交围堵和打压将这种战略耐心一点点消耗殆尽。拜登政府执政以来,美国重整西方国家对俄的“统一战线”,力求跨大西洋联盟在外交和军事上共同行动。2021年,美国和欧盟一起出台了多项对俄罗斯的制裁,并驱逐俄罗斯外交官。这些联合行动令莫斯科感到与西方改善关系的空间几乎为零。在华盛顿的鼓噪下,欧盟内部以英国和东欧国家为代表的“反俄声势”逐渐压过支持与俄对话的德国和法国。

尤其突出的是,北约不仅在军事上加速向东扩张,而且其行为越来越具有冒险性和挑衅性。近年来北约在黑海、波罗的海举行军事演习的规模越来越大和频率越来越高;北约还在波罗的海国家设立快速反应部队,在罗马尼亚、波兰设立新的军事基地和反导系统基地;与乌克兰的军事合作水平不断提高,军援规模快速上升。2020年6月,北约给予乌克兰“能力增强伙伴国“地位,此举意味着乌克兰成为北约的“准成员国”,获得了除集团安全保护条款以外的所有“成员资源”。而且北约向其提供情报、训练、后勤和指挥方面的全面支持,乌克兰也可能向北约提供军事基地。

第三,俄罗斯开启与西方互动新模式是必然之举。重读普京在去年4月发表的国情咨文,有助于我们理解今天俄罗斯与北约的紧张互动。普京说,俄罗斯已经表现得谨慎低调、温文尔雅,俄方希望与所有国际伙伴保持良好关系,“我们真的不想烧毁(连接双方的)桥梁”;一些国家不要把俄罗斯的谦逊当作软弱,如果谁敢越过俄罗斯的“红线”,烧毁甚至炸掉桥梁,俄方的回应将是“不对等、迅速和强硬的”。

44年的美苏冷战历史证明,单纯依靠扩充军备不能实现绝对安全,单边安全等于不安全。冷战思维和零和游戏只能制造更大的风险。最近在乌克兰周边地区的安全危机不是简单的北约是否扩大问题,而是美西方引发的国际安全机制危机,乃至全球治理危机。(作者是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