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田:把小麦当青贮饲料实在是胡闹

距离夏粮丰收仅有一个月的时间,近日,多个灌浆期小麦被收割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提及,一亩青贮作饲料的小麦能卖1500元,而成熟收割的麦子每亩赚不到1000元,个别地区开始出现毁麦开工现象,更有种植户打“广告”吸引厂家来收购自己的青小麦作饲料,引发社会极大关注。对此,农业农村部回应称,高度重视相关情况,已全面排查毁麦开工、青贮小麦等各类毁麦情况,并公布举报电话。相关负责人强调,当前小麦丰收形势来之不易,当珍惜成果,中国人的饭碗大家一起端。部分省份也出台政策,禁止小麦进行青贮售卖。

今年之所以出现小麦被作为青贮饲料使用的现象,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部分粮食主产区在去年小麦播种期间发生了严重的洪涝灾害,导致小麦种植时间比正常年份晚了不少,加上今年春季干旱,导致目前小麦青苗的现象较严重。现在已经进入立夏,部分粮食主产区种的一些小麦还处在灌浆期,预计今年可能出现减产,于是一些农户就想把这些小麦作为青贮卖给养殖场。第二,去年玉米价格高企,青贮玉米减少,使一些畜牧企业没有买足青贮饲料,部分企业目前可能出现饲料不够用,所以临时购买青贮小麦当饲料的情况。但这种现象毕竟是少数,也是个别现象,不存在大面积行为。

割青小麦事件会不会影响到国家粮食安全大局?青贮小麦事件之所以发酵,其中一个原因是出于粮食安全担忧。今年,俄乌冲突引发粮食价格暴涨,带来全球性的粮食安全危机。许多人自然联想到我国的粮食安全有没有保障。根据农业农村部的数据,我国小麦与水稻自给率接近100%,加之今年初国家又非常重视小麦的春季管理,预计夏粮不会产生太大的产量波动。当然,“割青小麦作饲料”之歪风值得警惕,如果任其蔓延,势必会导致今年小麦整体产量受影响,从而对国家粮食安全造成威胁。站在粮食安全的高度,必须对“割青小麦作饲料”零容忍,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坚决打击不法分子扰乱我国粮食市场秩序的行为,确保粮食安全,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农民把小麦当青贮饲料处理违不违法?有些人认为,既然是农民的承包地,种什么,怎么种,应该由农民做主。这是一种误读,我国的农用地一直实行用途管制。虽然随着畜牧业的快速发展,我国对青贮饲料的需求增长迅速,国家也一直鼓励青贮饲料的种植,但并不是什么地区都可以发展青贮饲料。按照要求,高标准农田和永久基本农田都只能用来种植粮食。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规定:要“分类明确耕地用途,严格落实耕地利用优先序”,“永久基本农田重点用于粮食生产,高标准农田原则上全部用于粮食生产”。目前我国的粮食主产区一般都属于高标准农田以及永久基本农田范围,被划作粮食安全产业带,这些耕地的主要用途是保证国家粮食安全,因此不能种植饲料作物。而青贮小麦属于饲料作物,动物(饲料)不能与人(口粮)争粮。但在“镰刀弯”等地区,国家则鼓励种植青贮饲料。因为如果奶牛养殖没有好的粗饲料,奶牛健康将面临威胁,牛奶品质难以达标,更谈不上优质。而且本来玉米的主要用途也是作为饲料,青贮玉米对养牛业更有价值,牛吃青贮玉米比单纯吃玉米更有利于牛的健康。

把小麦作为青贮饲料,其实并不是一个经济实惠的选择。从各类饲料作物的营养特性来看,现在的青贮饲料主要是玉米,青贮玉米是当之无愧的饲料之王,也是粗饲料的理想来源。与小麦相比,青贮玉米不仅淀粉含量高,纤维消化率高,品质也更稳定。目前每亩青贮玉米的生物量是3吨多,而养殖企业收购一亩青贮玉米的价格在1200元至1300元,现在小麦才开始灌浆,没有多少营养,而且一亩小麦的生物量也就1吨多,花1500元买1亩青小麦作饲料并不划算,更不可能持久。另外,作青贮饲料的玉米也应该是专用玉米,这种专用玉米除了抗病广适之外,还要有较高的生物产量和纤维消化率,矮秆、脱水快、硬粒型、不抗倒伏的玉米品种都不适宜作青贮玉米种植,所以不能把一般的粒用玉米和小麦当青贮饲料。虽然未来我国的青贮饲料还有很大发展空间,但应重点发展专用玉米、苜蓿等作青贮饲料,而不是小麦。

当然,相关部门也要正视农民种粮不赚钱或收益低的问题,要想方设法确保农民收益。近年来中央政策反复强调要让种粮食的农民不吃亏、有钱挣,而且还尽可能多得利,因为农民一直在承担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责任。尤其是在今年农资价格上涨的背景下,小麦受播种晚、春季干旱等原因影响可能要减产。如何增加农民的种粮收益,需要推出更有力的政策,加大对种粮农民的补贴力度,健全农民种粮收益保障机制。(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