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帆:菲大选并非社交媒体说了算

5月11日,菲律宾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竞选团队发布声明,宣布赢得选举。面对小马科斯压倒性的胜利,不少人会问,小马科斯为何能击败6年前曾战胜自己的对手?为什么菲律宾主流精英媒体长期批判马科斯家族,大多数民众却又亲手把小马科斯送进马拉坎南宫?

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小马科斯利用社交媒体发动了一场“综合攻势”,这一攻势包括形象包装、重新解读历史、传播虚假信息等手段。今年1月22日,社交媒体推特宣布,因涉嫌违反推特有关垃圾邮件和网络操控的规定,暂时封禁300多个宣传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的账户。

菲律宾人口结构的年轻化以及网络媒体的广泛渗透,确实给社交媒体在大众动员方面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首先,菲律宾有着亚洲最年轻的人口结构。根据菲律宾选举委员会的数据,在登记参加今年总统大选的6570万选民中,56%的人年龄在18-41岁之间。

其次,菲律宾社交媒体用户的年龄普遍偏低,换言之,这些年轻的选民可能大多是诸多社交媒体软件的粉丝。2020年12月Facebook的统计数据显示,菲律宾脸书用户数量高达9100万,居全球第四,脸书在菲律宾的整体渗透率接近83%。而且,脸书的渗透率与年龄呈反比。

第三,菲律宾用户每天花费在脸书的时间超过4小时,居全球之冠。为什么?因为菲律宾失业率极高,很多人都是不充分就业,他们有大把时间每天抱着智能手机玩个不停。而且,菲律宾电话费奇贵,脸书的即时通信工具因此得到广泛应用,从而加大了用户对社交媒体的黏合度。可见,在社交媒体时代,与年轻选民之间互动和施加影响成为可能。

开放热情的民族性、失业率居高不下、贫富两极分化让不少菲律宾青年热衷于非正式的政治参与形式。更为重要的是,按照经济收入划分,菲律宾人可以分为ABCDE五个阶层,而DE两个阶层占全国人口的90%以上,大多数人都是低收入群体。这些人长期在政治进程中被边缘化,参与热情受阻,而大选正是他们参与政治、表达呼声最好的舞台,社交媒体则成为他们参与政治的绝佳途径。

因此,社交媒体逐渐成为政治表达的工具。据选前的民调数据,小马科斯在34岁以下两个年龄组均获得超60%的支持率,在18-24岁年龄组的支持率甚至高达70-80%,这些年轻选民都未曾亲历老马科斯时期,但很多人对那时菲律宾相对富足颇为向往。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给每位候选人提供了平等进入的机会,其他候选人同样也在大量利用社交媒体进行选举动员、形象传播,并利用马科斯家族过往的历史攻击小马科斯。归根到底,社交媒体的作用更多体现在组织和动员领域,我们不能过分夸大社交媒体的作用,相比之下,选民的心态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截至5月10日,总统候选人、拳王帕奎奥在脸书上的粉丝高达1884万,但这些粉丝并没有都转化为现实的选票。

让我们再回到六年前的选举。代表自由党参选的罗哈斯,风度翩翩,典型的政治精英的形象,却惨败给口无遮拦、一副草莽形象的杜特尔特。六年之后,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但出身自由党的罗布雷多,也被批评是精英主义和贪恋权力的象征。小马科斯之所以胜选,归根到底,也许还在于菲律宾选民对他强调团结民心、誓言提振经济的决心充满期待,认为他能够领导人民实现梦想。(作者是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