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海:认知域正成为未来智能化混合战争主战场

俄乌冲突已经超过20天,其背后的战争实质是认知域作战。认知域作战是为达成国家安全战略目的,融合运用军事、政治、经济、舆论、心理、法理等方式手段叙事,影响目标对象认知,进而改变其决策和行为的认知对抗行动,是一种新形态作战样式和高级战争方式。笔者认为,认知域作战将成为未来战争主战场,俄乌冲突表现出认知域作战的新特征,同时也带给我们许多启示。认知域作战脱胎于传统的作战方式并与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同时又具有自身鲜明的特点。通过政治性、进攻性、模糊性、创新性四个特点,可以探究俄乌战争认知域作战的奥秘。

第一,国家首脑认知叙事的政治性。

国家首脑认知叙事是代表国家战略意志和国民认知的较量,紧紧围绕实现国家政治意图、服务政治大局、争取政治主动来展开。主要依托国家战略传播体系,争夺的重心是文化、信仰、价值观、意识形态等,根本上是影响人的政治立场、政治态度。认知叙事的制胜可能会取得比火力摧毁、兵力夺控、攻城略地更大的战略收益。国家首脑代表国家利益进行认知叙事具有显著的政治意义。

俄罗斯总统普京就俄乌局势多次发表讲话,2月22日承认乌东两区为独立国家;23日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24日决定在顿巴斯地区开展“特别军事行动”;27日宣布俄罗斯战略威慑力量转入特殊战备状态。普京的每次讲话,都牵动了俄乌双方的战局走势和世界各国的关切,这对于塑造俄罗斯正面、强硬形象具有决定性的政治意义。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2月24日与西方领导人会谈组建反普京联盟;25日又称西方已经完全抛弃了乌克兰,并驳斥关于他离开乌克兰传闻;26日称没有人会放下武器;3月3日表示准备同普京进行谈判以停止战争等等。泽连斯基的话,明显引发国际社会的舆论产生变化。与冲突前相比,很多人低估了泽连斯基后续表态带来的全球政治影响。

美国总统拜登、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等相关国家领导人,在此期间就俄乌冲突都发表国针对性讲话。各国首脑的言论以及对俄乌冲突的态度,都会牵动全球舆论的起伏。国家首脑的认知叙事,是将语言修辞作为实现军事目标的手段。不同于常人话语,首脑叙事更为宏阔,言论影响力更大,俄乌冲突突显了首脑认知叙事的鲜明政治属性。

第二,混合战争认知作战的进攻性。

俄乌战争中传统与非传统战争方式手段的混合、战场环境的混合等突破了传统战争的样式,在混合战争视角下,意识形态宣传与灌输、价值观与文化的渗透,传统的舆论心理法律和信息网络战等其他软实力,都是认知域作战混合样式的主角和手段。横向融合多元多域,冲突方包括美西方阵营和域内域外国家。纵向融合多层多级,贯通战略战役战术多层级,呈现了战略传播体系的立体交锋对撞场景。

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胡安•曼弗雷迪说:“宣传也是一种战略资产,就像外交和威慑一样。”认知作战的进攻性体现了传播学的一个原理,就是“首映效应”,白布一旦被染黑就很难漂白。人们对一件事情的首发消息,往往高度敏感,很容易被先进入视野的假象代表了事物的真相。俄乌冲突中的双方,甚至美西方各国都在尽其所能地表现,抢夺“认知域作战”主动权就是抢占国际舆论主导。率先发声的认知叙事策略具有很强的进攻性。以语言为武器,强势叙事、迅速发声既能压制对手形成话语主导权,也能潜移默化地塑造对方受众的思维习惯,引导作战对手跟风追随,形成话语非对称优势,从而实现“认知打击”。

第三,国际传播平战界线的模糊性。

认知争夺中的国际传播具有平战一体、军民一体、全时累积释能的特点。是一场不间断的、常态化的斗争,不是仗打起来才有、打起来才用,而是常态在战、随时在战,平时塑造影响甚至更重要,作战效能持续积累、逐步释放。往往是先开场、后收局、全程用,作战行动停,而认知攻防的国际传播不停,甚至战争本身结束多年,认知域的国际传播仍在持续。认知争夺中的国际传播具有筹划的隐蔽性、行动的长期性、效果的涌现性。其作战行动需要流程化驱动,以“分众设计——目标画像——策略定制——信息试验——效果评估——策略优化”为主轴,统筹设计军事作战与认知作战行动。

