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强:俄乌冲突与全球能源市场切换

由于波兰、保加利亚拒绝以卢布支付俄罗斯天然气费用,俄宣布4月27日起对这两个国家中断天然气供应。波、保两国成为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首批遭遇断供的国家,这意味着俄罗斯此前发布的“卢布结算令”动了真格,也被认为是迄今为止莫斯科对相关制裁的“最严厉报复”。

从去年开始,疫情对能源供应产业链的冲击,造成能源供需时间和空间错配,导致国际油气价格大幅度上涨。油气价格上涨的短期冲击显而易见,多国出现通货膨胀,经济复苏脚步放缓。国际社会希望,之后的能源供应产业链修复可以使高油气价格回落。

然而,俄乌冲突却使国际油气价格又上了一个台阶。从现在情况来看,俄乌冲突导致国际油气市场变动成为大概率事件。由于欧盟严重依赖油气,油气占能源消费的59%,而俄罗斯是欧盟最大的油气供应国,欧盟约40%的天然气进口和近1/3的原油进口来自俄罗斯。俄乌冲突以来,国际油气市场供应格局正在发生改变,俄罗斯已经开始寻找新的油气销售渠道,而欧洲也在极力摆脱对俄的油气依赖。今年4月,俄罗斯宣布未来要将油气出口从欧洲逐步转移到东部和东南部市场。随后欧盟表示,将采取渐进措施切断欧盟自俄罗斯的油气进口。上月,欧盟就提出在2022年减少2/3的俄天然气进口量,主要保障措施包括每年从卡塔尔、美国、埃及等地进口500亿立方米以上的液化天然气,每年从阿塞拜疆、阿尔及利亚、挪威等地进口100亿立方米的管道天然气。

虽然全球油气供给版图将迎来重构,但是油气市场切换除了要寻找新的合作者,还涉及油气运输基础设施体系的重塑,而完成这一过程并不轻松,也需要时间。油气市场切换,会导致部分已有油气运输基础设施的弃用,以及产生对新油气运输基础设施的较大建设需求。目前从俄罗斯运输石油到东南亚的相关基础设施建设还没有到位,油气运输必须使用大型油轮,速度慢且成本高。为解决这一现实问题,俄总统普京在近期召开的全国能源会议上指出,有必要加快油气出口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铁路、管道和港口),以增加对非洲、拉丁美洲和亚太地区国家的能源出口。同时,俄有必要在西西伯利亚和东西伯利亚间建造新的油气管道,以提高在欧亚之间油气资源供应转移的能力。显然俄罗斯已经意识到加快油气出口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

与此同时,欧盟也面临相同的困境。想要实现对俄油气进口的有效替代,势必要从卡塔尔和美国等地额外进口,但不管是卡塔尔还是美国,与欧洲之间都未建立大规模且稳定的油气输送基础设施。虽然前不久美欧达成15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的输送协议,但受制于基础设施不足和运力有限,美国在短期内无法缓解欧洲油气不足的问题。目前美国的液化天然气(LNG)运输体系已经接近满负荷运作,LNG船只紧缺且运力不足,并且由于造船业在欧美处于长期衰退的境地,短期内很难大幅提高LNG船只产能。

同时,油气市场基础设施建设还面临其他约束。随着全球能源低碳转型和推动非化石能源发展逐渐成为全球共识,近年来,全球油气上游资本的支出整体呈下降趋势,2021年全球油气行业投资规模仅为疫情暴发前的70%。由于油气行业投资的停滞,导致配套基础设施建设不足,供给能力难以短期内快速提升。此外,受疫情影响,油气行业劳动力短缺、可用设备不足等问题进一步凸显,即使资本市场在高油气价格的驱动下增加油气行业投资,市场切换所需要的大规模运输基础设施建设仍然面临困难并且需要较长的时间。

另一方面,欧盟的新能源转型进程也无法一蹴而就。今年3月,欧盟在一项新方案中勾勒出宏伟的能源低碳转型路径,核心是通过加大对清洁能源和核能的投资,将可再生能源占比从目前的约22%提升至2030年的45%,其风电和光伏装机容量到2025年翻倍,到2030年达到目前的三倍,预期替代17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需求。所以,推动清洁能源对化石能源的替代也并非短期内可以完成。

总之,俄乌冲突导致国际油气供需格局改变和市场切换,将对全球油气供应链造成巨大冲击。未来几年,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将成为油气贸易的重要制约因素,并导致油气市场的交易不畅和交易成本提升。在油气供需错配和基础设施缺乏的状况下,国际能源价格可能在未来几年都将持续高位。中国能源供应以煤炭为主,油气占能源消费不到30%,油气市场切换导致的高油气价格对中国通货膨胀和经济运行的冲击相对可控。(作者是嘉庚创新实验室研究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