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日本不要成为“北约亚太化”的带路党

乌克兰局势及其引发的地缘政治悲剧,并不足以填满美西方一些国家从中捞取政治利益的胃口。正在英国访问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5日与英国首相约翰逊达成原则性共识,让日本自卫队与英军实现“相互准入”。约翰逊称此举 “具有里程碑意义”,将加强“英国对印太地区的承诺”。岸田文雄则耸人听闻地宣称“今日乌克兰或是明日东亚”,并表示“现在是七国集团巩固其团结的时候了”。

这些听起来花里胡哨的言辞,显示出一个危险动向:在欧洲制造分裂、在世界制造危机和战争的北约组织,正企图将“集团政治”“阵营对抗”那一套复制到亚太地区。一段时间以来,英国已经在多个场合高调推动“北约亚太化”,呼吁应对“印太威胁”,“帮助台湾自卫”。在亚太内部,日本正在异常起劲地应和这种盘算,似乎一心想成为“北约亚太化”的带路党。

推动这股逆流的主力无疑是美国。华盛顿近年来不断推动盟友配合其战略重心东移,一些国家甘愿为美国这一战略调整牵马坠镫,同时各打各的算盘。伦敦希望借助帮华盛顿“探路”来扩大自身原本已经衰落的影响力,而日本则想借美国的姑息纵容摆脱和平宪法的“束缚”、为军国主义“叫魂”。总之,乌克兰危机是一些西方政客眼里的一盘“好菜”,为此他们势必不断升级制造地区紧张的调门和动作。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俄乌冲突后格外兴奋。近期日本包括首相、外务大臣及防卫大臣在内的高层“三相齐出”,在周边及欧美展开一系列外交动作。然而其到访的亚洲国家对此普遍保持了警惕,没有与之唱和,直到抵达同样幻想着借助抱团重现亚洲“宗主国”旧梦的伦敦,东京才算找到一点共同语言和“朋友的温暖”。在外界看来,这很难不让人想到上个世纪初的“日英联盟”。

东亚乃至整个亚洲地区国家政治制度各异,文化背景不尽相同,也存在一些历史和现实矛盾争端,然而过去几十年之所以能保持整体平稳的局面,是因为地区国家能求同存异,超越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分歧,在经济全球化大潮中开展务实合作,使亚洲地区成为如今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地区,使“亚洲世纪”成为国际战略界争相讨论的持久话题。

如今,有人想与美西方“里应外合”,将已经在欧洲证明失败并引发严重后果的“安全模式”强行引入亚太,这岂不正是要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吗?欧洲安全出现“死机”,恰恰说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这套系统已经不再适应今天的时代。而那些嘴上天天挂着“今日乌克兰或是明日东亚”的国家,被一己私利冲昏了头,其内心在其他地区复制一个甚至多个乌克兰危机的盘算是认真的,亚洲各国对此必须予以高度重视。

历史经验反复表明,各国安全不可分割,一国安全不能建立在牺牲他国安全基础之上。北约式的集团对抗机制将地区国家强行划分为联盟内国家和联盟外国家,这只能制造更大的不安全,让各国陷入到相互拉升警报和敌意的安全悖论、安全困境陷阱当中。要缓解地区国家的安全焦虑和紧张,作为军事联盟的北约绝对是一剂毒药而非解药。亚洲的良好局面决不能被“新冷战”毁了,警惕、拒绝“北约亚太化”应成为地区各国的强大共识和集体意识。

我们还要特别强调,日本不要破坏地区和平发展的大环境,“引狼入室”的做法害人害己,历史的教训也不可谓不深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