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杰:乌克兰想要怎样的“安全保证”

乌克兰东部地区近日战火重燃。根据欧安组织观察员报告,仅19日一天,乌东部就发生了1500多次违反停火协议的事件,这是今年以来最高的单日数字,大批民众撤往俄罗斯。在俄乌地缘冲突升级的当下,美欧俄乌相关各方都在利用国际多边机制进行博弈,寻求各自利益的最大化。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19日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表达了一个核心观点:西方对俄罗斯奉行“绥靖”政策,使乌克兰正在成为美俄冲突对抗中的“欧洲盾牌”,鉴于传统的国际安保体系已过时并崩溃,乌克兰要求召开由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加德国、土耳其的世界大国会议,以便明确表态是否希望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如果希望则应向乌克兰民众交代加入的时间表。

相比乌克兰的“无辜表态”及“合理诉求”,俄罗斯则被西方大国及媒体渲染为“战争贩子”和“侵略者”。面对美国的挑衅和西方媒体的无端指责,普京总统反其道而行之:一方面从俄乌边境撤军,并接纳乌东部地区大批难民;另一方面致力于通过外交手段解决危机,尝试获得美国及北约提供的具有国际法性质的“安全保证”。

俄乌冲突升级受影响最大的当然是当事双方,不但会生灵涂炭、产生大量战争难民,而且会引发持续的战争,削弱彼此的国力。因此俄乌都真心希望获得自己想要的“安全保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同样不希望俄乌危机酿成大规模战争的还有欧盟。欧盟虽然在乌克兰危机中站在美国一边,经常同美国联手制裁或打压俄罗斯,但关键时刻出于欧洲“战略自主”的需要,欧盟又不希望俄乌危机局势失控,更不愿意看到战火重燃。在全球疫情和难民危机的双重冲击下,西欧本已拥有大量难民,贫富分化严重。如果俄乌冲突产生新一轮难民危机,欧洲社会将不堪重负。故而欧盟高官和法德领导人近来频频穿梭于莫斯科和基辅之间,极力斡旋俄乌冲突。

实际上,最希望俄乌冲突升级、欧洲发生地缘战争的是美国。在欧洲,从战略对手来看,只有俄罗斯能同美国叫板,也只有俄罗斯具备实力对西欧国家的安全产生威胁。美国要想掌控欧洲安全事务,阻止欧洲“战略自主”,就需要实施其惯用的“可控制的动荡”战术。试问,如果欧盟能够主导欧洲安全事务,实现欧洲“战略自主”,那还需要美国和北约的存在吗?反之,美国要想在欧洲发挥主导作用和影响,就必须寻机制造一些热点或动荡,既要让这种动荡威胁到欧洲安全,又要让这种动荡“可控制”,从而名正言顺地介入并主导欧洲事务。

使俄乌地缘冲突不断升级,进而对欧洲社会产生动荡冲击波,恰恰是美国政府实施“可控制的动荡”的核心抓手。拜登上台一年多来,通过以下几个“操作”,正逐步实现美国打压俄罗斯、干涉欧洲安全事务的目的。

首先,利用西方传媒大肆渲染“俄罗斯威胁论”。如炒作俄罗斯“即将入侵乌克兰”的谎言,声称2月16日俄军队将对乌发动侵略战争。把入侵时间说得“如此精准”,就是想借西方舆论制造“爆点”。

其次,在重大外交场合反复向乌克兰政府表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不会坐视不管,美国就是乌克兰国家安全的“守护神”。企图把乌克兰紧紧绑在美俄博弈的“战车”上。

第三,在制造“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恐惧心理的同时,乘机向乌克兰提供和出售大量美国军火。今年以来美国已经向乌克兰提供了数百吨的武器设备,这很可能直接推动乌东地区这一轮冲突加剧。

第四,一旦俄乌开战、事态升级,欧盟将毫不犹豫地选边站,成为美国与俄罗斯对抗博弈中的一个战略“棋子”。到那时,欧洲的资金将迅速回流至美国。其结果是,美国的美元霸主地位进一步得到巩固,而欧元和欧洲战略自主都将受挫。

俄乌危机升级虽然事出有因,只是夹在美俄两大国对抗博弈之间的乌克兰却很可能成为“炮灰”。泽连斯基的上述表态,道出了乌克兰政府的矛盾心态和心中的担忧。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看似强大,但除美国外欧盟难以提供安全保证。俄罗斯虽国力有限,但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和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带来的余波,也让乌克兰政府忧心忡忡。表面上看,乌克兰政府最好的外交选择是加入北约和欧盟,以便获得美欧联盟的保护。但加入北约和欧盟将使西方势力直抵俄罗斯周边,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构成直接威胁,严重踩踏了俄罗斯的底线,是俄罗斯绝对不能容许的。

所以,乌克兰决策者不能把宝全押在美国一边。乌克兰政府希望联合国安理会及德国和土耳其这些大国,能够为缓和俄乌紧张局势共同努力,并作出“安全保证”,这既是基辅方面的权宜之计,也折射出其内心深处不希望单纯依赖美国的一面。

俄乌冲突双方都希望获得“安全保证”,笔者认为这更需要实现世界大安全的保证。国际社会只有奉行真正的多边主义才能化解分歧加强团结合作,才能有效制止战争冲突,从而实现世界的更加和平稳定。(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