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铸:“开除俄罗斯”是个伪命题

俄乌冲突发生后,美西方对俄罗斯施加多重制裁,并企图在国际上孤立俄罗斯,最新动作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呼吁G20的大多数成员国共同努力把俄罗斯从这个组织中剔除出去。美国总统拜登在参加北约峰会时与30多个国家领导人会面,表示应将俄罗斯排除在G20之外。美国财长耶伦上周更是明确表示,美国要求G20取消俄罗斯的会员资格,如果俄罗斯官员到会,美国官员都会退出。

美方借着俄乌冲突试图破坏国际法与多边主义秩序,是一个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趋势。4月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暂停了俄罗斯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此前,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还在不同场合多次宣称,要推动中止或者开除俄罗斯在世界贸易组织、世界旅游组织、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国际组织的成员资格,甚至有美国学者提议将俄罗斯逐出联合国安理会。一时间,大有将俄罗斯全面剔除出现有国际体系之势。事实上,美方这种泛政治化的操作,既没有扎实的法律依据,也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响应。

第一,从国际法上看,很难找到开除俄罗斯的法律依据。国际组织的成员资格不是一两个国家说了算,而是国际组织的章程说了算。如果章程有相关规定,则应按照章程规定履行手续。如果章程没有规定,一般来说国际组织无权直接开除或者中止成员资格。就拿现在争论得最火热的几个国际组织来举例。世界贸易组织没有开除成员的规定,《联合国宪章》中也没有开除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规定。对于这些国际组织而言,若想开除俄罗斯,需要修改现有的组织章程,增加相关的规定,否则在现行制度下,强行开除俄罗斯不具有任何法律基础。世界旅游组织的章程中虽然有关于中止成员资格的规定,但要真正中止俄罗斯成员资格,还需要经出席并投票的三分之二正式成员同意。G20作为国际经济合作主要论坛,需要遵循协商一致原则,试图剥夺某个成员资格的做法势必破坏G20团结,冲击全球经济治理,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第二,国际上的主流声音其实并不支持开除俄罗斯。尽管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暂停俄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的决议,但是在投票之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表示,塞方是因为考虑到如果不投赞成票将遭受制裁的威胁才投下支持票。这充分表明,在美西方的威逼利诱下,国际社会很大一部分的真实心声在美西方造势的喧嚣中沉默了,那么这样的投票结果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国际社会的主流认识呢?而且,针对在G20抵制俄罗斯的言论,中国、印尼等许多G20成员国已经表明反对立场,巴西外长严厉批评西方国家在俄乌冲突问题上的处理方式,反对将俄罗斯开除出G20。即使是在世界旅游组织,也有很多成员国不赞成暂停俄罗斯的成员资格。在美西方的话语霸权和选择性报道下,开除俄罗斯的声音看似很大,实际上大部分国家都是“沉默的大多数”,必然会以实际行动理性地拒绝被裹挟参与到这场“西方游戏”中去。

第三,国际组织不愿开除俄罗斯。在疫情延宕、冲突加剧的背景下,国际组织更需要的是团结协作、共渡难关,而不是扩大撕裂、加深隔阂。因此,不难理解很少有国际组织公开支持开除俄罗斯。在美西方建议暂停俄罗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投票权和特别提款权后,该组织总裁明确表示,不会对俄施加进一步限制措施。针对世界旅游组织拟暂停俄罗斯成员资格和在人权理事会“除名”俄罗斯,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称,这会成为有害、危险的先例。

总之,在国际体系中“开除俄罗斯”很大程度上其实只是美西方政客造出的伪命题,看似声势浩大,最后免不了惨淡收场。现实情况是经济全球化已让国际社会高度互联,美方这一举动既撕裂国际体系,也无助于解决当前的乌克兰危机,更不符合全球化的时代大势。说到底,一个国家或者好几个国家说了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美西方应该好好反思他们有什么权力,又有什么资格对着各国发号施令。(作者是国际问题观察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