俄乌战争开战前,俄罗斯主要围绕为什么对乌发动战争?影响和塑造全球对俄罗斯被迫发动战争的认知,占据战争道义的制高点,呼吁乌军放下武器回家团聚,并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俄乌战争进行中,主要围绕战略对手进行战略威慑,俄罗斯总统普京命令俄罗斯战略威慑力量进入特殊战备状态等。俄罗斯国防部表示,摧毁了乌克兰大量武器装备以及军事目标。乌克兰则宣称,已有大量俄军阵亡、被俘。选择性释放信息,目的是让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支持者对战场进展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俄罗斯几乎从不发布乌军士兵的尸体的视频,这是为了避免激怒乌克兰民众。俄罗斯多次开放人道主义通道,在世界舆论面前展现了良好的形象。认知叙事属于语言艺术范畴,并不神秘。争夺“叙事”主导权,应灵巧进行选择性叙事。选择性叙事是在认知叙事斗争维度上赢得胜利的重要手段,和平时期打造国际传播平台是战时的基础。

第四,科技赋能认知攻防的创新性。

认知域作战技术是翅膀、是支撑,内容+技术两者融合才能叠加增效。特别是信息化智能化时代,人工智能、大数据、脑科学、神经科学等新兴技术手段全要素融合、全流程渗透,为主导认知、推高认知、颠覆认知等提供了强力支撑和广阔空间,正在引发认知域作战的迭代升级和深刻变革。认知域作战是数据知识的武器化叙事,创新技术手段、专业力量、概念战法是认知域作战的关键。认知域作战遵循进攻与防御的基本原则,攻在于突破对方的逻辑、情感、意志等认知防线,防在于建立己方思想、心理、信念等精神免疫系统,具有攻防一体,无形无界的特点。

科技赋能认知叙事的内容渠道不断创新,相比于传统方式更容易达到干扰对方视听、搅乱对方思想、引导国际舆论的效果。俄乌冲突在认知叙事的内容上具有创新性,大打感情牌,利用亲情大作文章。一则“乌克兰父亲泪别女儿,随后准备与俄军作战”的视频在西方社交媒体平台疯传,为乌克兰收获大量同情。然而,事实却截然相反,男子是来自乌东地区的亲俄人士,准备将妻女送往俄罗斯安全区域后,投入与乌克兰军队的战斗。通过掐头去尾的短视频,在社交媒体上打出战争感情牌,收获国际社会的同情,这已经成为冲突中国际传播认知叙事的新方式。传播媒介实质就是传播平台和渠道,也是实施认知域作战中认知叙事的物质基础和主武器。这次俄乌冲突以无数“第一视角”的方式向全球直播战争,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及短视频的流行促使现代化战争进程“毫无隐瞒”,俄乌双方都在网络媒体和社交平台发声,争夺国际传播认知叙事主导权。

战争实践的经验教训正在推动认知域作战理论的创新。美西方反思20年反恐战争教训、俄罗斯近10年来的战争经验认为,“战争不再局限于传统战争的实体性威胁,而在转向大众媒体、技术进步带来的社会威胁和意识形态威胁。这种新型战争方式,可称之为认知战,虽然它从以前的混合战争中吸取了一些要素,但所拥有的影响范围、作战效果比混合战争更危险”。2021年8月,俄罗斯国防部长顾问安德烈·伊尔尼茨基刊文,首次系统提出“心智战”概念,认为心智战旨在“改变敌方社会的自我意识、世界观、目标、价值观”,剥夺敌方政权对目标受众的影响力,并将目标受众置于己方控制之下,而不是击败敌方的军队并夺占其领土。俄专家认为,人类第三次世界大战不是核战争,而是“心智战”。(作者是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战争与危机应对训练中心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